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迫害良知,中共既愚蠢又膽怯

2019-04-0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最近,中國大陸連續發生了幾起因言治罪的惡性事件。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北京大學講師柴曉明、重慶師範大學副教授唐雲因為他們的文章和觀點或被停課、被調查、被解聘、被開除。如果算上習近平當政以來發生的類似事件,已經有20餘名名聲響亮的教授、副教授、助教、講師和學者因為他們的見解和真話而被治罪。

當年同樣被以言治罪的《冰點》周刊主編李大同認為,習近平當局此舉非常愚蠢,因為許章潤和柴曉明遭整肅事件,大大激發了網上和民間輿論對兩位學者及其觀點的關注。他說,當局的做法是在以政府行為加大兩位教授的影響;以往可能沒有多少人知道許章潤,現在大家都開始研究他的文集了,他的影響在成倍地擴大。「當局愚蠢地以為,打壓可以使這個人的影響消失,但是,所有的打壓都在成倍地擴大這個人的影響。」

沒錯!就這一點而言,當局真的很愚蠢。他們用政府的錢和人力替許章潤們免費宣傳,無異於十倍百倍地傳播他們的影響力。不過從另一個角度看,習近平當局一定認為自己很聰明,因為他們防患於未然,他們未雨綢繆,他們堵住了有可能造成共產黨政權潰堤的任何針鼻大小的窟窿。這種在思想戰線上對知識分子圍追堵截、防患於未然的想法,反映在習近平在早期執政的幾次內部講話中。

2013年8月19日,習近平在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上說,「一個政權的瓦解往往是從思想領域開始的,政治動蕩、政權更迭可能在一夜之間發生,但思想演化是個長期過程。思想防線一旦被攻破了,其他防線很難守住。」這次講話及其相關的說法,在過去的五年中,被中央傳媒和各地政府反反覆覆地宣傳,可見其重要性。

可以一點兒也不誇張地說,擔心思想防線被攻破,是習近平自上任以來一直盤旋在他內心的不可抑制的恐懼。他恐懼,政治上的「黑天鵝」會突然造訪,會導致共產黨政權不穩甚至變色,因此在學界和知識界發生的任何蛛絲馬跡,都成為習近平千方百計要防要堵的大事件。在他的幾次講話中,知識分子和他們的思想和觀點就是能造成政治「黑天鵝」事件的直接導體。

為了防堵思想演變,為了禁止學者傳播不符合中央口徑的思想,習近平當局絞盡腦汁,無所不用其極。除了用公開打擊的政治手段對付像許章潤這樣的有影響力的學者教授,他們還想出了在學生中發展培養「信息員」的邪惡下作的勾當,讓匿名的信息員在課堂上監視老師的一舉一動並動輒告密。可憐那些苦苦堅守良知、苦苦堅持說真話長達數十年之久的的教授、老師,因為一個告密就被校方從講台上揪下來,輕則行政處分,重則開除出校。副教授唐雲就是這樣被撤銷教師資格並予以降級處分。

習近平當局借告密者在知識界和學界清除思想異己,把教學相長的師生關係變成告密出賣的敵我關係,把年輕學子的心靈塗上只愛黨不愛真理的紅色,這不是文革幽靈又是甚麼?這個文革幽靈在五十餘年後重返中國大地,再次荼毒中國的大學、中學甚至小學,試問哪一個經歷了那種苦難,如今還存有良知的中國人能夠接受,能夠容忍?!

習近平當局如此憎惡知識分子,憎惡知識分子腦中的思想和堅守的真理,不惜用政治打壓和文革幽靈整肅良知,以達到「定於一尊」、天下無聲的統治境地。習近平自以為自己很聰明,實際上很愚蠢,而且很膽怯!因為他所做的這一切都不能證明這個政權的強大,只能證明在強大的外表下,隱藏著最高執政者的一顆異常脆弱、異常膽怯的心。

習近平公然與良知為敵,在他治下的以言治罪和迫害知識分子的案例,遠遠超過江澤民和胡錦濤,甚至與毛澤東有得一拼。習近平當局已經嚴重超越了改革四十年來中共執政的底線。在他的愚蠢而又膽怯的執政下,中國知識界和思想界將因此而進入黑暗時代。但是這意味著,越黑暗,這個政權就越短命。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