毓民特區:親疏有別抑或親仇有別


2007-01-08
Share

2006年12月2日,曾蔭權輿到訪香港的中國人大委員長吳邦國握手。(法新社)

這次我要談談香港的政情,主要是關於一件我覺得蠻可笑的事情。

前幾天,民建聯舉行籌款晚會,據報章所說,她籌募到四百萬作為今年區議會選舉之經費。眾所周知,民建聯說是說植根於香港的一個政黨,但是事實上,如果容許以我的話來說,她基本上是共產黨的外圍組織。你看她的組成份子,每一個都是根正苗紅的人,對共產黨都是擁護的。這樣的一個政黨於過去十年來在香港續漸發展,對於共產黨在香港五十多年來所作的地區工作,她們就“照單全收”、驗收成果。直到目前為止,她們大約可以在分區直選中取得三成左右的選票,其實,說來這樣的成績也算是差勁,因為她們可以“要人有人,要錢有錢”,但是這個始終讓許多香港人都覺得她跟中共的關係太密切。

不過,其實跟中共的關係太密切也是無妨,問題是你爭取民主又或是為香港人服務的態度,是否為香港絕大部份的人所接受。如果大陸出現一些香港人不願意看到的事情,例如:“六四”,民建聯又會站在什麼位子上呢?這些會讓香港人有時候對她們有所質疑,但是無可否認她們在地區工作方面,由於有共產黨在過去數十年來所做下來的工作,建立了許多的網絡,又有工聯會,使得她們在資源上會比民主派的為多。不過,最重要的還是要讓香港人相信她是真誠為香港的才行。

至於,行政長官曾蔭權率領一些主要官員高姿態地去參加民建聯、一個政黨的籌款晚會,其實這件事情是有問題的。在前年的年底,民建聯辦街頭簽名活動去支持政改方案,曾蔭權竟然到街頭為她們打氣、為她們“抬轎”,當時我就說過,他倒不如加入民建聯好了。

香港的政黨政治最大的問題是沒有一個政黨可以在基本法的框架下當執政黨,而政府本身在立法會中又並沒有票數,政府又不是由香港“一人一票”選出來的,其認受性是有問題的,但又是一個行政主導的政府,然後又有兩個“保皇黨”。由於立法會的結構和選舉方式,使得“保皇黨”可以在立法會中佔過半的議席,而泛民主派只得二十五個,但是又不肯承認自己是反對派,又怕別人說自己是反對派,不過又不可能去執政。那麼,民建聯跟曾蔭權的關係或者是民建聯加上自由黨跟曾蔭權的關係,頂多是一個利害的結合,而不是一個道義的結合,是一個執政聯盟、一個統治集團,而這個統治集團的統治基礎是建立在共產黨對其的信任上。

我認為曾蔭權毫不避嫌地率領主要官員去一個政黨的晚會,那麼我想問一下,如果自由黨下次又舉辦一個這樣的籌款晚會,曾蔭權是否會比照往例跟對民建聯一樣,會高姿態地率領主要官員去呢?好了,就當因為自由黨也是“保皇黨”,所以他也會這樣做,那麼對於民主黨、公民黨舉辦相同的集會,請問行政長官曾蔭權是否會一樣地率領主要官員去參加呢?不久之前,民建聯在元旦舉行了一次步行籌款,當天,政制事務局局長林瑞麟跟民建聯的領導階層並排在隊伍的第一排,帶領隊伍往前走。這是沒有行政中立。

香港公務員還有行政中立嗎?沒有了,因為曾蔭權說過“親疏有別”,原來“親”的是“保皇黨”,“疏”的是民主派的政黨,甚至不應該是“疏”,應是“親仇有別”,那些是仇人,甚至是敵人。香港整天在說要和諧,共產黨又說要和諧社會,也希望香港是一個和諧社會,但是特區政府“親仇有別”,請問社會又怎會和諧呢?

不過,讓人遺憾的是香港的民主黨派被別人稱呼一聲反對派都要連忙否認,不敢旗幟鮮明去為反對而反對,又或是無對不反,去扮演一個有力監察政府的反對派之角色,還要妄圖成為執政黨,公民黨就是這樣,甚至還以高姿態去參加一個“不義的選舉”,然後美其名稱之為“有競爭的選舉”。

老實說要有競爭,根本就不用民主派去做,自由黨在選委會中有超過一百個席位,民建聯也同樣地在選委會中有超過一百個席位,為何他們又不推舉候選人去競爭呢?這十分清楚地是一個“不義的選舉”,民主派扭曲了民主運動,模糊了香港人爭取民主的目標。因此,既然曾蔭權“親仇有別”,民主派就應該堅決擔當一個反對派的角色,這樣才合乎離邏輯。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