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川评论:"京官"的威慑力--李鹏飞"封咪"事件再议


2004-06-22
Share

香港政坛老手、"名嘴"李鹏飞"封咪"事件又有了后续发展:被李鹏飞在立法会作证时指证的"神秘人陈先生"自动曝光,原来是已退休的"京官"--前中共外交部港澳办副主任成授三。

他自称当初抵港给李鹏飞的电话只是叙旧性质,别无他意,不料竟成了李鹏飞口中的"神秘人"与"施压黑手",令人十分无奈云云。李鹏飞则对自己"认错人"表示公开道歉,因为"陈"与"成"的普通话发音相近,李鹏飞同时坚称对成授三全无印象,不相信对方找他是纯为叙旧。为了澄清意图,成授三还说,他之所以联络李鹏飞,是想找李鹏飞帮助某人的儿子找工作云云。于是究竟是因公因私?两相绞缠,越来越扯不清。

事情的发展变得更为诡异了:越是强调家常叙旧,意图单纯,便越是显出事情并不单纯;越是有人出来公开"澄清事实",事实就越是绞缠不清,变得越发无以公开;随著疑团越来越大,疑点越来越多,越是暴露出中共在港的"地下工作"、"探子政治"的黑幕深重。

且举三数疑点于下:其一,稍微熟悉中共政治运作的人都会知道--和共产党打了二十多年交道的李鹏飞当然更加知道,"前中共外交部港澳办副主任"绝不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官衔。行政职位可以退休,"共产党员"的职责却是没有休可退的。这样一个主管香港事务的"京官"高职,偏偏"退休"后又来到管属之地的香港,找实际彼此并不相熟的政坛名人、电台"名嘴""叙旧",谈话中偏偏又"顺便提及"电台主持节目的话题--这样的身份、这样的时机和这样话题,意图有可能"单纯"得起来 ?

其二,如果动机单纯,"想托李鹏飞为某人的儿子找工作(一说是为他自己的儿子找工作)",如果真是为此私事,动机就确实相当"单纯"了。但是,共产党官员想为私事走港英旧官僚的"后门",这是犯中共的大忌讳的,轻则是以权谋私,重则可以"里通XX"或"XX间谍"论处,这种台底事情是断断见不得光的。而这次成授三的"公开澄清",却是在北京高调致电香港电台、又公开接见香港驻京记者,显然他的"澄清",得到高层批准或者特别授意的,这就将"为私事"的"单纯"打上了最大的问号,说明"为私"是假,假"私"为"公"才是真。

其三,据报载,已"退休"的成授三上个月赴香港,先后同时约请了多位原来香港特区筹委会的成员餐聚,表示要做香港方面的研究,还约请了三数位教授一同赴宴。"退休身份"、"特区筹委"、"做香港研究"、"教授作陪"这几个元素凑在一起,显露出一幅最典型的中共"地下"工作和"统战"工作的图像特质。这就越加说明,成授三以"叙旧"方式特意给并不相熟的李鹏飞打电话"谈一谈",是这次来港开展的"地下"和"统战"工作的一部分。稍稍熟悉中共港澳运作的人一定可以闻得出来,以"退休"身份到香港来做"研究"的前中共外交部港澳办副主任,实在是"任务在身","退而不休"了。

有一点大致是可以肯定的:可能成授三致电李鹏飞的本意并不是想做起恐吓作用的"神秘人",可能只不过是出于"统战"工作需要,以"老朋友叙旧"的方式"布点"罢了。岂料李某人反映过度,引出"封咪"的轩然大波,令得北京近期的香港政策一再蒙羞,成主任始料不及,只好灰头土脸出来作无奈的"澄清"。这就指出了一个更为惊人的事实:为什 一个退休京官的一句"太太贤淑,女儿漂亮"的赞语,竟然会令得政坛老手李鹏飞感到毛骨悚然的恐惧,马上觉得点到了他的"死穴"?京官普通一语,可以吓得人鸡飞狗跳,魂魄出窍,不惜以"封咪"、"封嘴"以对,这不是更加耐人寻味甚至令人毛骨悚然 ?你可以说李鹏飞反应过度;但惟其这样的"反应过度", 才更暴露出京官在港形象的负面性、劣质性及其严重性。

"京官"在香港的嘴脸吓人,并不自今日始。更早时期的对港英末届总督的"千古罪人"之骂,就让人领教到"表叔"的恐怖威势。问题在于,九七回归已经七年了,中共港澳办主导的特区政府也进入了第二个任期。中共在香港的工作还始终处于"地下"的"神秘"状态,各种"统战"、"吹风"依旧令人疑云重重,背后更是黑幕重重,香港人对政治运作的"知情权"究竟在哪里呢?!香港社会的真正"还政于民",还是"路漫漫其修远"啊!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