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川評論﹕“黑社會主義”,是胡溫主政的標志嗎?--從海外看高智晟律師受迫害案


2006-02-21
Share

“黑社會主義”,指的是以黑社會的運作方式主政行事的一種非法的政府行為。

“中共搞的不是社會主義,而是黑社會主義。”這是1989年“六四”事件後,當時香港《九十年代》雜志主編李怡先生對鄧小平在“六四”前後擔當的“幫主”角色以及以“家法處置”總書記胡耀邦、趙紫陽等等幫會手段,所提出的一針見血的批評。

近日來,這一邊,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正在大言不慚地宣布:“中國人權獲得了前所未見的進步”;那一邊,就傳來了互聯網上的連續報道:在民間深孚眾望的北京維權律師高智晟,自從被北京司法局非法停止律師執業權以後,中共官方派出多達二十多名秘密便衣警察對高律師進行各種人身騷擾,從貼身跟蹤、拔自行車氣門芯、給汽車潑塗油污臟物,一直到毆打、沖撞高律師和他接觸的外國朋友,直到最後不惜以暗殺、制造假車禍等骯臟手段,以圖加害於這位挺身而出為弱勢群體仗義執言的正義律師。許多惡劣下作的行為,甚至是在光天化日之下進行的。

高律師發表的致胡溫的公開信所列舉的具體事實,舉証歷歷,如此有組織採取的卑劣行徑,絕對是胡溫主政下的一種常態性政府行為。

而且,這一類採取流氓手段、甚至直接動用黑社會勢力加害維權人士、異議人士的卑劣行徑,最近在各地頻繁發生,絕對不是單一的孤立事件。近日報載,一月二十日下午,北京《新京報》攝影記者在海澱區法院外面進行採訪拍攝,突然遭到數名身穿藍色制服的男子毆打,他們將其推倒地上,痛擊頭部,一邊打還一邊問:“你懂不懂規矩?”

事後法院否認是他們的法警所為,據旁觀者稱:打人者完全是一群有官方背景的人士。人們不禁要問:“黑社會主義”,果真要重新成為胡溫主政的新標志嗎?每逢新春佳節,中共當局都要開動宣傳機器宣傳他們的“盛世大歡樂”。以如此骯臟卑劣的手段所維持的“盛世”,究竟是一個怎麼樣“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黑暗世道呢?!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種種事實說明:中共政權的黑社會化,其來已久且其來有自。據劉賓雁、方勵之先生前幾年的回憶,早在1987年“反自由化運動”前後,眼見被宣布“第二次開除出黨”的劉、方等人反而越加擴大了社會影響力,深受民眾擁戴,中共“有關部門”就曾放出風聲,並且有內部人士具體向他們提出警告,讓他們上街要小心,有人可能要制造“車禍”,“用特殊手段解決問題”。

這個傳言當時就震驚了整個北京知識界。不管是出於真實計劃或是恫嚇目的,中共這種特務統治的黑箱作業,當時就露出了端倪。另據很多當事人回憶,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中共官方政府為了制造所謂“暴亂”的依據,曾採取各種陷害、作假、自導自演等等卑劣手段。有人把硫酸冒充瓶裝水送進廣場給絕食學生飲用,更有身帶報話器的便衣冒充學生在廣場尋舋生事而被當場抓獲;在“六四”當天在大街和坦克上縱火的“暴徒”,也有許多是由便衣警察扮演的。將來一待河清海晏,歷史老人一定會揭露出更多隱藏在“六四”後面的極其見不得人驚人真相。

不同的是,中共政權這種黑社會行為,過去年間只敢零敲細打、偷偷摸摸地進行。近年來,卻越來越變得肆無忌憚並且明目張膽了。用施放網路病毒的辦法幹擾正直敢言人士的網站,以跟蹤、栽贓、流氓尋隙的方式騷擾異議人士和維權人士,花費大量納稅人的錢以幾十對一的方式雇用大量素質惡劣的特務流氓對付異議人士,如此等等,已經成了中共安全部門日常例行作業的家常便飯。

從毛澤東開始,中共政權就是奉行“為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的政治哲學的。但是,手段的卑劣,恰恰証明了目的的卑劣。形之於外的黑社會流氓行為,只能証明這個政黨和政權的“內囊全壞了”。顯然,為了維護中共的一黨之私,為了保住這個腐敗政權的所有既得利益集團的利益,中共官方近日對高智晟律師所為,已經把冠冕堂皇的那些“以人為本”、“和諧社會”的最後一絲道德面紗撕下來了。當年,在國民黨的腐敗政府敗退大陸以前,民主人士李公朴和聞一多慘遭特務暗殺的事件,成為壓斷國民黨政權這只“駱駝”在大陸統治的“脊樑”的最後一根稻草。同時也成為歷史教科書裡一個政權危機的標志性事件。今天的高智晟律師受迫害案,也可以視為同樣的、中共政權發生統治合法性危機的標志和象征。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