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川評論﹕舊話重溫──寫在北京每年例行的“政治躁鬱症”發作之際


2005-04-19
Share

“清明”伊始,從“四五”、“五四”到“六四”,又進入了北京每年例行的神經緊張──筆者稱之為“政治躁鬱症”的發作時期,如是者,已經例行發作了將近十六年。

果不其然,今年恰值趙紫陽逝世後第一個清明節,各種抓人、扣人、軟禁知名人士、監管天主教徒、關停報章雜志的消息又紛至沓來。一方面在打“建設和諧社會”的金字招牌,一方面卻在“鉗口噤聲”、“抓人關刊”等等“不和諧”方面早已惡名昭著,中共為政者這些雖然惡劣有加卻重復乏味的消息,多得已經讓人感到麻木,筆者甚至都不想對此加以同樣語意重復的評論了。

曾幾何時,在今天一般中國老百姓心目中,“老共”──中國共產黨政權,幾乎已經成為“不仁不義”的同義詞,連許多共產黨領導人本身(包括胡、溫),從他們近期的一些言論來看,好像也下意識地認為,似乎不採取專制、鐵腕手段去維持獨裁和穩定,去講究什麼民主、自由,反而就“不像共產黨”了。──那麼,歷史上的“中國共產黨”,果真“一而貫之”是這樣的麼?這個黨的“革命傳統”裡,曾經有過什麼呢?

溫故而知新。有許多熟悉的舊話、舊事,因為常常成為坊間熟語而一言帶過,人們往往不知其詳,反而是值得在這個“中共政治躁鬱症”例行發作的時光,稍稍加以回顧的。

當年,在1945年國共內戰的早期,毛澤東在著名的《論聯合政府》裡明確提出了結束一黨專制、建立民主聯合政府的兩大步驟:第一,“目前時期,經過各黨各派和無黨派代表人物的協議,成立臨時的聯合政府”,第二,“將來時期,經過自由的無拘束的選舉,召開國民大會,成立正式的聯合政府。”用毛澤東的原話說:“具體綱領”是:“以反專制主義為第一。”

今天,毫無疑義就是毛澤東所說的“將來時期”。試問:中國共產黨所承諾的中國老百姓的“自由無拘束的選舉”,在哪裡呢?各政黨、黨派共同執政的“聯合政府”,又在哪裡呢?將毛澤東說的“以反專制主義為第一”相比照,你怎麼看待鄧小平提出而由江澤民、胡錦濤們不遺余力執行的那個典型的專制主義口號──“穩定壓倒一切”呢?!

當年,民主人士黃炎培、張伯鈞等人訪問延安,在離開延安時,毛澤東問黃有什麼感想,黃炎培說過一段很有名的話。這段話在多年的傳媒中雖然變成熟語,但總是掐頭去尾、語焉不詳,這裡全文詳錄於下:“我生六十多年來,耳聞的不說,所親眼見到的,真所謂‘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團體、一地方乃至一國,不少單位都沒跳出這個周期率的支配力。

大凡初時,聚精會神,沒有一事不用心,沒有一人不賣力;也許那時候艱難困苦,只有從萬死中覓取一生。既而環境漸漸好轉了,精神也漸漸放下了。有的因為歷時良久,自然也惰性發作,由少數演為多數,到風氣養成,雖有大力,無法扭轉,並且無法補救;也有因為區域一步步擴大了,它的擴大,有的出於自然發展,有的為功業欲所驅使,強求發展,到幹部人才漸漸竭蹶、艱難應付的時候,環境倒癒加復雜起來了。控制力不免薄弱了。一部歷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榮取辱”的也有。總之,沒有能跳出這個周期率。中共諸君從過去到現在,我略略了解了的,就是希望找出一條新路,來跳出這個周期率的支配。”毛澤東當時如此答道:“我們已經找到新路,我們能跳出這個周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鬆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引文據畢萬聞《這條新路就是民主──昔日中共極力反對一黨專制的鬥爭史》,《明報月刊》2005年1月號)。

今天,不,其實遠未到今天,黃培炎關於“政怠宦成”、“求榮取辱”的“周期率”預言,早已“不幸而言中”。只是“人未亡,政已息”,毛澤東早在1957年就利用“陽謀”,把包括黃培炎、章伯鈞一類的民主人士一巴掌打下十八層地獄了。“民主”、“自由”的字眼,不但成為今天中共最大的忌諱和最大的心病;毛澤東當年承諾的“讓人民來監督政府”,今天,等待在各種言論監督、媒體監督、輿論監督面前的,就是手銬、牢獄、跟蹤、盯梢、封網、關刊、軟禁、判刑的命運了!如今,“胡錦濤”又變成“胡緊套”,在此“四五”、“五四”、“六四”──中共例行的“政治躁鬱症”發作之時,舊話重溫,歷史弄人,中國共產黨對自己原初理想的背叛和墮落,對中國老百姓的食言和欺騙,讓人感到多麼觸目驚心啊!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