【杜耀明評論】無賴政權一面對話一面下毒手,香港人走上時代革命的不歸路

2019-10-0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首次對談會的發言了無新意,但訊息卻清楚不過,她的想法做法,都在表明心迹——她不會解決問題,只會「攬抄」到底。

整個對談會,林鄭繼續原地踏步,繼續駝鳥政策。會上,眾多發言者都在控訴,警暴問題已至恐怖程度,不但槍彈亂射狂射、用暴力傷害被捕者、警黑長期合作、肆意滋擾及欺凌坊眾等等,更且執法不出示委任證,身上也沒有警員編號,不外阻礙市民投訴,而即使投訴了,負責監察警權的監警會又無調查權。

但林鄭面不紅耳不熱,繼續包庇警隊敗行,對警暴視而不見,對申訴聽而不聞,不回答市民對警隊暴行和違規的指控,還不斷回帶重播官話,繼續堅持「止亂制暴」,繼續嚴刑峻法追究被捕者到底,繼續認定由監警會監督警權既可信又有效,當然亦對落實真普選的訴求,不瞅不睬,愛理不理。

換言之,民間五大訴求,除了正式撤回「送中」的法律修訂,其餘四項全部駁回,也沒有讓步的打算。她甚至夠膽說香港自治也不是「一國兩制」可以容許,完全無視《基本法》寫明香港實行的「高度自治」,要比大陸民族自治區的「自治」享有更高的自治權,可以說,是林鄭任由自己的「政治正確」病發,把自治等同獨立,才講得出這種廢話。

其實林鄭的對話會,從構想到做法,只能自欺不能欺人。她強調對話是為了尋求出路,當然是意圖行騙,因為對話會每節由六位市民先發問,林鄭才作答,而她喜歡答的問題就答,不喜歡的就一概不答,同時不管你喜不喜歡,她都以官話空話以至廢話回應,一個對談會可以選擇性失聰的話,也就是說,連對話的目的也辦不到,還談甚麼解決問題呢?

其次,要尋找出路,林鄭必先放下屠刀,叫停濫暴濫捕,再跟前線抗爭者以至年輕人直接對話,以理服人,化干戈為玉帛。相反,林鄭由始至今,一面視和平示威如無物,其賤視民意,教曉年輕人和平行動毫無作用,轉而投身激烈抗爭,另一面又以警暴執法,嚴刑伺候,再控以重罪,不外是集中對付年輕抗爭者,把他們推上不歸路。眼下的對話會,其實是掩飾林鄭決絕不跟年輕一代對話,也妄想通過跟其他人對話,孤立年輕人,也把他們的訴求一概抹殺,幸好勇武與和理非團結抗暴,不少參與者都把訴求和憤怒帶入會場,令林鄭無言以對。

其三,林鄭根本是冥頑不靈,對話只是別有用心。首次對話之中,民意表露無遺,就是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但林鄭斬釘截鐵,表明寸步不讓,可見市民意見任講,政府立場照舊,對談會不外是廉價的政治公關秀,一來向外國政府擺出聽取民意的姿態,二來讓民眾直接向林鄭洩憤,減降怨氣之餘,博取同情,三來粉飾太平誤導公眾,掩蓋從未收斂的警暴問題,也意圖分散整個運動的焦點。

林鄭只聆聽民意卻沒有回應訴求,口說尋找出路卻沒有具體行動,她的對話是假意,真心是繼續擁抱警隊,以警暴執政,鎮壓示威群眾,削弱表達權利,縱容黑社會嚇唬市民,從而重新坐穩政權。她的施政手段除了小恩小惠和畫餅充飢,就窮得只有暴力和權謀,因此探討真相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實現長治久安的真普選以至謀求政治和解的特赦,她根本是夏蟲不可以語冰,遠遠超出她的理念和想像,修養和能力。

當暴力和權謀就是林鄭的一切,她遇上暴力不能解決政治問題時,她只會有兩種反應。一是加强暴力,不成的話,就再加強暴力,眼下警隊由催淚彈、橡膠子彈、布袋彈傷人到不怕以實彈殺人,就如用嗎啡止痛一樣,已成暴力瘾君子。二是以不同手法轉移視線,遮擋暴力行為,例如八月推出一系列「派糖措施」討好基層,九月又大張旗鼓,吹嘘以《土地收回條例》加快興建公屋,以至近日的所謂社區對話,只是掩飾而非改變鐵血統治的現實。

暴力鎮壓已鑄成大錯,林鄭若還堅持錯誤下去,「一國兩制」即使注定「攬炒」,也嚇不倒也騙不了香港人,反令大家更深信不疑,必須以革掉時代腐朽所需的智慧、團結、決心和魄力,把香港帶回原點,貫徹「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承諾,推行真普選,才能挽回局面,光復香港。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