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毓民時事評論:民主就是要有反對的自由


2006-04-19
Share

最近,大家都知道香港有一個新政黨成立,那就是公民黨,其黨主席是一位頗受學術界尊重的學者關信基。關信基從學者的身份去從政,當然讓大家對他有所期待,不過最近他在接受電台訪問提到公民黨沒有把“平反六四”放入黨綱的原因,他表示“六四”是阻礙香港民主發展的一個包袱時,就受到各方責難。當然那些責難主要是來自一些民主派比較激進的人士,而一些對十七年前的“六四”慘案仍念念不忘、有一把良心標尺的中國人對於關信基的說法,當然會有不同的意見。其實,關信基的意思是指在香港從事政治,要先顧自己的份內事,不要去干涉大陸的部份,“六四”就留待歷史去判決。

他這個說法是有問題的。任何一個政黨或政治組織要在香港成立的時候,都要向公眾、香港的中國人和全世界宣示三種論述,第一就其與中國的之關係,第二是與特區政府的關係,第三是其經濟民生政策,就是其行動綱領是什麼。首先要回答的問題是關於其與中國的關係、與現階段中國共產黨統治的中國之中央政府的關係、與中國人民的關係,以及對“六四”的看法。有些人認為“六四”只不過是中國在過去五十年來,其中一件比較具爭議性的事件而已,不是還有文化大革命、大鳴大放的反右運動、以及許多次的土改和其他的政治運動,都是在等待或已經被“平反”或“定性”嗎?譬如說,文化大革命目前就被定性為一場浩劫,而對於毛澤東的定性,就指他有功也有過,可見在共產黨的官方立場也有她的一套說詞和論述。

其實,對於在八九年春夏之交,由四月中旬至六月初的這一段時間,在神州大地發生的那場波瀾壯闊之運動,在擁有一把良心標尺的中國人的心目中,早已有了結論:這是一場“愛國民主運動”。不過,這場“愛國民主運動”到了六月三日深夜、六月四日之零晨,就被當權者用坦克車來清場,以血腥鎮壓告終。這宗歷史事件的是非其實已經十分清楚,只不過是目前當權者的結論與中國人民的結論不一樣。他朝一天,中國大陸有民主政治、清明政治的一天,當權派的結論就自然會與中國人民的結論一樣,否則,將會無法繼續執政。台灣的“二二八事件”要五十年之後才被重新評價,國民黨政府仍然執政時,要通過立法去賠償“二二八事件”的受難者家屬,國民黨的領導人要向人民道歉,還要豎碑立傳,在公園建“二二八”之紀念碑,由民間來寫“二二八”的歷史。

不過,香港的民主派就往往墮入所謂“平反六四”的這個語言之魔障下。究竟“六四平反”是什麼意思呢?我是反對用“平反”這個詞彙的,在九零年的時候,我已經不斷地在媒體節目中和寫文章質疑支聯會的所謂“平反六四”與“結束一黨專政”的抵觸。因為如果你承認共產黨的統治,才有所謂的“平反六四”,如果你不承認共產黨統治的合法性,“平反六四”是不存在的,存在的就是要還原歷史的真相,追究慘案的責任誰屬,以及賠償給予受難者的家屬。這是十分清晰的,但香港的民主派從來不敢作這樣的論述,只是簡單地用“平反六四”這四個字來作為民主派的資產。不過,目前這個老本吃光了,現在知道跟共產黨繼續對抗會沒有好日子過,於是就轉向,但又不敢承認自己是反對派,於是“六四情意結”就成為他們的包袱。

而第二個要回答的問題就是關於與特區政府的關係。民主派不敢承認自己是反對派,但是中共已經把香港的泛民主派定性為反對派。大家可以留意一下,最近香港所有親共的報章都不再稱呼“泛民主派”為“泛民主派”,而是稱之為反對派。只要共產黨把泛民主派定性,這群所謂共產黨的外圍份子就全部跟其口徑來定性泛民主派,但可憐的是,民主派不敢承認自己是反對派。你不是執政黨,你就自然是執政黨的對面,就是反對派。因此,毓民最近跟一些民主派中相對比較激進的人士,準備籌組一個“社會民主連線”,我們把自己與特區政府之關係定位在一個抗議的力量,是一個反對派,因為民主就是要有反對的自由。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