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判薄,習近平又陷入新的兩難


2013-08-28
Share

 

薄熙來庭審案連續進行了5天,26日終於落幕。其微博直播顯示了前所未有的透明,薄熙來在法庭上甚至可以自由發揮乃至全盤翻供,令全球大跌眼鏡。官媒認為這是中共法制的偉大勝利,自由派學者也贊揚這次審判是“具有裡程碑意義的一次公開審判”。

應當說,這個“世紀大審”的透明與公開,的確史無前例,值得肯定。遺憾的是,這些透明與公開,著重於表現薄熙來、谷開來、王立軍的恩怨情仇和眾多的細枝末節。怪不得網友們稱它為肥皂劇、黑色幽默。其實,這個大審背後的那些不透明不公開的部分,即當局試圖掩飾的東西,才更值得回味。

關於薄熙來翻供,就有不透明不公開的貓膩。最令人難以捉摸的是,何以習近平當局為薄熙來精心准備和慎重挑選的三項罪名,2000萬受賄、500萬貪污,和濫用職權,如此不堪一擊?薄熙來當庭否認了兩項半,只表示對導致王立軍出逃一事,負有一定的責任。當然,在法庭上,被告翻供沒有什麼不正常,這需要檢察官通過證據去證偽。

這裡不正常的是,當局能夠給薄熙來定罪的真實東西不能拿出來,拿得出來的東西又如此蒼白無力。這應是習近平當局的誤判,他們低估了薄熙來背水一戰的政治個性,高估了自己駕馭薄熙來的本事。毫無疑問,當局中了“共軍的奸計”。庭審前,薄熙來一定佯裝認罪,允諾配合庭審。未料,他在法庭上全盤翻供,還把當初認罪的無奈,全都抖了出來。

關於薄熙來不得不認罪的無奈,在微博直播上,基本沒有反映。這些不透明不公開的東西,是被外媒披露的。據《紐約時報》駐京記者黃安偉(Edward Wong)和安思喬(Jonathan Ansfield)的報道,一名熟知薄熙來家庭的人,及另一名了解庭審過程的人士透露,薄熙來上周四在庭上提出的一些陳述,沒有記錄在現場實錄中,也沒有發布在法院的微博上。他們說,薄熙來在庭上表示,他去年之所以向調查人員承認受賄,是因為受到警告,其妻可能會被判處死刑,剛從哈佛大學(Harvard)畢業的兒子可能會被帶回中國受審。薄熙來告訴法庭,“我感覺自己一身系兩命”。這兩位人士還透露,在周五的記錄中漏掉的另一個細節,也涉及薄熙來描述的調查人員向他施加的壓力;薄熙來在陳述中說,自己被訊問了數百次,並且暈倒了27次。這不能不讓人唏噓。中共體制毫不留情地迫害自己的兒子,就像這個“兒子”用這個體制迫害平常百姓、異議人士和民營企業家一樣。

殘酷鬥爭無情打擊,歷來是中共體制自保的一種手段。這一點從來沒有改變過。毛澤東當政時,對自己的政敵劉少奇、林彪和周恩來從不手軟,不僅從精神上更從肉體上消滅他們。鄧小平時代也好不到哪兒去。胡耀邦在所謂的黨內生活會上被逼得痛哭流涕做了違心的檢討,直至郁郁寡歡突然謝世,趙紫陽更是被連續軟禁16年,一直到死。江澤民和胡錦濤處理不聽話的下屬陳希同和陳良宇,也是羅織罪狀,用冠冕堂皇的理由治他們的罪。薄熙來今天的境遇只是再一次重復了中共黨內高官一旦失勢必然遭受的命運。

另一個不透明不公開的地方是,薄熙來陳述的凡是接近核心機密,或者和上級有關的東西,均被刪除。濟南中院發布的一份庭審紀錄發出後很快刪除,就是一個例子。未刪節版本為:“在同意出具王立軍虛假診斷證明的問題上,薄熙來一再強調是基於上級的指示。但是在案證據證實,薄熙來同意出具虛假診斷證明在前,其所說的上級六條指示在後,而且,上級指示中沒有出具虛假診斷證明的要求。薄熙來的上述辯解完全是在顛倒事實,以達到推卸責任之目的”,其後發出的版本中“薄熙來一再強調基於上級指示”、“上級六條指示”等都被刪除。誰是上級?上級的六條指示是什麼?這個上級在整個薄案中扮演了什麼角色?這些中共欲蓋彌彰的東西,才應當是薄案的核心。

至於薄熙來最後的命運如何,外界見仁見智。有人要求無罪釋放,有人要求嚴判。本來根據薄熙來的法庭表現,當局有理由重判薄熙來,檢方已經暗示,薄熙來“沒有從輕發落的基礎”。但當局給薄定的三項罪,被薄一一駁回之後,已經做出透明與公開姿態的習近平當局,又不能輕言重判。看來,習近平又陷入新的兩難。(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