毓民特区:据理力争 方是正道


2007-06-11
Share

前几天,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在《基本法》实施十周年座谈会上说话的情况,大家可以在电视上看得十分清楚,大家可以看到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们一以贯之的“以我为主”、“以大压小”之嘴脸,他说:“中央授予香港特别行政区多少权,特别行政区就有多少权!”。究竟这个“中央”代表的是什么呢?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还是中央政府呢?抑或是那个寡头独裁集团的数位人士呢?

而香港人每当看到这样的画面都会感到很无趣。有些人认为吴邦国这番说话引起的反弹是不必要的,因为应该要把其前文后理先弄清楚,不可以断章取义只是以这两句说话来批评吴邦国,不过就算我们先回看其前文后理,他的说话也是很有问题。他整段说话的意思就是说,《基本法》基本上是一个授权的法律,香港是没有剩馀权力的,中央给你多少的权,你就有多少的权,中央没有给你的,你就不可以取得。其实,他的意思是针对先前一些包括梁家杰在内的民主派人士所提出的疑问,就是究竟中央政府对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行政长官和主要官员之任命权是否一种实质的任命呢?而这种实质的任命权之意义又代表些什么呢?例如在英国,每次选举之后,由人民选出的执政党之党魁就会是首相,而首相便会循例地去见一下英女皇,英女皇就要行使其任命权,但是其任命权究竟是不是一个实质的任命权呢?她可不可以拒绝去任命呢?

当然,我们是不可以把英国的情况与香港特区相提并论,但是否须要去强调呢?梁家杰在参选行政长官的时候,曾经主张香港的主要官员无须中央政府任命。那么,究竟吴邦国的说话是否针对梁家杰呢?我认为他又未必是针对梁家杰,但是他的说法本身是有问题的,“高度自治、港人治港”会因为他的话而要作罢。对于毓民来说,我一点都不感到奇怪,因为共产党本来就是如此,真的,她给予你多少的权,你就有多少的权,香港有没有普选、有没有民主是“老爷”拿主意的,并不是香港人可以决定的。

不过,人们是不是就要接受这情况呢?人是不是应该要求进步呢?人是不是要安于现状呢?又是否一定要接受这残酷的现实呢?过去的历史告诉我们,中央政府的领导人也会有权力斗争,就像大家不会想到当年有份参与签订《中英联合声明》的赵紫阳在八九年会下台呢?曾几何时拍共产党马屁的人是不是曾经把赵紫阳看成老大呢?但是他们在赵紫阳下台的时候又是否对他多踏一脚呢?在共产党这个寡头独裁集团中,当邓小平是一人独裁的时候,什么法律都是假的。有一次,有人问当年的人大委员长彭真究竟是“党”大还是“法”大,他就表示他自己也搅不清楚。对于一个对法治完全不重视的国家,你去跟她谈法治,不就是白费力气。因此,对于吴邦国的说法,我一点都不感到奇怪,反而觉得香港的民主派有点少见多怪。

说来说去,即使现在大部份的香港人都赞成应该要有普选,但是如果共产党不准,还是不行。不过,如果你自己也不去争取,只会去妥协,那就是白费力气。如果你不去谈理念,又有什么好谈的呢?香港的问题其实很简单,就是要等共产党自我完善、良心发现,她认为普选没有问题时就会让你们可以普选,如果你们不去争取,她便会把时间拖长,如果人们继续去争取,每年都有数十万人走上街头争取“双普选”,那时候她就无法不准许了。归根究底,就是大家要以群众的力量去抗争,否则就会白费力气。如果你只跟她去谈道理、谈循序渐进,到了最后你还是会输。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