毓民特區:香港也有族群對立


2007-12-10
Share

香港的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於港島區立法會的補選中以十七萬五千票獲得大勝,打敗對手葉劉淑儀當選為立法會議員,由一位政務司司長變成為一位民選議員,像這樣的身份角色變換在香港的政治史上實為鮮有。

不過在外國,政府高官經常去參加選舉是很等閒之事,又或是在某些地方根本上就是實行內閣制的,就像英國國會的最大黨去組織政府,這樣當議員的又是官員,而這種制度的認受性都是要靠民意的認同、人民的選擇。但是香港的特區政府並不是由選舉產生的,不過,在立法會中則有一半的議席是通過直選產生。

而這次的選舉是具有一個特殊象徵意義的,就是兩個不同意識形態之陣營的對抗,因此你可以看到非常濃烈的對抗氣氛,有點像台灣的“藍綠”對抗。我想隨著陳方安生這位前殖民地的高官加入了立法會,香港的泛民主派與建制派這兩大陣營之對立會愈來愈劇烈。陳方安生在殖民地時期是第一位女布政司,也是第一位華人布政司,九七過渡之後也成為了首任的政務司司長,經歷了兩朝。不過,在許多親共愛國的人心目中,她是殖民地的港英餘孽,卻因緣際會成為了特區的第一任政務司司長。現在時而勢逆,弄得她要成為泛民主派可能的共主,甚至成為泛民主派的一員,而目前的格局擺明,就算是她自覺也好或者是不自覺也好,她去參加這次補選,就已經是等於跟北京的共產黨對著幹。基於這樣的認知,香港民主派未來的空間會因為有了陳方安生這方面的因素而一定會被共產黨繼續打壓,這是物理的必然。

有些人會說陳方安生這次以高票當選打敗了建制派支持的葉劉淑儀,會使得香港的普選更加遙遙無期,不要指望二零一二年可以普選。這樣的說法是否就是說,如果陳方安生不去參選又或是在選舉中輸了,北京“老爺”就會認為普選這個遊戲可以去玩,然後讓香港於二零一二年可以普選呢?我認為無論陳方安生是贏或輸,二零一二年香港還是不可以有普選,北京對香港的政治操控只會加強,北京對民主派的打壓是不會收手的,因為他們並沒有包容的胸襟,甚至以陰謀論去看待民主派。在民主派的若干頭臉人物當中,有些跟英美的關係十分密切,於是被視為勾結外國勢力,又或是所謂的外部勢力。

在同一的特區內、在同一的政治體制內,竟然可以有敵我之分,這真的是非常可笑,這應該是人們內部的矛盾,並不是敵我的矛盾。“階段鬥爭”這一首歌曲已經數十年沒有唱了,自一九七六年“四人幫”垮台至今已經有三十一年了,三十年來都不唱“階級鬥爭”,目前他們還在說什麼港英餘孽、殖民地餘孽。因此,當看到了曾德成羞辱陳方安生的時候,你便可以看到這一群所謂“左毒未清”的土共,甚至是地下黨的人,仍然是對殖民地的港英餘孽深懷痛恨,因為雖然目前已經是改朝換代,但是這一群所謂的港英餘孽仍然有其政治空間,作為地下黨、土共的他們當然會感到不服氣。而這一次整體共產黨加上香港親共的陣營出盡了吃奶的力氣,去打這一場補選的戰爭,結果還是輸了,因此曾德成其實是把共產黨在補選戰中輸了所產生的不滿,投射在陳方安生身上。

如果在香港好像曾德成這樣有土共色彩的特區高官要繼續去進行所謂的階級鬥爭、如果當下不是土共出生的高官又“西瓜靠大邊”去拍馬屁,去打擊擁有民意基礎的人,香港的政治是一定不會和諧的。目前,我們可以看到在香港也出現了尤如台灣的“藍綠”對抗的民主派與建制派之對立,而這兩派都各有支持者,於是也隨之出現族群撕裂,這真的是我們不願意看到的。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