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美中冲突有无出路?—谈中国与西方思想对话会(上)

2018-05-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4月28日,北京的清华大学召开了一个2018中国与世界思想对话会。主办方从美国、英国和新加坡邀请了几位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思想家,与中国的一些重要决策者坐在一起交换看法,试图为当前的美中冲突,找到出路。

笔者仔细读了《明镜网》刊发的长达三万六千字的对话记录,认为其中披露的几个看法反映了中国和美国目前焦虑的一些关键问题,因而值得关注。

对话会的主持人李稻葵告诉在场的西方人士说,与会的中方人士均是国企和党的高级官员,是「最重要的决策者」,「他们冒著风险告诉大家中国怎么决策,中国怎么样思考这些问题」,他们很坦诚地把中国的事情全告诉你们了,「你们能做什么?」。显然,这次对话会的目的是希望这些具有传播力和影响力的作家、学者和记者体会中国决策的角度,为中国说话,让世界正确地理解中国。

从对话记录看,中国方面明显想给美国吃定心丸,他们希望美方知道,中国不想也没有能力挑战美国。据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阮宗泽披露,习近平本人花了很多时间研究中美关系,他提出的新型大国关系理论,就是专门针对中美关系的。他说,「习主席有这样一种想法、这样一种信号,想要发出给美方中国没有意图,也没有能力挑战美国霸主地位」。

以笔者之见,这话现在说可能晚了点儿。中国在经济、军事和外交上日益膨胀甚至挑战美国的迹象举不胜举;从这些不胜枚举的迹象看,美国方面已经认定,中国想要称霸,甚至取代美国,美国必须遏制,否则就太晚了。更重要的是,中国在过去数十年快速增长期间,严重透支了国家信用,说一套,做一套,美国方面无法再像过去一样,轻易相信中国了。而美国政府对中国强硬的姿态,受到美国两党和朝野的支持,就连普通的美国老百姓都认为,中国经济如今如此发达,没有公平竞争,所以胜之不武。

目前美中关系中最迫在眉睫的问题就是那个呼之欲出的贸易战。据李稻葵说,这是习总书记和政治局领导最关心的经济问题。对此,中国「最重要的决策者」们表示,如果中国和美国真的开打了,中国不怕。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解释说,中国现在的经济增长,内需占的比例很大,外需占的比例不到10%,大概6%至7%;假如完全没有进出口,完全停止了,对经济增长的影响也是有限的。

至于习近平在博鳌论坛上承诺的金融开放,李稻葵说,这并非是应对特朗普的压力,不能认为是特朗普的胜利。不过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先生的看法和李稻葵不太一样。方星海认为,中国开放金融领域,实际上十五年前也可以做,他说,「我们的金融开放就是晚了」。李稻葵问︰这次金融开放不是应对什么特朗普的压力——您坦率地讲?方星海答︰完全可以说,我们一直在研究,或者在实施开放,没有特朗普的推动,我们的开放会慢一点,推动了我们更快一点,其实我们欢迎他的推动。李稻葵︰不能认为特朗普胜利了?方星海︰这就是我们自己本来就要做的一件事,推一下没有什么不好。不过方星海强调,「资本市场的开放一定是缓慢的在政府的控制之下,一步一步来完成的」。

李稻葵和方星海的这几句对话很有意思,一来它阐明了一个事实,中国其实在十五年前就可以开放金融领域,二来它阐明了另一个事实,即便开放了,中国政府仍然要控制这个过程。

说到中国政府在中国经济中的干预作用,方星海是这样解读习近平的经济思维的两个支点︰一是市场发挥主导地位,二是政府应该发挥更好的作用。他说,这是每个市场经济国家都会追随的宗旨,不是中国独门的秘诀。这种解读非常似是而非!什么叫「更好的作用」?比谁「更好」?比市场更好?在中国,的确有相当一批经济学家坚信,政府能发挥比市场更好的作用,而中国政府也的确在经济增长中发挥了重要的干预作用。这一直广受西方批评,认为中国不是市场经济。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相关文章:【未普评论】美中冲突有无出路?—谈中国与西方思想对话会(下)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