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从陈独秀到赵紫阳

明天是赵紫阳逝世四周年。赵紫阳曾经是中共第一号人物,在改革中立下汗马功劳,最后因为“六四”反对镇压学生被自己的党软禁致死。今天,在中共大规模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时候,在“六四”即将满二十周年的时候,纪念赵紫阳先生,有特殊的意义。

2009.01.1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赵紫阳是共产党里的一个异数。他被软禁了16年,做了16年的反对派,于2005年1月17日去世。在1989年的最后关头,他如果赞成邓小平的镇压主张,可以继续当他的总书记,可是他选择了反对。在被邓小平软禁的漫长岁月中,他如认错悔过,仍有机会重新复出,但他选择了放弃。他选择的是站在人民、人性和历史正确的一边,直到病逝。这在毛泽东建政以来的中共现代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今天纪念赵紫阳,不能不提到共产党里的另外一个异数:陈独秀。陈独秀于1921年和李大钊等创立了中国共产党,1929年在国共合作和对苏关系上,与其他中共领导和共产国际意见不同,被开除出党,后来要重归共产党,但毛泽东要他悔过,他说:“我不知过从何来,奚有悔,”1942年死于孤独、寂寞、贫困与疾病。陈独秀这个“终身的反动派”在中共建政以前的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陈独秀和赵紫阳这两个中共的异数,在他们各自的时代代表了不同的时代潮流。一个在新文化运动中立下汗马功劳,一个在经济改革中创下丰功伟绩。前者高举民主与科学的旗帜,反对孔家店,提倡怀疑与批评,主张思想解放。后者高举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并重的大旗,搞活农村和城市,改革外贸和财政,推进分权、监督、党政分开和政企分开。两个人对中国的社会和政治进步建树甚丰。

可是这两个对中国进步有巨大功劳的中共领袖,因为和党的意见不同,其功劳不仅被中共否定,还被诬陷迫害、残酷斗争、无情打击。陈独秀曾遭到中共领袖王明、康生的迫害,被诬为叛徒、汉奸。有人质疑陈独秀是日本汉奸的说法,王明则说:“陈独秀即使不是日本间谍,也应说成日本间谍。”对这个不实之词的传播,鲁迅和毛泽东都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赵紫阳则遭到邓小平、李鹏和江泽民长达16年的诬陷和迫害。他们因赵紫阳在党的会议上不赞成邓小平的镇压,便指控他“支持动乱,”“分裂党。”这种指控曾经贻笑天下。赵那时是中共的最高领袖,他分裂中共不就是分裂自己吗?中共后来成立专案组,想要查出赵紫阳分裂党的事实,但最后自己不了了之。

陈独秀和赵紫阳的个人悲剧使他们在晚年痛定思痛,对独裁专制产生深刻的认识。陈独秀在他的《最后的意见》中对斯大林的独裁作了一针见血的批评。他说:斯大林的一切罪恶,“哪一样不是凭藉著苏联自十月以来秘密的政治警察大权,党外无党,党内无派,不容许思想、出版、罢工、选举自由,这一大串反民主的独裁制而发生的呢?”他还说,苏联的无产阶级专政,专政到人民,专政到党内,是“贱视民主之故也。”

赵紫阳在软禁中对毛泽东也有类似的评价。他说,毛泽东对凡是反对他的,都看作是修正主义分子和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都予以专政,甚至不惜采用列宁加秦始皇的手段,“这就走上了如同国民党一样的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的专政道路。”而他认为,改革开放就是要实行民主政治,结束这个专政。

从陈独秀到赵紫阳,八十多年过去了。如今,世界已是翻天覆地,中国也已沧海桑田,可是中国共产党却并没有什么改变。如果陈独秀多活十年,他就会看到毛泽东的独裁实际上就是斯大林式的独裁,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赵紫阳虽说参与创造了中共历史上最开明最开放的几年好时光,但六四一声枪响,又把中共送回了政治黑暗年代。而今天的胡锦涛时代,虽然不再是一个人说了算,但那种凭借垄断权力,不容许党外有党、党内有派,不容许思想、出版、罢工、选举自由的反民主的制度,却一点儿也没有进步。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