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川评论﹕邓小平的历史功罪,盖棺而未定论──李光耀的言论所透现的历史诡异


2004-09-07
Share

邓小平的百年冥诞,在北京轰轰烈烈地纪念了一场。按中共的传统惯例,这是纪念历史伟人的最高规格,甚至比1993年毛泽东一百周年寿诞时还搞得热闹风光。邓小平的两个女儿又是见记者,又是跑香港的,确实是把该说的好话全说尽了。

注意到包括胡锦涛在内的中共要人的各种拥邓言论的人,都会看出其中的玄机:邓小平一生经历的各种风浪,参与的各种政治决策,整个纪念活动分出了“明讲”和“暗讲”、“高调”和“低调”两大部分。“明讲”和“高调”的是“改革开放”、“一国两制”;“暗讲”和“低调”的部分是1949年以来的中共党内斗争、反右运动以及“六四”天安门事件。胡锦涛的官式讲话对“六四”事件只是依照原有口径一笔带过,邓的女儿在各种纪念场合更是对“六四”一字不提。中共为政者在“六四”问题上至今仍觉心虚理亏,急欲民众淡化忘却,是自不待言的。“六四”主事者李鹏,甚至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各种公开、私下场合,撇清自己在“六四”血案中的责任。

不料,此时却冒出一个不识时务也不识好歹的新加坡强人李光耀,竭力把“六四”天安门血案当作邓小平晚年最大功劳来大讲特讲。西方各大媒体都报道了80岁的李光耀于2004年8月中旬在新加坡发表的高度赞扬邓小平用暴力处理天安门事件的话,并直接引用邓小平当时的讲话──“邓曾说,‘如果杀20万学生可以使中国保持一百年稳定,我就杀。’”(引自《华尔街日报》2004年8月24日社论)

李光耀的讲话和《华尔街日报》社论,第一次以可资引据的历史文献的方式,证实了1989年5月间在全北京和全中国流传的、却无法获得文字依据的邓小平那句激怒了北京学生和全国民众的混账话:“杀二十万人,保二十年稳定。”这里,李光耀是为了给邓小平立记功碑,悄悄把邓当时说的“二十年”改换成了“一百年”。

因为在当时中国大陆各级口头传达的邓小平主张“杀二十万人”的讲话中,邓小平说此话时,是举的印度尼西亚强人苏哈托在1964年屠杀二三十万印尼人以保住政权为例子。苏哈托保住的政权,从六十年代维持到八十年代,恰好是二十年。苏哈托用二三十万人的鲜血保住的专制政权,终于在九十年代中期的“人民力量”民主运动中崩垮。邓小平在世的时候应该是看到苏哈托的这个下场的。正是因为苏哈托政权的不得人心,今天中共文献里所有关于邓小平对“六四天安门运动”“采取果断措施”的讲话记录里,都全部删去了邓小平关于“杀二十万人”与“苏哈托”有关的内容。

幸好,李光耀“拍马屁拍到马腿上”,又把邓小平晚年最见不得光的这段讲话,言之凿凿地向国际社会全盘端出来了。

这样一来,意图借百年诞辰为邓小平的历史功绩盖棺论定、以强化中共现政权合法性的中共人士,就吃了一个哑巴亏了。肯定李光耀的话呢,是给“伟大”捅了一个大窟窿;否定呢,则更是欲盖弥彰,还有“立场不稳”之嫌。所以笔者注意到,李光耀讲话虽然在国际舆论界引起了连锁反应,中共媒体对此却是一直保持难堪的沉默。这里面的道理很简单:“六四”天安门血案,恰恰是动摇中共政权合法性而至今尚未消解的最大的一个历史陷阱──“人民军队杀人民”,号称“人民政府”却公然扬言要“杀二十万学生”以保政权稳定,这种政权的正当性、合法性是非常可疑的。 “六四”至今,借“六四”上台的江泽民虽然大权在握、稳坐最高位十几年,客观上说在发展经济等方面也有一定的政绩,但中国老百姓从来对江泽民从来都没有什么好脸色,关于江泽民、李鹏等人的各种政治笑话以至黄色笑话,几乎无日无之地在老百姓口中与网上及手机短讯中流传,这,正是“六四”从根本上颠覆了中共政权合法性的明证。从这一个角度,回到关于邓小平历史功罪的评判问题,也就可以是非判然了。

1949年中共建政后,对中国人民的利益造成最大伤害,因而一再动摇了中共政权的合法性的有三大事件:在五十年代有反右运动和大跃进造成的大饥荒;在六、七十年代有十年文革浩劫;在八、九十年代有“六四天安门血案”。在这三个灾难性的历史事件里,邓小平负主要责任的,占了两件──反右与“六四”。众所周知,造成上百万知识精英遭殃的所谓“反右扩大化”,其真正主事者和强力执行者,正是当时的总书记邓小平;“六四”由邓小平亲自下“杀人令”,更是铁板上钉钉。邓小平主导“反右”和“六四”,并狂妄地放言不惜为保住共产党政权“杀二十万人”,不管是为“二十年”还是“一百年”稳定,这种杀人理论放在后世任何的历史评价里,都不可能是历史功绩而只能是历史罪过。

至于“改革开放”和香港问题上的“一国两制”,不容讳言,邓小平在其中确实是作出了历史贡献的。但“改革开放”的大背景是文革浩劫造成的千疮百孔,“一国两制”更是在此前提上的情势所迫、“不得不为之”之举,从历史角度的评判,这是一种“历史合力”的结果,邓小平在其中的个人作为其实很有限。从史料上看,“一国两制”其实早在1971年中美关系解冻时就由毛泽东、周恩来提出过构想;具体英文提法,更是台湾政文界名流沈君三早在八十年代初期就曾刊载在美国报纸上,把这硬作为“邓小平的理论创见”,并不公允。

至于改革开放中,邓小平对改革派领导人胡耀邦、赵紫阳的扶持而又扼杀,主张政治改革又遏制所有的政治改革等等,更是深有历史争议的话题。既是功臣也是罪人,邓小平的历史功绩虽盖棺而不可能论定,这一话题,因李光耀此次无耻的称颂“邓杀人”讲话的出台,反而更加引发人们注目和深思了。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