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延海评论:中国公益事业需要政党竞争

2010年7月15日,我在欧洲议会外交委员会人权分会听证会上的发言,陈述欧洲联盟和中国公民社会建立战略性关系,制定战略性支持中国公民社会和竞争性政治力量发展的重要意义。特别是,中国政府可随意打压公民社会组织和维权人士,中国需要发展竞争性政党,保护公民社会和维权人士;如果缺乏政党竞争,中国政府打压公民社会在国内政治上没有后果,公民社会依然是一盘散沙;国际社会应该支持中国竞争性政党的出现和发展。

2010.11.2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2008年,我在接受《公民》月刊采访时,以及我2010年11月17日在纽约美国外交学会午餐会上发言,表达了相同的意见。在一党专制的环境下,如果公民团体提供良好的社会服务,获得民众支持,就会遭遇当政者的压制,担心公民团体挑战其政治权威。相反,如果有政党竞争,即便反对党力量很小,公民团体会得到反对力量的扶持,在遭遇困难的时候,反对力量可以给公民团体提供道义声援和保护。而当政者担心公民力量走向反对派,自然就会小心谨慎,不能肆意妄为。
 
近年来,在中国很多舆论鼓励企业尽社会责任,捐资给公民团体从事公益事业。17日的午餐会上,有与会者提出同样的问题,询问为啥中国的企业家们不热心捐资公益事业。我的回答是,如果没有政党竞争,企业不大会积极捐资公民团体的。
 
确实有企业家热心公益事业,但捐资公民团体从事公益事业,确实给企业带来政治风险,对其经济利益没有好处。所以,一般来讲,如果没有政党竞争因素,企业不会热衷公益捐款。
 
但在中国,私营企业有捐资公益和政党的潜力。中国共产党有没收私营资本的历史,目前中国共产党为维护其政治统治,屡屡践踏法制,为所欲为,私营资本为保护其经济利益,有参与政治和投资竞争政党的潜力,从而,可持续地保护其资本安全,确保安全的资本经营环境。
 
有政党竞争,各个政党自然在乎民意,政党为获得选票,就会热心扶持公民服务组织,为人民服务。而且,不同政党都可能来扶持公民团体,争取选票支持。在政党竞争环境下,公民团体不仅得到政党的支持,政党也会把私营资本带到公益领域。
 
政党竞争是私营资本捐资公益事业的纽带。资本家需要政党保护,政党需要选票,道理就这么简单。中国目前出现很多公益项目,花费大量精力,游说企业捐资公益,但根本上回避政治民主议题,本末倒置,估计除制造一些漂亮的词语外,不会有实质性的社会影响。
 
有政党的统一阵线,中国的公益维权运动才能聚集力量,而不需要一次次动员。去年,在国内的时候,一些维权人士谈起孙东东事件、邓玉娇事件、绿坝事件,一著名法学教授表示,每次维权行动的胜利,我们都在聚集力量,而专制者都在削弱。我当时冷笑了一下。我以为,每次维权行动的胜利后,“我们”不成为“我们”,我们依然是一盘散沙,而当政者依然是一个庞然的政党。
 
如果公民团体缺乏政党竞争的环境和支持,也会因为团体之间的资源竞争,当局的分化瓦解,国际援助者的自我审查和飘浮在表面的倾向,公民团体不能获得可持续发展的条件,最终要不成为被打的“出头鸟”,要不成为缩起来的“乌龟”,而无法承担面临人类生存、发展和人权保护的使命。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