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霧霾籠罩下的APEC峰會

2014-11-05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4年10月25日的北京天安門廣場,當日下午五時的PM2.5達到356,不少遊客帶著口罩抵擋霧霾。(Imaginechina)
2014年10月25日的北京天安門廣場,當日下午五時的PM2.5達到356,不少遊客帶著口罩抵擋霧霾。(Imaginechina)


入秋以來,中國華北已經連續遭受幾輪重度霧霾的籠罩。這期間正逢北京砸重金請來國際足壇豪門巴西和阿根廷國家隊來北京比賽,結果面對妖霧迷城,兩國貴賓都禁止球員外出,要求留在酒店。若不是比賽前一晚來了一陣風,多少驅散了霧霾。期盼已久的中國球迷只能觀看到一場懶洋洋的賽事,因為兩隊都不願多跑動,以免增加肺活量,吸入更多PM2.5。

這幾天霧霾又重來,北京適逢有一樁比足球賽重要得多的大事,就是APEC峰會。這關乎到天朝的面子問題,當局已經下令從11月3號到11號峰會期間,實行車輛單雙號行駛;北京市政府一萬九千部公務用車全部停駛;所有建築工地在峰會期間全部停止施工;為減少車輛行駛,所有快遞送貨業務暫停,連送牛奶上門的服務也受影響。這是自08京奧以來最嚴格的行政命令,當局嚴防霧霾威脅的措施,已經不下於維穩。

說起來對首都最致命的威脅,還不是肉眼看得見的霧霾,而是水污染。前不久騰格裡嚴重污染事件,令龍顏震怒,習近平批示督查,那些曾指天發誓以“人格擔保”沒有污染的內蒙官員只得誠惶誠恐地奉旨查處。騰格裡是中國第四大沙漠,東接賀蘭山,南至長城。沙漠中有四百多湖泊和綠洲,地下水資源豐富。然而,自從內蒙古和寧夏分別在騰格裡沙漠腹地建立幾個工業園區,大量化工企業將未經處理的污水直接排入沙漠。以致多個湖泊黑水橫溢,毒氣升騰。

問題是騰格裡的沙漠污染還是看得見的,想遮掩也做不到。反觀華北地區多年抽取地下水,水源枯竭後,當地企業向廢井用注入方式排放工業污水,卻是肉眼不易察覺的。地下水源的污染,要淨化復原是根本不可能的。這事實上已嚴重威脅到華北人民的生存,以至於及北京最後不得不遷都。

誰都知道,北京沙塵越來越多,淨水越來越少,這種天災人禍並非始於今日。但從元朝開始,北京作為中華大帝國的皇都已經超過了六百年,卻在近十多年裡不時聽到學者呼吁遷都,原因就是沙塵暴和缺水,現在又加上了“暗無天日”霧霾。如果可以相信政府指天發誓以20年期限來根治霧霾,那麼沙塵暴和缺水卻無法在共產黨領導下得到解決。

北京水土的惡化,從根本上說就是中共建政“人定勝天”造成的。20世紀這一百年間,北京的龍脈已發生了極大的變化。“人定勝天”的決策卻致使三大水庫的上游自然生態嚴重破壞,降雨量銳減,植被萎縮。尤其是大躍進大煉鋼鐵和“農業學大寨”運動,致令京畿周圍環境破壞嚴重。到了20世紀末,十三陵水庫和官廳水庫先後干涸。堂堂一座北京城,就只剩下密雲水庫這一潭淨水了。如無密雲水庫,兩小時內,石景山發電站等四大熱電廠將會因無冷卻水而自動熄火;二十四小時之內,全北京將斷絕供水!

中共治國這一個甲子,只有胡耀邦、趙紫陽在1984年力促“三北工程”上馬,並在1986年開始實施,計劃2005年完成。三北工程東起渤海,西至山西省,南到大清河、拒馬河一線,總面積十三萬平方公裡,在這一遼廣地帶植草種樹,其宏觀布局是建立多林種、多層次、多功能的綠色防護體系。然而其後江澤民、胡錦濤兩朝都尊崇GDP第一,生產總量直追美國,所謂“科學發展觀”成了一句空話和笑話。“三北工程”的2005年期限早已過去,而今愈演愈烈的沙塵暴,年年歲歲蹂躪著京津和整個華北地區,加上遮天蔽日的工業霧霾,人們對“人定勝天”這一信條已不抱任何幻想,北京的生存環境已無可挽回地日趨惡化, 人勝不了天,天卻要懲戒違反自然規律的人。

這次APEC峰會除了要對付霧霾,還要嚴防香港學聯代表到北京請願,至於訪民和異議分子也不可走漏一個。周永康時代的鴿子禁飛和風箏禁放也照搬不誤。只不過,專制政體即便能把人民管制得服服帖帖,卻管不住老天爺。08京奧時的氣像火箭能驅散雨雲,卻驅除不了霧霾。峰會過後,北京人還要生活在更濃更重的重重妖霧之中。真是悲哀之至!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