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專制政權的絕症


2006-02-27
Share

世界上所有專制政權,無論是宗教專制主義還是世俗的專制主義,為了維系極權政體香火永繼,無不編織神話,愚昧人民。自20世紀90年代蘇聯共產主義陣營崩潰後,關於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瑰麗神話也隨之破碎。

但北京政權應變有方,很快穩住了陣腳。為了對付全球民主化大潮,他們編了一套“反面教材”,強調民主制度是如何不適合中國國情,實例就是印度、俄羅斯和菲律賓,民主制度的惡劣弊病,在那幾個國家都可以找到無數例証。

不過,就在八十年代後期,一直奉行民主制度的印度終於拋棄了過去奉行數十年的“準計劃經濟”,推動經濟改革,結果近十幾年發展迅猛。而中共的另一個“反面教材”俄羅斯也逐步走上正軌,政治、經濟格局比中國來得紮實、穩妥和健康。看來,這世界上民主制度的“原罪”只剩一個菲律賓在承受了。

然而,這樣的謊言也只能蒙騙大陸的愚民和憤青。不妨去看看菲律賓國家發展的起伏軌跡。菲律賓曾經是美國殖民地,獨立後實行民主憲政。在50年代,菲律賓的國民平均產值比韓國和台灣多40%,這個國家政治清明、行政頗有效率,被稱為亞洲的“櫥窗”。但自從馬科斯上台,實行了20年的家族統治,憲政名存實亡、道德崩潰、貪污橫行,連菲律賓其他的政治力量也被毒化而變得萎靡不振,專制和腐敗動搖了這個國家的根基,至今仍未翻過身來。

馬科斯在位時,搜刮民脂民膏,把一筆達40億美元的貪污巨款存於瑞士銀行,他倒台後菲律賓新政府一直向瑞士銀行交涉,要求收歸國庫,這件官司扯皮多年,瑞士銀行終於同意先退還5億,馬科斯的遺孀卻訴諸法律,口口聲聲說這是我家私產,要誓死捍衛。訴訟一起,菲律賓公產的歸還便更遙遙無期了。然而,馬科斯盤踞總統寶座20年,按總統的年薪來計算,何來40億美元之多?更不用說,他搜刮的民脂民膏還遠遠不止40個億。

專制統治必然導致吏治腐敗糜爛,這是一切專制制度的絕症。“絕對的權力,絕對的腐敗”,這是不受制衡監督的權力必然的歸宿。類似菲律賓這樣的罹患絕症的專制政權還有非洲的剛果和南亞的印尼。非洲魔頭蒙博托竊踞剛果總統職位32年,這期間他將民脂民膏轉換金錢,存入十幾個外國銀行,多達70億美元;而原來較為富庶的剛果在他的管治下,社會各階層人民的生活水平下降了六成至八成。印尼蘇哈托,在位總統也達32年,蘇哈托家族壟斷著印尼最重要的經濟命脈,直接貪污達400億美元,而家族擁有財產達800億美元!

東歐的羅馬尼亞更是罹患專制絕症而滅亡的例子。齊奧塞斯庫任羅馬尼亞總統兼黨總書記亦長達25年之久,他實行的是家族統治,黨國第二把手是他的太太。齊奧塞斯庫在各地建造了許多豪華行宮,總統府大量的器皿家具甚至連抽水馬桶的把手都是黃金鑄造的。1989年末羅馬尼亞風雲突變,齊奧塞斯庫夫婦下令調動軍隊和秘密警察武力鎮壓民運,怎知國防部長和秘密警察頭子都臨陣脫逃,棄他而去。齊奧塞斯庫夫婦知道大勢已去,立即乘總統專機逃亡,但是,總統座機駕駛員卻把這兩個獨夫民賊交給起義者,齊奧塞斯庫夫婦最後被處決。

這些專制寡頭有一個共同點,就是有權即有一切,這是獨裁者的秘笈。中共的權力階層當然也不會例外,一朝權在手便“有風要使盡”,官場貪污有術,反腐無功,殺一不足以警百,仍然有千萬個候補貪官等待著權位的空缺。天下誰人不知,鄧家後人個個都是超級富豪;李鵬的太太與兒女,哪個不是暴發大亨?後來輪到江澤民,他的兒子搖身一變,就成了上海灘的高科技財團主腦,僅賣江家的金字招牌,便有高額國家貸款和外來注資。還有江澤民的小舅子,原來不過是安徽蚌埠的普通民警,卻能扶搖直上,當上了上海公安局長,真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江澤民朝代終結之後,胡溫會不會去觸碰那些既得利益的權貴階層?這真是想也不要想!中共官員承認,眼下,90%以上的官員有貪腐行為,大部分知識分子有非法收入,很多企業家搞非法經營。這就像人的肌體,如果90%的器官已經壞死,這個人還有救嗎?難道胡溫不明白嗎?如果中共政權繼續拒絕民主政治,其專制絕症將會自己毀滅自己。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