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中西精英看特朗普南辕北辙

2018-09-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我们正处于一个极度分裂的世界,眼下最分裂的议题就是如何看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这个问题上,中西精英南辕北辙。

其南辕北辙至少表现在这样几个问题上:

第一,特朗普及其政策是阻止美国文明的衰落还是导致其衰落?不少中国精英认为,特朗普的基本思路和大方向,是要阻止美国文明的衰落,如果左派继续主导美国的进程,美国文明就会走向慢性自杀,美国在国际上的竞争力就会下降,内部解体和文明衰落的过程就会加快。

西方精英则认为,特朗普执政使美国衰弱了。Paul Krugman(克鲁格曼,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认为,美国在世界上的角色永远不仅仅关乎金钱和枪炮,它也关乎理想——作为普世原则的自由、人权和法治,正是这些价值观令美国拥有伟大荣光,但特朗普执政后,美国人正在见证对美国长期价值观的系统性排斥。德国有60%的精英认为,虽然特朗普上任第一年强化了美国经济,但总体上他的方针使美国衰弱了。日本国际关系学大师百旗头真说:怎能想到并亲眼看著,冷战之后与伊斯兰文明、中国文明鼎力对峙的西欧文明的中心国美英,在2016年竟会自坏了!支撑国际秩序的中轴竟然自我瓦解了!

关于美国民主是否会崩溃,美国一些顶尖的政治学家去年十月在耶鲁大学探讨了这个议题。几乎每一个人都认为,美国民主制度在社会、文化以及经济各个方面都正在走向崩溃。他们指出了美国民主正在衰落的几个迹象,如社会凝聚力明显衰退,民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分裂,效忠集体主义抬头,民众不相信政府,不相信彼此,不相信选举制度和经济体制,种族仇恨正在兴起,特朗普破坏了一条又一条的民主原则等等。他们说,「如果目前这种趋势再持续20年到30年,民主就完蛋了」。

第二,特朗普对媒体的持续攻击应当肯定还是否定?中国精英认为,虽然特朗普有时对媒体使用了攻击性的语言,但他在努力遏制媒体的普遍左倾、严重越位、追求媒体治国,从而损害民主治理的效能的倾向,其言行并没有超越民主与法治的框架(钱满素,2018年9月)。甚么叫「严重越位」,「追求媒体治国」?难道这位美国问题专家不知道,对执政者横挑鼻子竖挑眼是美国媒体的监督职责?难道她不知道,keep them accountable,keep them honest(让他们负责,让他们诚实)是美国媒体的根本使命?

西方精英则认为,特朗普时代的美国不让人民说真话,不让人民知道真相,并持续攻击媒体「制造假新闻」,对此他们警告说,特朗普此举会纵容一些国家的强权政治,威胁全世界范围的言论自由。在媒体是否制造假新闻,是否是人民公敌的问题上,共和党大佬和特朗普家人说的最有说服力。参院多数党领袖Mitch McConnell(麦康奈尔)去年为美国媒体辩护说,媒体大多数时间说的都是实话;特朗普的女儿Ivanka Trump(伊万卡)最近说,媒体不是国家公敌。

第三,特朗普和基督教福音派的关系是引领关系还是交换关系?中国一些精英认为,特朗普承载了复兴基督教伟大文明的使命。自由派大佬孙立平说,特朗普不是一个深思熟虑的政治家,更不是一个精神领袖,甚至不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但是风云际会,他成了基督教文明的拯救者,破除政治正确,复兴基督教的传统价值和美国精神,是特朗普的使命之所在(孙立平,2018年5月)。

美国精英认为,特朗普和基督教福音派的关系仅仅是政治利益的交换。在这方面最有说服力的应属福音派成员,小布什总统最高助理和演讲撰稿人,保守派精英迈克尔・格尔森(Michael Gerson)的文章「最后的诱惑」(「The Last Temptation」,The Atlantic April 2018)。他说,基督教福音派一向追求道德完善,他们之所以「捏著鼻子」选「视道义为草芥的特朗普」,是因为他们期望特朗普当选可以带来很多总统位子之外对他们有利的东西,比如任命保守派为最高法院大法官等。所以这一切都只是政治利益的交换。

总之,中国的许多精英把特朗普看成美国的大救星,而西方精英,不管是自由派还是传统的保守派,大多把特朗普看成是西方民主自由的掘墓人。中西精英的区别在于:中国精英在断言特朗普对了的背后,有一种一知半解的盲目乐观;而西方精英在断言特朗普错了的背后,有一种过去不敢直接说出来,现在试图公开说出来的深层焦虑。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