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清真寺事件,又一次宣判香港警队死亡


2019-10-24
Share

上周日(20日),香港警方在处理「反送中」示威期间出动水炮用蓝色化学液体两度射中尖沙嘴清真寺,以及其后的错乱反应,让大家一次过目睹香港警队的全面衰败,这支曾被誉为亚洲最佳的纪律部队,早已寿终正寝。

其中最大逆不道的是知法犯法。根据警方呈交立法会的文件,水炮车的用途限于驱散使用暴力冲击的示威者,或制止严重危害公共安全或公共秩序的行为,并在示威人士和警方之间制造安全距离,减少两者冲突的机会。

但反观周日警方出动水炮车时的情况,清真寺门口的行人路上,只见五、六人在闲谈,他们没穿黑衣,没有武器,没有动作,附近亦没有示威者,完全没有威胁公共安全或公共秩序,警方根本没有驱散途人的需要。可见发射水炮乃违规操作,亦即非法行动,是肆意滥用警力伤害几位途人,跟8月31日「831太子站袭击事件」中,速龙部队在太子地铁车厢无差别殴打市民的性质类似,只是规模不同。

同样离谱的是,水炮车的任意操作亦完全违反其使用指引。警方的文件列明,喷射水柱前需要先作出警告,示意行将采用水炮驱散人群,并让有关人士有机会遵守警方的指令和平散去。细看现场录像,水炮车当时停定瞄准,警告説话还未读完,便定向发射,然后再瞄准再发射,意图清楚不过,就是刻意选择以最严厉手段(混入化学济的颜色水)对付几位途人,全无合理原因,既伤及无辜,更罔顾玷污清真寺的后果。

由始至终,警方首先不该动用水炮对付五、六位在街边闲谈的市民,而即使动用,也不该警告未完,途人还未动身离开,便发射强力水柱。如今两个不该都做足了,就等于滥用暴力,非法伤人。

面对连串错误及由此造成的损害,警方理该承认过失、认真道歉,同时立案调查原因,追究责任并处分犯错者,才能修补事件、平息民愤。离奇的是,警方只道歉不认错,坚持喷射水炮是要保护清真寺,目的是驱散人群,只不过水柱不幸射中清真寺门口。

这种横蛮说法,摆明是对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到清真寺道歉,心不服口也不服。上司在努力修补关系,下属却嗤之以鼻,公然砌词狡辩,拒不认错。荒谬的地方更在于,警方所言全属虚构,明明是瞄准、定向、发射,射中清真寺又怎会是意外、不幸、误中而已?清真寺门口没有人群,更没有示威的人群,真不知水炮车在驱散甚么?更何况,那五、六位市民不但毫无犯罪行为,不少人更是为保护清真寺而来,难道警方是通过伤害保护清真寺的市民,甚至连七十三岁长者也不放过,以达到保护清真寺的目的?当谎话和歪理可以倾盆而出,警方还有甚么道理好讲?

眼下的警队高层,敢于睁大眼、讲大话死撑违法乱纪的卑鄙行径,为下属护短,也敢于给特首、警务处处长打脸,不屑上司认衰,两者不外是病征,反映警队有违常理、颠覆公义、不畏上司,正走向为所欲为的独立王国。惯性护短已成新常态,不用调查不用问话,犯错者通通过关。10月1日卢伟聪亲自示范,警员向十八岁抗争者心口开枪后,未经调查,几小时后卢伟聪已表明开枪者无懈可击,只是没料到他的手下今次照办煮碗,给他打脸,完全抵消他和林郑道歉的诚意。

在由北京定调的「止暴制乱」大旗下,警方觉得自己永远正确,错的永远是其他人。在他们眼中,示威者是「曱甴」、记者是「黑记」、医院医生护士是「阻头阻势」、现场急救义工和街坊都是示威者假扮、调解员丶社工丶商场保安都是阻差办公,也只是没料到,今次特首和处长带头道歉,林郑最近还说不会盲撑警队,这在警队看来,那显然是冒犯甚至是出卖警队了。

一次清真寺事件,已将警队的违法乱纪、谎话连篇、满口歪理、互相包庇、恃宠生娇、欺下犯上、自把自为等等败行尽露人前。这样的警队已成脱缰之马、公害之源,警队不及时解散、重组,又如何安市民之心呢?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