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從香港人質血案看菲律賓和中國的異同

香港游客在馬尼拉被槍手劫持和殺害,菲律賓政府應對突發危機的低效率和手段拙劣,已經通過電視直播讓大家看得很清楚。但是,在這一宗血案裡面,還有什麼是我們可以看得更深,想得更遠的呢?

2010.09.1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首先,菲律賓這名槍手曾經獲得“模範警察”的獎勵,後來涉案被革職,他認為自己蒙受冤屈,要討還公道。他是否真的含冤待雪,現在當然難以斷言,但菲律賓這個國家自從馬科斯實行獨裁統治之後,就從亞洲的“模範之邦”沉淪到谷底,貪污腐敗,公義沉淪,權貴掠奪,法治糜爛,這是確鑿的事實。再來看看,湖南零陵持槍射殺三名法官的郵政保安隊長,以前也做過警察。盡管血案發生後,當局以殺人者患有“精神病”的理由來搪塞,但眾人皆知,絕望者去做絕望的事,背後都與社會公平和正義的沉淪有關。

說到貪污腐敗,貧富懸殊,權貴掠奪,社會不公,中國大陸一點也不比菲律賓遜色,但“維穩至上”的中國政府卻有著應對突發危機的高效率,雖然在農村腹地比如貴州甕安,湖北石首鎮,面對民眾自發的“群體事件”,當局也顯得反應遲鈍、笨拙和低效,但不過是因為農村邊遠,出了亂子不至於馬上危及政權的穩定。在大城市特別是首都,決不可能出現像馬尼拉這樣的和槍手對峙超過10小時的人質事件,一定會快刀斬亂麻,把“不安定因素消滅於萌芽狀態”。

菲律賓警方出動突擊隊時手段拙劣,衝進巴士又被槍手一輪掃射打得抱頭鼠竄,警方的辯解是“沒有閃光彈”可以制服對方,這句話對許多中國老百姓都似曾相識,21年前的六四屠殺,李鵬也做過同樣的辯解,他說缺乏防暴器材,沒有橡皮子彈,北京的水壓不夠,不可以出動高壓水龍。那麼怎麼辦?中共政權和菲律賓當局的抉擇完全不同,沒有防暴器材,中共就出動槍炮坦克,射殺學生和市民,用北京市長陳希同六四平暴報告的話來說,就是要“斬草除根,除惡務盡”。

香港人質血案發生後,菲律賓從警察局和司法部直至總統都要接受調查,調查的重要依據,就是來自新聞媒體的電視直播和廣播電台和槍手的直播通話。事後,菲律賓政府也接受香港警方專家組到馬尼拉取證。但是類似的突發事件,中國政府決不容許媒體介入,對事件的知情權和解釋權必須牢牢掌握在黨的手裡。比如南京拆遷工程引致乙烷氣體大爆炸,中共官員就氣急敗壞地呵斥電視台記者:“哪個讓你直播的?”對突發事件的獨立調查更沒有任何可能。至於那位在湖南零陵殺法官的保安隊長,當局說他“精神有問題”,那就是終極答案,絕不容許去調查是否另有隱情,是否涉及司法不公。

對這一宗馬尼拉慘案,中共當局同樣要求媒體統一口徑,中宣部新聞局通知的原文是,“8月23日,外交部發言人已就香港游客在菲律賓遭劫持事件正式表態,各媒體要按照外交部表態口徑,正面報道有關各方積極營救人質及做好相關善後工作的情況,不要將此事與中菲關系掛鉤,避免出現過激言論。” 但香港跨黨派聯合發動悼念同胞的八萬人靜默游行,中宣部新聞局又發指示給各個網站,原文是,“香港的游行目的不單純,是針對大陸的不滿的釋放,各網正確報道香港的游行,不要被香港反華勢力所利用。”

菲律賓當年的馬科斯獨裁政權,後來被阿基諾夫人發動的人民運動推翻了。但中共政權卻難以被任何外部和民間的力量推翻,因為共產黨壟斷了一切國家資源,消滅了一切社會異己,扼殺了一切民間生機。這座鐵桶江山,最終只能發生內部坍塌,所謂“亡共必共”,就像蘇聯帝國一樣,熬過了七十年,看上去可以和天地同壽,但最後還是被蘇共內部的力量給埋葬了。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