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盛朝紀事--下跪和殺子

唐朝詩人杜甫著名的《茅屋為秋風所破歌》有這樣的句子:“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上海世博何止廣廈千萬間?簡直是瓊樓玉宇,人間仙境,但天下寒士俱歡顏嗎?據中共御用學者宣稱:“中國現在是五千年歷史前所未有的盛世”。《中國日報》宣稱:“中國人民正享受著五千年歷史前所未有的自由。”就在這個時候,不識時務的“屁民”卻給盛世塗抹上極不和諧的油彩,他們用下跪和殺子來表達自己的痛苦和絕望。

2010-05-19
Share

中國的下跪儀式始於漢朝,一跪二千幾百年,可謂源遠流長。及至辛亥革命,終結了充滿屈辱和失敗記錄的近代史,中國揭開了現代史新篇章。拜辛亥革命所賜,中國人總算免於下跪了,但專制文化積重難返,老百姓畢竟“算個屁”,所以魯迅筆下的阿Q過堂受審,官員不讓他下跪,“阿Q雖然似乎懂得,但總覺得站不住,身不由己的蹲了下去,而且終於趁勢改為跪下了。”以致穿長衫的官員鄙夷道:“奴隸性!”(見《阿Q正傳》)

然而在威權面前脾虛膝軟的不止是阿Q,周恩來就在毛澤東跟前跪著解說圖表;廣西交通廳黨組書記褚之田每次到成克傑府上,都是行下跪磕頭大禮。上有好焉,下必趨焉。在權力威嚴面前,平民百姓就像阿Q,“總覺得站不住”,且看八九民運之大學生在人民大會堂外長跪,還有當下絡繹不絕的申訴者在官衙門外長跪,都是中國下跪文化的延續。

自從“和諧社會”喊得震天價響,“維穩”任務和費用也水漲船高。可是維穩費支出越多,行政成本越高,社會反而越不穩定,這成了一種惡性循環。另一個中國特色是,官員自己向上獻媚和精神下跪,卻極其憎惡老百姓向他們下跪。在他們看來,老百姓下跪,就是“向黨和政府施加壓力”。

四月十三日遼寧省莊河市一千余名百姓求見市長,在市政府門前集體下跪,控訴鄉鎮干部橫征暴斂、魚肉鄉民。自“六四”之後,任何黨政機構都拒絕來自“非正常渠道”的百姓信函和請願,越是集體請願、越是民間自發,就越是警惕,所以黨性堅定的莊河市長斷然拒絕和鄉民見面和對話。結果這輪集體下跪揭開了過億元款項去向不明的黑幕,市長被就地免職。但這位市長很明白,他就是丟烏紗帽也不能和請願百姓對話,更不能有任何許諾,否則就是違反黨的紀律,連東山再起、易地做官的機會也沒有了。

又聞湖北公安縣三百余名教師到縣政府門外集體下跪,反對辭退民辦教師,要求轉正;河北省邢台市實施行政拆遷,村民孟建芬向政府派來的鏟車下跪,但代表公權力的鏟車機聲轟隆地向她碾壓過去,孟建芬當場慘死,另一村民重傷等不一而足。

網民說,鑒於“屁民”的下跪請願,破壞了和諧社會的“動人氣氛”(余秋雨語錄),嚴重影響了領導的日常工作和生活,所以很快會出台一部《下跪法》,取締除了崇拜、表忠和獻媚之外的一切下跪。

事實正是如此,整個社會的螺絲越擰越緊,“把一切不安定因素消滅於萌芽狀態”的專政管制越來越變本加厲。百姓申訴無門,下跪無地,冤民被截訪,被非法關押,被“精神病”……所有透氣的管道都被焊死,所有呼喊的聲音都被封殺,走投無路的弱者在絕望之下暴起發難,去傷害比他們更無力保護自己的孩子,把社會不公通過孩子的血飛濺到“和諧盛世”的宮牆之上。世上有什麼樣的怨恨能比殺孩子更陰暗?世上有什麼樣的絕望比殺孩子來得更深?這真是“五千年歷史前所未有”的暴戾和血腥!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