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毓民時事評論:毓民何幸竟成言論自由指標


2006-03-08
Share

今天我要談的話題是與我本人有關的,就是有關香港電台可能請我“開咪”。而這個消息是來源自本月份出版的《A45報》中的一篇人物專訪,筆者毛孟靜訪問了香港廣播處處長朱培慶,題為“朱培慶的秘密武器”,而文中所指的“秘密武器”原來就是“小弟”。事緣是朱培慶在訪問中向毛孟靜表示有可能請我在香港電台“開咪”。而目前香港電台正處於一個相當敏感的時間,因為香港特區政府成立了一個檢討委員會來檢討公營廣播服務,而其所針對的就是香港電台。這叫大家十分擔心香港電台的編輯自主是否得可以繼續維持,隨之而起,就有些人認為毓民都可能作為一個武器、一個工具,於是就出現了這樣的消息。

而我個人的看法是,今時今日我無處容身,這不是我個人的損失,是香港整個言論自由的環境受到很大的限制。先前商業電台把我“炒魷魚”,香港電台又不敢請主持節目。而目前廣播處處長就表示有可能會請我做節目,但弦外之音是要把我找來對抗政府“檢討香港電台”。如果真的如此,我覺得真的不是一件好事情。

香港電台作為一個公營廣播機構,它利用公帑來運作,而公帑是屬於香港的納稅人的,所以它應該作為人民的喉舌,而不是做政府的喉舌,但目前就有人想它做政府的喉舌。而我就在這樣的情況下,無端成為了一個指標,即是如果香港電台可以請我做節目的話,就代表著其編輯自主可以維持,如果事情不成功,就代表其編輯自主受到限制。這是一件十分悲哀的事情。

不過,相關的消息傳出後,香港的左派陣營並沒有作出強烈的反應,因為畢竟這只不過是一個報導。但是當中也有人“壞了腦”,胡說了一些說話,這就是民建聯的立法會議員劉江華。他接受《南華早報》訪問時竟然表示,如果香港電台請毓民做節目是不可想像的,因為此人每天都在罵政府,豈能在政府電台做節目呢!從此大家可以看到,這些所謂親共愛國陣營的人士基本上已經露出了狐狸尾巴。在此我得問一下他們,前年我被迫“封咪”是否他們的勾當呢?如果不是的話,現在香港電台把我找去做節目,為何他們要反對呢?從此處大家可以看到香港的言論空間是愈來愈狹窄。因此,這問題並不是在於我個人,而是香港整個言論空間受到壓制的問題。

現今,我在大眾傳播媒介、特別是大氣電波,不可以再發出聲音,這不是我個人的問題,香港的市民是十分清楚箇中原因。而現在我變成了一個香港言論自由的指標,這是一種悲哀。因此,我希望這種情況可以得以改善,不要這樣繼續下去。

至於香港電台,大部份的香港人都希望它能夠繼續維持其編輯自主,成為一個獨立的廣播媒體。而對於那個所謂的公營廣播檢討委員會,我們就希望它把檢討重點放於為何政府不可以把大氣電波交還給公眾、為何香港的公營廣播仍然存在著這麼大的問題。大家從我這次的事件可以看到,香港政府的廣播政策是值得要檢討的。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