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To be or not to be?——美中「脱钩」还是不「脱钩」

2019-07-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最近有一幅漫画画的是,特朗普正站在代表美国的火车车厢上,拔掉了与中国车厢相连接的钩子,两国渐行渐远。这幅漫画点中了美中两国现在正在热议的问题——「脱钩」。美中关系显然正处在To be or not to be的十字路口上,「脱钩」还是不「脱钩」?

其实,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中国,人们对「脱钩」问题的看法都相当复杂。说美国方面已有共识,都赞成「脱钩」,非也!说中国方面都反对「脱钩」,亦非也!

根据前财长亨利保尔森(Henry Paulson)的说法,关于美中「脱钩」的最强烈呼吁实际上来自美国,在较小程度上来自欧洲,而不是来自中国。我认为这个说法,大致是准确的。美国这样做的主因就是为了抑制中共的全球野心,这种做法在美国获得相当多的民意支持。对此,前AIT处长包道格(Douglas Paal)的说法很有说服力。他说,无论我走到哪里,人们都很高兴看到特朗普回击中国,人们都觉得早就应该这样。

当然,关于「脱钩」的建议最先来自于特朗普总统的鹰派大将。他的前首席战略顾问班农(Stephen Bannon)先生是最不遗馀力主张与中国「脱钩」的鹰派大将。他在今年5月份表示,美国政府应该重新思考中国在美国股市中的角色,部分原因是中国公司对其最终所有者缺乏披露。而他的应对中国当前危险委员会(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China)中也有人呼吁,美国应退出当前的美中贸易谈判,对中展示更强硬姿态。

但是对于他们的「脱钩」主张,并非所有美国人都赞同。 7月初,《华盛顿邮报》刊发了一封百人致特朗普和国会的公开信「China is not an enemy」(「中国不是敌人」),他们都认为如果美中两国实施全方位的「脱钩」,对美国而言,弊大于利。而美国前助理国务卿,中国问题专家谢淑丽(Susan Shirk)(她不在百人名单里)直接警告说,美国和中国经济「脱钩」可能是「灾难性的」,美国不会赢得这场斗争,因为许多国家可能不会跟它站在一起。

和美国一样,中国方面对「脱钩」问题的反应也是矛盾的,至少是表面的。中国官方认为,美国鼓吹「脱钩论」是在开历史倒车。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上个月几次记者会上,连续谈到「脱钩」问题。他说,「脱钩论」是美方少数人危险且不负责任的论调,奉劝美方某些人摒弃意识形态窠臼,不要妄图开历史倒车。中国官方相信,中美「脱钩」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两国有著很深的经济与商业关系。或者说,中国政府不愿如此,因为中国仍然非常依赖全球资本、贸易、投资和外国技术。

和官方的公开反应和现实考虑不一样的是,一些中国学者警告,中美经济「脱钩」是完全可能的。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院长李向阳表示,由于北京与华盛顿在贸易等问题上发生冲突,白宫寻求将中国排挤出全球价值链,中美两大经济体的分手正在逐步具有真正的可能性。他还说,从理论上来说,中美经济「脱钩」是完全可能的。而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早在2016年11月特朗普刚刚当选为美国总统之际就断言,中美原则上已经「脱钩」了。

有意思的是,从表面上看,中国官方和某些精英对「脱钩」与否的看法貌似不一样,但其实没有本质区别。他们的基本思路很接近;当中国不够强大时,中国不希望「脱钩」;当中国足够强大时,他们希望「脱钩」,他们甚至巴不得「脱钩」,因为「脱钩」后中国在世界上可以横冲直撞而不受任何约束。邓小平的「韬光养晦」何尝不是这个意思?

在美国,关于是否与中国「脱钩」的大辩论已经开始。百名前官员和学者等不赞成两国「脱钩」。而另一种观点除了来自于特朗普政府中的鹰派,亦来自于共和党和民主党对中共的共识,来自学界、华尔街和外交界中更多人士的看法,他们认为应对中国强硬,甚至不惜「脱钩」。我相信,不同的声音将使美国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更为理性,更为深入。既要避免对中共绥靖的倾向,也要避免两国「脱钩」对国际秩序的破坏和冲击。

这种理性辩论在中国是很难看到的。前一阵官方对「投降派」的讨伐,及官方舆论和学界对习近平马首是瞻,很难使中国方面出现不同声音。鉴于此,中国对两国「脱钩」的看法,要比美国产生误判的可能性大得多。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