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川評論﹕要不得的“大中國沙文主義”


2006-03-07
Share

意大利都靈冬季奧運會的熱播期間,和幾位剛剛自中國大學退休到此地訪美探親的年長教授共進晚餐,便一起觀看冬奧運的比賽。

剛好,當晚的轉播,正是中國運動員韓曉鵬獲得男子花式滑雪金牌的比賽場面。我們都一齊雀躍歡呼,為中國隊在冬奧運上實現雪上項目零的突破而感到衷心欣喜。

沒料想,幾位老教授忽然感慨說:幸好我們這時候不在國內,耳根可以清靜一些,不然,這樣一塊破歷史紀錄的金牌,又不知要天天聽到、看到電視上報紙上多少多少“我們中國人如何如何”,“我們的大中國如何如何”的膩味字眼了!

我很吃驚:此話怎講?我們剛才不是也在為中國隊的成績歡呼麼?幾位教授七嘴八舌說起來:你在海外呆久了,大概不知道,現在充斥國內電視報章的那些“我們中國人如何如何”的高調大話,日日時時,無日無之,簡直就像是疲勞轟炸一樣!越是看奧運會比賽,就越是應該讓我們對現在那些滿天價震響的狹隘愛國主義、短視民族主義產生反省和思考。

這幾位退休教授對我說:不要說奧運會了,這些年來,每逢節假日或者重大新聞報道,特別是每年的春節聯歡晚會,滿耳充斥的都是這種“我們中國人如何如何”,“盛世大中國如何如何”的歡呼和高調,頭幾年聽著似乎很受用、很舒服,慢慢就覺得刺耳、“格澀”,直到現在感到膩味、麻木。但是,最讓人憂慮的,就是這個讓一般民眾感到理所當然的“麻木”。似乎這種強調“種族優越”的、把血緣、地域情感高於一切的意識形態,成為了整個民族幾乎唯一的精神支柱,一旦發生什麼國際爭端與社會沖突,那種非理性的“種族至上”情緒就牽著整個社會的鼻子走,這樣下去,後果是很難設想的。

現在網路上那些言辭激烈、動不動罵人“漢奸”的“愛國憤青”們,前一段中日、中美關系發生摩擦時那些一浪高似一浪的反日、反美和排外的浪潮,包括台海沖突中宣稱要對台、對美發動核子大戰的那些極端主義言論,都是這幾年急速升溫的“大中國沙文主義”的直接後果。請記住,希特勒和法西斯納粹主義,就是在這樣一種“種族至上”、“種族優越”的社會氣氛登台的!

一位教授說:《我的中國心》是97回歸以前的香港歌星唱紅的,作為海外遊子的心聲,那是很感人的;可是你自己作為身在中國土地上的中國人,一天到晚叫喊“我們中國人如何如何”就有點奇怪了──“我們中國人”究竟是怎麼啦?是對自己的中國人身份沒有自信還是怎麼的?還有一首唱得很紅的歌叫《我們的大中國》──你如果身在美國,要是聽到美國人天天給你唱“我們的大美國”,你會怎麼想?感覺多恐怖呀!在現在這樣一個國際化、全球化的社會,中國一直在強調自己的“和平崛起”和“不稱霸”,你要是天天在人家耳邊高唱“大中國如何如何”,可不就真的坐實了那個“中國威脅論”了嗎!

另一位教授說:就像共產黨喜歡吹噓自己“偉大、光榮、正確”其實很滑稽一樣,你是不是真的“偉大、光榮、正確”,那要讓老百姓來講,讓歷史來評說,自己吹得再響也不管用。同樣道理,“中國人如何如何偉大”也得要由別人來講才有說服力,一天到晚只顧著自己吹自己──你想想,電視上報紙上天天就對著這麼一個在大街上擺攤賣“大力神丸”的“我們中國人”,多讓人生厭呀!

確實,這正是觀看奧運比賽給予我們的啟示:在世人面前,為自己的民族成就歡呼雀躍,是一種自然而然的人性表現,這樣的種族、地域、血緣情感,本來是無可厚非的;但是,這種民族的自豪感和優越感,並不是高於一切和“壓倒一切”的。重在參與,以和平競爭取代暴力沖突,建立和尊重共同遵守的遊戲規則,在種族平等、多元共存、和平包容的博愛精神下,弘揚人類共同人性中的進取性和光明面──這,才是奧林匹克的旗幟,能夠把世界上不同種族、不同膚色、不同信仰的人們凝聚在一起的原因所在。越是在種族匯聚、和平競爭的場合,越是要克服“種族沙文主義”,學會把民族主義與愛國主義擺到適當的位置,這,才是作為一個今天走向全面崛起的泱泱大國的國民──“我們中國人”所應該有的健康心態。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