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用专制手段结束专制--纪念蒋经国解严25周年

7月15日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25年前的这一天,中华民国总统蒋经国下达解严令,解除在台湾实施了长达38年的戒严,随后开放党禁,开放报禁,从此开启了台湾民主宪政的大门。今天回顾那个历史时刻,对正处在十字路口的中国大陆,有特殊的现实意义。而蒋经国从独裁者蜕变为民主的“开闸者”,也为中共下一代领导人提供了重要的借镜作用。

2012-07-25
Share

 

蒋经国解严和台湾经验对大陆的启示,至少有以下几点:第一,西方能实施民主,东方同样能实施民主。台湾经验证明,那种所谓“中国人不适合西方民主”的说法是荒诞的、毫无根据的。关于这一点,除了中共官方和一些素来为官方涂脂抹粉、吹喇叭抬轿子的无良文人和左派人士之外,绝大多数中国老百姓都认同。《环球时报》今年3月罕见地公布了一项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在1000余名受访者中,63%的人希望中国实行西方式民主。

第二,用独裁结束独裁,用专制结束专制,是成本最低的一种制度转型方式。然而,站在权力的顶峰,愿意放弃权力并结束专制的独裁者,在人类历史上少之又少。因此,蒋经国先生的身体力行“我知道自己是独裁者,但我会以专制手段来结束专制制度”,对当今世界的独裁者,便具有极为重大的意义,对中国大陆的专制政权,更是一面特殊的镜子。

《金融时报》专栏作家魏城在他的文章“蒋经国:台湾民主‘开闸者’”中指出,24年前蒋经国在弥留之际强撑病体、开闸放水之举,不仅为国民党避免了一场灭顶之灾、为台湾避免了一场决堤革命、为华人社会创立了一个和平民主过渡的先例,也为全世界的独裁者留出了一个体面退让的后路。中共目前面临的执政危机同解严前的台湾极为相似。中共若想避免“灭顶之灾”和“决堤革命”,除了采取“以专制结束专制”的举措,难道还有其他的“体面退让”的选择吗?

第三,终结独裁的独裁者个人特质很重要。首先他必须顺应历史潮流。蒋经国开放党禁和报禁便是顺应潮流之举。1986年9月30日,反对派人士在圆山饭店宣布成立民进党,国民党保守派闻之色变,主张取缔该党,并逮捕相关人员,但蒋经国不同意,他说:“时代在变,环境在变,潮流也在变。因应这些变迁,执政党必须以新的观念、新的做法,在民主宪政的基础上,推动革新措施。唯有如此,才能与时代潮流相结合,才能和民众永远在一起。”

此外,他必须破除老子打天下儿子坐天下、永远执政的江山意识。蒋经国在决定开放党禁报禁时,就已经意识到,一定会遭到党内一些势力的抵制,一定会有人担心此举会导致天下大乱,担心会丢掉政权,会就此亡党。党内大佬沈昌焕就曾警告蒋经国:“你这样做,国民党将来可能失去政权的!”蒋经国坦然回答:“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

魏城指出这样一个悖论:蒋经国是个看起来集金正日、贝利亚、苏哈托于一身的蒋家第二代独裁者,但却在临终前不久打开了台湾民主化进程的“闸门”。为什么?

原因很复杂。蒋经国解严既不是简单的“被迫解严”,也并非是他先天便有民主DNA。人称“草根才子”的杜君立在共识网载文“作为历史终结者的蒋经国”,文中谈到的几个因素,错综复杂,相互作用,方交织出这样一个结果。这几个因素是:国际民主潮流的影响、“江南事件”发生后美国的压力、台湾经济发展的推动和美丽岛事件等民间运动的持续抗争、长期形成的威权高压,还有中国改革开放的冲击,等等。

但是杜文说“有一点不能否认,那就是蒋经国个人主观上的诚意和努力。他的胸怀、眼光和气度,他身上强烈的历史使命感和责任感,所给予他的重新创造历史的勇气。”从独裁者蜕变为民主的“开闸者”,蒋经国成就了中华民族第一番民主伟业,而这番伟业反过来成就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真正的政治家。

比照蒋经国的“‘以独裁结束独裁’,大行民主于民国”,大陆人大声喝问,大陆的明天在哪儿?大陆的蒋经国在哪儿?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