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延海評論:中國公益事業需要政黨競爭

2010年7月15日,我在歐洲議會外交委員會人權分會聽證會上的發言,陳述歐洲聯盟和中國公民社會建立戰略性關系,制定戰略性支持中國公民社會和競爭性政治力量發展的重要意義。特別是,中國政府可隨意打壓公民社會組織和維權人士,中國需要發展競爭性政黨,保護公民社會和維權人士;如果缺乏政黨競爭,中國政府打壓公民社會在國內政治上沒有後果,公民社會依然是一盤散沙;國際社會應該支持中國競爭性政黨的出現和發展。

2010-11-22
Share

2008年,我在接受《公民》月刊采訪時,以及我2010年11月17日在紐約美國外交學會午餐會上發言,表達了相同的意見。在一黨專制的環境下,如果公民團體提供良好的社會服務,獲得民眾支持,就會遭遇當政者的壓制,擔心公民團體挑戰其政治權威。相反,如果有政黨競爭,即便反對黨力量很小,公民團體會得到反對力量的扶持,在遭遇困難的時候,反對力量可以給公民團體提供道義聲援和保護。而當政者擔心公民力量走向反對派,自然就會小心謹慎,不能肆意妄為。
 
近年來,在中國很多輿論鼓勵企業盡社會責任,捐資給公民團體從事公益事業。17日的午餐會上,有與會者提出同樣的問題,詢問為啥中國的企業家們不熱心捐資公益事業。我的回答是,如果沒有政黨競爭,企業不大會積極捐資公民團體的。
 
確實有企業家熱心公益事業,但捐資公民團體從事公益事業,確實給企業帶來政治風險,對其經濟利益沒有好處。所以,一般來講,如果沒有政黨競爭因素,企業不會熱衷公益捐款。
 
但在中國,私營企業有捐資公益和政黨的潛力。中國共產黨有沒收私營資本的歷史,目前中國共產黨為維護其政治統治,屢屢踐踏法制,為所欲為,私營資本為保護其經濟利益,有參與政治和投資競爭政黨的潛力,從而,可持續地保護其資本安全,確保安全的資本經營環境。
 
有政黨競爭,各個政黨自然在乎民意,政黨為獲得選票,就會熱心扶持公民服務組織,為人民服務。而且,不同政黨都可能來扶持公民團體,爭取選票支持。在政黨競爭環境下,公民團體不僅得到政黨的支持,政黨也會把私營資本帶到公益領域。
 
政黨競爭是私營資本捐資公益事業的紐帶。資本家需要政黨保護,政黨需要選票,道理就這麼簡單。中國目前出現很多公益項目,花費大量精力,游說企業捐資公益,但根本上回避政治民主議題,本末倒置,估計除制造一些漂亮的詞語外,不會有實質性的社會影響。
 
有政黨的統一陣線,中國的公益維權運動才能聚集力量,而不需要一次次動員。去年,在國內的時候,一些維權人士談起孫東東事件、鄧玉嬌事件、綠壩事件,一著名法學教授表示,每次維權行動的勝利,我們都在聚集力量,而專制者都在削弱。我當時冷笑了一下。我以為,每次維權行動的勝利後,“我們”不成為“我們”,我們依然是一盤散沙,而當政者依然是一個龐然的政黨。
 
如果公民團體缺乏政黨競爭的環境和支持,也會因為團體之間的資源競爭,當局的分化瓦解,國際援助者的自我審查和飄浮在表面的傾向,公民團體不能獲得可持續發展的條件,最終要不成為被打的“出頭鳥”,要不成為縮起來的“烏龜”,而無法承擔面臨人類生存、發展和人權保護的使命。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