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从香港人质血案看菲律宾和中国的异同

香港游客在马尼拉被枪手劫持和杀害,菲律宾政府应对突发危机的低效率和手段拙劣,已经通过电视直播让大家看得很清楚。但是,在这一宗血案里面,还有什么是我们可以看得更深,想得更远的呢?

2010.09.1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首先,菲律宾这名枪手曾经获得“模范警察”的奖励,后来涉案被革职,他认为自己蒙受冤屈,要讨还公道。他是否真的含冤待雪,现在当然难以断言,但菲律宾这个国家自从马科斯实行独裁统治之后,就从亚洲的“模范之邦”沉沦到谷底,贪污腐败,公义沉沦,权贵掠夺,法治糜烂,这是确凿的事实。再来看看,湖南零陵持枪射杀三名法官的邮政保安队长,以前也做过警察。尽管血案发生后,当局以杀人者患有“精神病”的理由来搪塞,但众人皆知,绝望者去做绝望的事,背后都与社会公平和正义的沉沦有关。

说到贪污腐败,贫富悬殊,权贵掠夺,社会不公,中国大陆一点也不比菲律宾逊色,但“维稳至上”的中国政府却有著应对突发危机的高效率,虽然在农村腹地比如贵州瓮安,湖北石首镇,面对民众自发的“群体事件”,当局也显得反应迟钝、笨拙和低效,但不过是因为农村边远,出了乱子不至于马上危及政权的稳定。在大城市特别是首都,决不可能出现像马尼拉这样的和枪手对峙超过10小时的人质事件,一定会快刀斩乱麻,把“不安定因素消灭于萌芽状态”。

菲律宾警方出动突击队时手段拙劣,冲进巴士又被枪手一轮扫射打得抱头鼠窜,警方的辩解是“没有闪光弹”可以制服对方,这句话对许多中国老百姓都似曾相识,21年前的六四屠杀,李鹏也做过同样的辩解,他说缺乏防暴器材,没有橡皮子弹,北京的水压不够,不可以出动高压水龙。那么怎么办?中共政权和菲律宾当局的抉择完全不同,没有防暴器材,中共就出动枪炮坦克,射杀学生和市民,用北京市长陈希同六四平暴报告的话来说,就是要“斩草除根,除恶务尽”。

香港人质血案发生后,菲律宾从警察局和司法部直至总统都要接受调查,调查的重要依据,就是来自新闻媒体的电视直播和广播电台和枪手的直播通话。事后,菲律宾政府也接受香港警方专家组到马尼拉取证。但是类似的突发事件,中国政府决不容许媒体介入,对事件的知情权和解释权必须牢牢掌握在党的手里。比如南京拆迁工程引致乙烷气体大爆炸,中共官员就气急败坏地呵斥电视台记者:“哪个让你直播的?”对突发事件的独立调查更没有任何可能。至于那位在湖南零陵杀法官的保安队长,当局说他“精神有问题”,那就是终极答案,绝不容许去调查是否另有隐情,是否涉及司法不公。

对这一宗马尼拉惨案,中共当局同样要求媒体统一口径,中宣部新闻局通知的原文是,“8月23日,外交部发言人已就香港游客在菲律宾遭劫持事件正式表态,各媒体要按照外交部表态口径,正面报道有关各方积极营救人质及做好相关善后工作的情况,不要将此事与中菲关系挂钩,避免出现过激言论。” 但香港跨党派联合发动悼念同胞的八万人静默游行,中宣部新闻局又发指示给各个网站,原文是,“香港的游行目的不单纯,是针对大陆的不满的释放,各网正确报道香港的游行,不要被香港反华势力所利用。”

菲律宾当年的马科斯独裁政权,后来被阿基诺夫人发动的人民运动推翻了。但中共政权却难以被任何外部和民间的力量推翻,因为共产党垄断了一切国家资源,消灭了一切社会异己,扼杀了一切民间生机。这座铁桶江山,最终只能发生内部坍塌,所谓“亡共必共”,就像苏联帝国一样,熬过了七十年,看上去可以和天地同寿,但最后还是被苏共内部的力量给埋葬了。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