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 林郑孔融让梨 傀儡宿命难逃


2017.11.3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com1130.png “林郑对北京的逢迎,只会招来更多来自北京的干预,特区政府施政显得无力也无心招架。由中学生观看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李飞演讲直播开始,到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主任冷溶来港向政府高层宣讲中共十九大的伟大光明正确,在在要体现党的领导已经普照特区,也处处要表明北京领导与香港被领导的关系。” - 杜耀明

特首林郑月娥事事顺从中央,换来是北京得寸进尺,对香港内政更多的发号司令。好一个行政长官已经退回谨小慎微的政务司司长角色,但孔融让梨不是办法,她恐怕连总览大局的职责也无法办到。

发表施政报告时,林郑鹦鹉学舌,唱好眼下走样变形的“一国两制”,又狠狠批评下一代欠缺国家观念。但对于近年北京侵犯香港高度自治的违法作为(如押走李波、肖建华),她却视而不见,对中港融合的政策,亦只懂彻底执行,彷佛跟好中央的每一步,就等于做好行政长官了。

也许她认定北京是权力来源,不能不敬拜和服从,也只有完全按北京的意思做,她才有机会一展抱负,在馀下的空间改善香港人的生活。她似乎毫不意识到,不捍卫“一国两制”下香港的高度自治,不但有失原则,有负国策,也缩窄她的施政空间,削弱她的管治威信,贬低行政长官的应有角色。

首先,林郑对北京的逢迎,只会招来更多来自北京的干预,特区政府施政显得无力也无心招架。由中学生观看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李飞演讲直播开始,到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主任冷溶来港向政府高层宣讲中共十九大的伟大光明正确,在在要体现党的领导已经普照特区,也处处要表明北京领导与香港被领导的关系。在市民眼中,特区政府行事之前,总得听取并依从北京官员的指示,特区的主人不是林郑不是港人,而是中央领导人。

这样的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又岂止是公众形象,更影响具体政策。北京官员点出《基本法》第二十三条国家安全立法事在必行,本地的建制中人犹如百犬吠声,齐声和应。不管是北京与他们合谋,还是各有所图,也即使林郑政府在施政报告说了并无计划行事,看来也得被逼就范。又如香港教育政策,北京在港官员一视之为毒草,导致学生欠缺国家意识和身份认同,特区政府不敢说不,也懒得反映港人的想法,只好加入中史必修课程,抚平北京的不安。

如此下去,北京官员对特区政策,不论公开或私下发言,也不管是教育、国家安全立法还是警务措施、出入境政策以至其他,林郑政府只会一律退让,北京不费力气,已可稳坐后座,驾驭特区施政,贯彻十九大的精神,“牢牢掌握对港的全面管治权”。

北京的老实不客气,反映它看透了特区政权的虚实。一生当官、没有政党联系、没有群众基础的林郑,即使由小圈子选举当选特首,也不能改变其政治宿命。她没有民意认受,只能开出改善民生的承诺,换取更长的蜜月期。不过,她半点绩效未有,只靠政治姿势拉高几点民望,但说到底,只是个空头领袖。就算投她一票的建制派,投票前都先弄清楚,她是北京钦点的人选,支持她只是向北京示忠。再到所谓民间的“爱国”群众组织和领袖,以行动支持林郑,但切勿误会,他们效忠的的最高领导人另有其人。

所以尽管林郑得到商贾拥戴,政治建制派支持,以至爱国群众欢呼,但谁也明白,这是由于北京对林郑的加持。她的政治认受和权力基础既然都来自北京,又正逢中共要走向全面管制香港,林郑生不逢辰,要比过去任何一个行政长官都更为弱势。

她没有董建华那样得到北京的信任,没有曾荫权在大乱之后人心稳定的施政环境,也没有梁振英那样懂得运用权术、用人唯亲去撑住局面。相反,她既要面对日渐恶化的社会矛盾,却无力摆平,她要应付中共“牢牢掌握对港全面管治”的新路线,但总是却之不恭。她要应付各样错综复杂问题,但她的政治问责团队却是七拼八凑而成,不由她全权组班。

当本地弱势班子执政遇上北方强势领导,结果如何,不问可知。难堪的是,当北京认定特区政府弱势,或者林郑也深感得倚赖北京才能有效施政,中央为扶持林郑施政,将会越走向强势,不断亮剑展示实力,用中央权威团结建制派,以强硬手段压抑反对意见,甚至置法理和民愤于不顾。这种政治特效药也许一时见效,但林郑的施政能力亦进一步积弱,最终难逃其政治傀儡的宿命。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