毓民特區:三反運動勢在必行

最近一段時間在香港生活的人都會感到生活艱難,因為目前是高通脹,物價天天都不同,柴、米、油、鹽通通都在漲價,經營小生意的更感艱難,尤其是經營餐館的,因為材料來貨全部都漲價,而這多數是由於有部分的進口商壟斷貨源的緣故。

2008-05-12
Share

有一些經營茶餐廳的朋友跟我說,目前油、米、冷凍肉類、雞、鴨、鵝…等全部每隔一、兩星期便漲價一次,而且加幅都達百分之十到二十。去打聽一下,便發現那些來源地並沒有把價格增加到這樣程度,原來是因為這些副食品來到香港之後被炒賣,使得價格不斷提升。當然羊毛出在羊身上,餐館的貨源漲價,再加上租金又貴,餐館的餐點就必須要漲價,否則便無法經營下去,在這樣的情況下,這便會轉嫁到消費者身上,如果現在你去餐館吃飯,你便會發現過往二十二元的一份午餐,目前已經是二十八元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到底窮人如何生活呢?尤其是對於那二十多萬沒有人照顧的老人家來說,要如何終老呢?他們每天的生活都會感到非常艱難。因此,目前真的應該要有一些人去發起一些“三反”社會運動,就是要去“反通脹、反漲價、反壟斷”,不然將來的社會不知道會是如何,目前的社會已經是失衡。眾所周知,香港是一個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的社會,因此自由市場是其絕對價值,要是你去呼籲政府要立法訂定最低工資的制度,那些做生意的有錢人便會大吵大鬧,認為香港的投資環境變得不好,政府立法訂定最低工資的制度是妨礙自由市場的運作,這樣的說法似是而非。

其實,在香港有關最低工資的制度是否可行的問題已經爭論了許多年,目前在美國有“最低工資” ,在日本有“最低工資”,在台灣也有 “最低工資”, 許多實行資本主 義的先進國家都有最低工資的制度,但並不見會影響她們的經濟,只是那些自由主義者的極右派天天在吵。事實上,香港要訂定“最低工資”也不會八千、一萬元吧,最高也只不過是五、六千元,這樣的話對整體的勞動價格市場有什麼影響呢?許多人會說在資本主義當中的工資是由市場規律去定的,但問題是市場由誰去控制呢,目前的市場是被少數人控制了,香港大部分的財富被少數人壟斷了。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下,香港這個所謂的自由市場基本上不是自由競爭的市場。

因此,公平競法是很重要的,反壟斷是很重要的,反通脹也是很重要,政府應該要想辦法去舒緩通脹的壓力。至於有關漲價的問題,首先政府必須要制止公共事業不要漲價,巴士、地鐵、煤氣、電力…等,這些由政府保障它們謀取暴利的公共事業都不應該漲價。最低要求也應如此吧,否則自然無法遏止通脹,因此“反漲價”、“反通脹”其實是二而為一。

其實,如果政府不去面對問題,只是空口說要去建立和諧社會的話,希望社會上的窮人可以活下去並不容易,目前正面臨一個高通脹和物價暴漲的時代,彷彿回到了從前六、七十年代,在這樣的情況下,真的會官逼民反。我真的希望政府想想法子,而政黨們便要發起一些“反通脹、反漲價、反壟斷”的運動。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