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習近平從未一言九鼎?

2019-07-24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香港媒體傳出消息,4月底,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上對美中貿易談判協議進行投票,結果遭到否決,致使中美兩國談判癱瘓。習近平在黨內是否一言九鼎,再度引發海外中西媒體的熱議。

去年7月,海外中西媒體曾為中共兩度提出「定於一尊、一錘定音」而困惑:難道習近平沒有一言九鼎?其時在7月4日,習近平在全國組織工作會議上發表講話稱,「黨中央是大腦和中樞,黨中央必須有定於一尊、一錘定音的權威」;至7月17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栗戰書在人大常委會黨組會議上再重申這八字,表態嚴守政治紀律,確保以習近平為核心黨中央的「一錘定音、定於一尊」權威。

一些學者認為,習近平正是因為缺少一言九鼎的地位,才會要求「一錘定音、定於一尊」這樣的公開宣誓;正是因為黨內有人質疑他的說法、有人抵制他的政策,所以栗戰書才會要求嚴守政治紀律。

筆者贊成他們的觀察與分析。是的,習近平那時在黨內並沒有達到一言九鼎的地位,所以才會有他自己的表態和栗戰書的提議,儘管他取消了國家主席任期制,在黨內的地位正如日中天。

那麼,一年後的今天,習近平經過不懈的權力調整和布局之後,是否就有了他想要的「定於一尊、一錘定音」的權威了?

對此,幾篇西方媒體刊發的文章,或許可以給出答案。《紐約時報》2月26日刊文「經濟困境會否挑戰習近平政權?」作者加藤嘉一引用了幾個人的說法試圖證實,習近平儘管有了終身制的頭銜,仍然不能一人說了算。他說,一名前國家領導人的親屬在廣州對他說,在去年12月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之前,習近平在黨內遭遇了批評,因為沒把經濟搞好;在政治局會議上也有人批評他的現行政策。

對這位前國家領導人的親屬,加藤說出一個幾乎每個人都在困惑的想法,「我以為今天在黨內沒有人能夠批評習近平呢。」這位認識習近平、熟悉習家的「紅二代」回答說,這是外界的誤會,尤其是常委,任何委員都可以當面提出不同的意見。在去年的北戴河會議上,習近平實際上已經受到一些批評。這個說法被包道格(Douglas H. Paal)進一步證實。包引用一位中共人士的說法,在北戴河會議上,黨內一位元老勸告習近平不要搞個人崇拜,「但總的來說習的地位還沒有受到挑戰。」

6月17日《紐時》刊發的另一篇文章「港府讓步削弱習近平鐵腕形象,」也談到試圖一言九鼎的習近平實際上權力有限。文中說,港府在反送中問題上的妥協,成為習近平作為中國最高領導人近七年來向公眾壓力做出的最大讓步,可見,這位一言九鼎的領導人的權力仍然是有限的;在香港問題上,習近平可能會面臨領導層的批評,「這進一步削弱了習作為大權在握、無所不能、遠見卓識的領導人形象。」

法廣6月19日在「北京為何對香港讓步」一文中估計,北京政府最終有可能完全放棄對香港危機的管控,因為習近平本人的威信已不如從前。習近平因為中國經濟遭遇困境以及失業率上升,而受到批評。在這樣的背景下,習近平不會支持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提出的、引發爭議的法案。

當然,關於習近平是否一言九鼎最有說服力的證據,還是來自中共自己的文件。2019年1月底,中共出台的《中共中央關於加強黨的政治建設的意見》警告說,黨員干部不得搞任何形式的「低級紅」、「高級黑」,決不允許對黨中央陽奉陰違做兩面人、搞兩面派、搞「偽忠誠」。這就告訴我們,中共黨內對習近平及其政策頗多異議,中共試圖祭出政治紀律,以約束這些異議;習近平想要一人說了算,結果適得其反。

根據以上諸多事實,我們或許可以得出如下結論:1)習近平從未在黨內形成一言九鼎的地位;2)習近平的種種動作,如擺脫終身制的限制,鼓勵對他的個人崇拜,自封「定於一尊」都是因為他想要一言九鼎而不得的努力;3)黨內元老對習的勸告是不公開的、私下的,對習的挑戰從未形成集體的、有組織的,因而習的核心地位並沒有受到真正的挑戰;4)然而,美中貿易戰談判在5月份破局和香港反送中示威,使習近平距離一言九鼎越發遙遠了。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