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林郑作恶绝不平庸

2018-11-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首林郑月娥面对众多批评,不抚心自问,何以她上台后反对声音与日俱增,却只懂反唇相向,甚至乱扣帽子,以示强政厉治,看来是故意捉错用神,从而另辟话题,以转移视线。

林郑的《施政报告》,没有规划论证、没有公众谘询、没有财政计划便一锤定音,而且背信弃义,一脚踢走土地供应专责小组,全力硬推1,700公顷填海计划。接着遭网民非议,便说成是网络欺凌,仿似受害人上身,满腔冤屈。当给人批评得无法招架,便指责对手空喊口号,不着边际,不值一哂,总之是她对你错,没有斟酌商量的馀地。

林郑反守为攻,而且态度决绝,不外是要摆明大规模填海事在必行,不容讨论。当然,决绝代表无意讨论,绝非没有讨论的价值。例如,政府动用三十多年来的储备孤注一掷是否值得,得了甚么又失了甚么?一万亿元是否有更好用途?除了填海,是否没有成本效益更高的造地建屋、发展香港的方案?当这些问题都没有答案,林郑凭甚么作出决策?

即使退一万步,暂且不反对填海,也该先拿出各项证据,释除每点疑虑,再说服大家支持。现在无须论证,单凭长官意志拍板,林郑是否时空错置,误以为自己是至高无上目空一切的极权领导人,还是误以为自己是全民选出万众归心的民众领袖,所以无须讨论?

林郑自以为一人可以兴邦,自我感觉良好,是她个人的偏好,却不能罔顾现实,任意妄为。一是社会有强烈反对声音,必须理性回应,耐性讨论。二是不能把反对意见贬视为民粹口号,把民众看作阿斗可以不理。两者均假定,林郑虽然并非民选产生,不代表港人,却肯定超凡入圣,德才兼备,掌握真理,因此民众理解要跟从,不理解也要跟从,绝对不容质疑,否则是冒犯圣贤,离经叛道。

为官三十多年,林郑有何德政并不多闻,反而她推行社会服务机构一笔过拨款计划,却导致肥上瘦下,天怒人怨。她主张用政府收地发展新界东北,结果出尔反尔,使人质疑官商勾结,也引发强烈反对。她曾经坚持一部法律通行市区和乡郊,不容新界丁屋僭建丛生,结果亦不了了之。其智仁勇有何过人之处,又如何攀比圣人,不辩自明。

林郑的光环,也许只来自她经常标榜自己是高材生,因为她中小学大致上每试都例必考第一。这种逻辑显然不知所谓,成绩好不一定品行佳,即使两者皆好也得取信于民,才能政通人和,担当一地之首,为民服务。即使用她狭隘的眼光看,以成绩为标准,特区之首也该是当年会考十优状元的教育局政治助理施俊辉,加上林郑当年大学毕业也拿不到一级荣誉成绩,是否早该退位让贤?

她的目中无人和不知所谓,可以贱视民意又胡乱指责,自吹自擂又自把自为,反映出她根本有恃无恐,不怕冲撞民意,是因为她施政的通行证在于北京的关照和支持,不是民意的认受和授权。

港英当年兴建新机场十大核心工程计划,计划周详,动用不到一半财政储备,北京已经暴跳如雷,指责英方有意耗尽储备,甚至立心不良,要搞到香港「车毁人亡」。今趟推出一万亿元大计,近乎一铺清袋,而且计划内容不详,北京却一直支持,如非利之所至,金石为开,又如何解释?

很简单,他日填海工程若如港珠澳大桥般,由大陆公司取得主要的承办权,便既有助解决产能过剩的国策要求,又可让国家企业从中获利,那么北京大可不管林郑此举是有意逢迎争取中央信任,还是偏执己见以实现其春秋大业,或者其他伟大不伟大的原因,都会乐见其成,并且希望尽早动工,把馀下问题局限于工程规划和执行工作了。因此,林郑急中央所急,港人的反对就只能是「阻头阻势」(碍手碍脚),又不可理喻的庞大噪音。

有说林郑近期连番作恶,由取消刘小丽参选资格、驱逐《金融时报》编辑马凯出境到孤注一掷的「明日大屿」填海计划,只是一个官员不问究竟行事如仪的「平庸之恶」。但从上观之,当作恶者是握有行政大权的特首,有自由意志,只因有恃无恐而贬斥民意,但求尽快推行填海而不容公众讨论,其行为表现根本是蓄意挑战基本政治伦理,罔顾港人利益。劣行如斯,为恶不甘后人,又岂是平庸可以形容呢?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