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毓民時事評論:政黨政治發展空間有限


2006-03-29
Share

最近一、兩個星期以來,有許多關於香港政黨的新聞,而其中的一宗是關於“公民黨”之成立。

公民黨的主要成員包括有屬於四十五條關注組成員的四位大律師:余若薇、吳靄儀、梁家傑和湯家驊,他們都是目前的立法會議員。在二零零三年香港市民反對《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的時期,這群大律師開始從事有關反對二十三條立法的文宣工作,讓人從法律的角度瞭解二十三條立法存在的問題,致使香港人對他們的印象非常深刻。其後,他們的民望相當高,在零四年的立法會選舉中,以高票數當選立法會議員。之後,大家都預期他們會籌組政黨。目前,他們參與籌組成立的政黨強調為一個跨越階層的政黨,名為“公民黨”。究竟一個政黨是否真正能夠跨越階層,做到面面俱,既可以維護中產階級,又可以保障基層的利益,甚至對商界也不會抗拒呢?是否真的可以有這樣跨越階層的政黨呢?大家不妨拭目以待。

不過,香港的政治在制度上出現先天的缺陷,其一就是沒有“政黨法”。目前的政黨都是以“有限公司”名義登記的。這樣,沒有“政黨法”就自然沒有規範政黨活動、或者是支持政黨政治的相當法律,而一些附屬的法律、或是從中衍生出來的法律,好像包括有“政治捐獻法”、“遊說法”等,也無法在政府的立法中出現。因此,這對於香港政黨政治的發展是相當不利的。

而另一個在先天上的缺陷,就是《基本法》所規定的這個所謂政治制度基本上是一個“鳥籠政治”、“鳥籠民主”,雖說是民主,也有其局限。目前,香港的立法會中有三十個議席是由功能組別選出,另外三十個就由分區直選選出。而在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六日進行的人大釋法,就甚至斷送了香港政治發展的空間,因為人大釋法規定立法機關成員產生的比例不變。所謂的不變就是一半是直選,一半是功能組別的小圈子選舉,而香港政府也無意在功能組別選出中擴大選民的基礎。換言之,香港目前的政治發展是不利政黨的生存發展的。

而公民黨的產生使到不少支持民主派的人有所期待,因為目前民主派的龍頭民主黨實在是內憂外患,可能會有不少泛民主派的支持者轉移支持公民黨。但是,我們覺得公民黨的這數位大律師本身應該是屬於優雅的民主派,一點都不屬於草根階層,我們實在難於期待他們可以維護基層的利益。

至於民主黨目前實在是分崩離兮、內憂外患,對於一個在香港這麼多年的民主派政黨,大家都希望她能夠起死回生,也希望她與公民黨可以在泛民主派中,為香港的民主去打拼。不過,看到她們對北京的態度和立場,我們又是不容樂觀。

目前大家都是在《基本法》的框架下活動,雖然有些人說在香港不能夠搞革命,但即使不能夠搞革命,也不可以動不動就說要去揣摩北京的意思,然後才去爭取民主。試問這種的民主又會有什麼前途呢?因此,對於公民黨是否可以抗拒來自北京的壓力,或是懷柔、軟硬兼施的統戰呢?我們都是要打個問號。當然,大家都希望她們未必一定要反抗北京,但至少對於北京的壓力,也要懂得如何去承受,甚至抗拒才行。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