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胡溫當局是否誇大了社會動盪的威脅?

四月中旬,清華大學社會發展研究組推出一份報告,叫《以利益表達制度化實現社會的長治久安》。該報告一經問世,立即被中國青年報、中國日報和新浪、百度等大型門戶網站廣泛報道和轉載,引起了網民的熱烈討論。

2010.04.2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報告提出的幾個結論特別令人感興趣。第一,中國目前已經陷入維穩怪圈,即,各級政府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維穩,但社會矛盾和社會衝突的數量非但沒減,反而不斷增加。第二,這種“越維穩越不穩”的惡性循環同當局的“一切都要給維穩讓路”的思路有關。第三,該思路是建立在“不穩定幻像”之上的。第四,中國盡管存在各種各樣的矛盾和衝突,但爆發大的社會危機和社會動蕩的可能性並不大。

眾所周知,中國的群體事件近幾年有增無減,胡溫當局為此寢食不安,這是不爭的事實。但看了這份報告,我問自己:胡溫當局是否誇大了社會動蕩的威脅呢?為了尋找答案,我又重讀了參與該項研究的清華大學教授孫立平於去年二月在南方網站貼出的一篇討論稿,題目叫“最大的威脅不是社會動蕩而是社會潰敗”。在這裡,社會潰敗指的是社會肌體的細胞壞死,機能失效。

在討論稿中,孫立平開宗明義地問道:我們是不是焦慮錯了問題?他說,如果當局誇大社會動蕩的威脅而忽視了社會潰敗的威脅,就有可能在決策上產生誤判,而誤判會成為治愈後者的障礙;目前中國社會潰敗的跡像已經明顯出現,其中地方性權力、部門性權力已經成為既無上面約束,又無下面監督,同時還缺少左右制衡的力量。他還說,中國社會正失去進行長遠思維的能力,對關乎子孫後代、社會長遠發展的問題,一概視而不見;穩定已經開始演變為維護既有利益格局的一種手段,為了維護既得利益,不得不壓制言論自由,不得不壓制民眾的利益表達。

孫立平的這些觀點令人拍案叫絕。眾多網民稱他為真正憂國憂民、在犬儒學界卓爾不群的“中國的良心”。他們當中的許多人不僅贊同孫先生的看法,還認為這些精辟的意見應該直接向胡溫反映,即使不被接受,也會起到警鐘作用。

但是我相信,胡溫即便聽到了學者們的意見,甚至了解到社會潰敗是比社會動蕩更嚴重的問題,也仍然會把社會動蕩當成最大的威脅。這首先是因為,胡溫事實上只對中共的永久執政負責,不對中華民族的長治久安負責。這兩三年在他們的治理下發生的一系列倒行逆施,無不證明這一點。

我還相信,胡溫一定認識到,如果他們轉變思維,把社會潰敗當成最大的威脅進行治理,一黨專制就有可能瓦解。因為一些避免社會潰敗的重要舉措,像言論自由,民眾參與等非常不利於中共權力壟斷,對此當局是絕不會采納的。換言之,即便中國的社會潰敗到了非常嚴重的地步,胡溫也不會改變“穩定壓倒一切”的思維。

孫先生有一個比喻,中國的社會潰敗就像是一個人患了癌症,而社會動蕩就像是這個人患了心髒病,但並不嚴重。當局對癌症視而不見,卻花大力氣治療其實並不嚴重的心髒病,這種誤判後果嚴重。我想,這是因為胡溫患了嚴重的死亡恐懼症。對他們而言,癌症還不至於立即要命,搞得好還能多活幾年,而心髒病一旦發作隨時有猝死的可能。胡溫還有兩年就要下台了,屆時,社會禮崩樂壞關他卿卿何事?但是社會動蕩一旦觸發,就有可能像心肌梗令人猝死一樣,令中共統治頃刻坍塌。古今中外都不乏這種專制政權頃刻坍塌的例子,而這才是中共最恐懼的事。

因此,即便爆發大的社會動蕩的可能性只有1%,胡溫當局也要用10倍的財力、20倍的警力和100倍的各級政權的努力消滅它。現在一些地區已經努力到把中學生之間的小矛盾、對伙食的意見,統統看作不穩定因素而要予以排除。這說明中國的不穩定因素已經被誇張到了荒謬的地步。

總之,一方面,中國的社會動蕩無疑在進一步加劇;而另一方面,胡溫當局非常有可能在誇大社會動蕩的威脅,並以此作為高壓政治的借口。其結果,很可能如孫立平所說,“歷史將會證明,‘穩定’不僅不會壓倒一切,很可能會毀滅一切。因為這種僵硬的穩定壓倒一切的思路,會將那些使我們這個國家健康起來的努力被消滅在萌芽狀態”。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