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教育局官僚的专业失德


2020-10-08
Share

香港教育当局指一名小学老师散播港独思想,遂以专业失德之名,取消其教师资格,但究其实,真正不专业又失德的是教育当局和官僚,不是那位老师。

教育官僚的不专业首先是调查马虎,捕风捉影。他们的定论,主要是根据教案和课堂工作纸的文字内容,加上片言只语(如老师要求学生举手示意是否赞成港独),即可断定老师的教学意图是「播毒」,而无须通过老师、学生甚至家长,完整地确认授课的内容和方法,才剖析教学的目的和效果。

官僚只须知道课堂谈论了《社团条例》的问题,还播放香港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的电视访问片段,又在总结时介绍疆独、藏独、台独的情况,便不由分说,直指老师在散播港独思想。但老师如何引导学生,又如何运用这些教材去达致预定的教学目标,最后课堂上传递了甚么讯息,学生又有何得着,教育官僚全部不作考究,看来他们对教材的兴趣远远大于教学和教育。

其次是对教育不求甚解,只追求政治正确。老师打算通过「生活教育科」介绍言论自由,当然要由生活开始。二零一八年,特区政府以「国家安全」和「公众安全」为由,取缔香港民族党,因此引起社会争议,以此时事题材切入讨论言论自由,由《社团条例》开始讲起,自然更能引起学习兴趣。

同时,介绍言论自由的空间必须了解其界限,而了解其界限,当然要知道甚么言论越界犯禁,不受《基本法》有关言论自由的条文所保障。更何况,学生通过电视访问片段得悉违禁言论内容,并纪录要点,符合体验式教育的原则,有助加深学生的体会,亦正如一位受访旧生所言,更能知道法律的限制。

无疑,学生以体验式教育学习,除有助掌握言论自由及其界限,亦可进一步反思,禁制言论是否利多于弊。因此工作纸要求学生回答「没有了言论自由,香港会变成怎么样」,目的正是帮助学生从个别事例走向更大的议题,根据课堂所学,表达对言论自由对香港的意见。如此注重学生的学习体验,鼓励他们表达自己对社会的期望,不正是老师应有的专业表现?

不过,官僚摆明不重视教育的专业表现,除了由于志不在此,也因为他们可以自把自为,以权力降服专业。教育官僚一旦从教案找到敏感词,又发现教材涉及犯禁的组织、人物和言论,便拼凑成一个政治阴谋,以指控老师有计划散播港独思想,再交由首长级官员组成的「自己友团队」负责调查和裁决,迅速完成任务,还需要独立调查的专家学者说三道四吗?

尽管教育局常任秘书长李美嫦强调,该团队经详细及严谨调查,并充分考虑所有资料及教师书面申述,但这个权力内循环系统如何调查又如何考虑,难免是闭门造车。决策过程之中,首长级团队拒绝跟被炒的老师会面,没有回应校方调查报告认定老师并无「播毒」,更没有交代何以学生及家长均认为教学并无灌输港独思想,教育局却坚持判处极刑,同时至今亦没有公布官方调查报告(如有的话)。相反,教育官僚在另一方面却反应敏捷,连老师要求学生对讲课内容举手示意这点教育技巧,也拿来上纲上线做文章,视之为要求学生课堂内政治表态。

其实教育官僚理该以专业眼光了解教学者的用心和方法,或者起码按照常识做事,先全面认知教与学的实况,才作出判断。但他们反其道而行,践踏专业,牺牲常识,全因《教育条例》授予他们极大的权力。该条例第四十七条规定,只要「常任秘书长觉得该教员作出的任何行为,属常任秘书长认为足以构成专业上的失当行为」,即可取消其教师注册。

换言之,无须证明当事人专业失当,直至理无可疑的地步,甚至连原告被告谁较可信谁得直的民事诉讼要求也不用,只要秘书长起疑,即可取销教师资格。有这样不义法律的庇荫,教育局的专业失德,也就肆无忌惮,理所当然了。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