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川評論﹕“學費”白交了嗎?--從劉賓雁、《冰點》到“文革”四十周年


2006-03-28
Share

近日,一位知名作家在中文網路上的一篇讀史筆記中披露了一個驚人的事實:他從《劉賓雁自傳》中發現,當年──1957年,作為《中國青年報》記者的劉賓雁因為寫作了《本報內部消息》等揭露社會真實的文字而被打成右派,在報社內部用最激烈、最粗暴的語言對他進行鬥爭批判的某某人,正是今天──2006年初主導封殺《中國青年報?冰點周刊》,現任中宣部“新聞評議組”組長的同一個某某人!

從1957年到2006年,幾乎是五十年過去,同一張《中國青年報》,同一個手執生殺予奪大權的權勢人物──從滿頭青絲到垂垂老矣,採用同一種捕風捉影、無限上綱的意識形態警察的辦法,在封殺中國大陸社會的言論空間和新聞自由上,擔任著同一個角色!

歷史,真的是在給我們開一個巨大的玩笑:五十年間,這個世界已經發生了什麼?大躍進造成的三、四千萬中國人餓斃的世紀大悲劇發生過了,也掩蓋掉了;反右運動從骨子上傷害了幾十萬建國後中國最聰明敏銳的一代精英,最後平反改正了,也把一代人二十年的青春耽擱了;文革十年浩劫使一億以上中國人受到直接傷害,整個國家陷入積重難返、瀕臨經濟崩潰的邊緣,使得大陸社會的發展遠遠落後在台灣、香港及“亞洲四小龍”後面,面臨“被開除球籍”的危險,最後促使了鄧小平復出後推動改革開放的政策。

由鄧、胡、趙主導的改革開放一方面重新煥發了中國社會的發展生機,一方面又由於政經發展不平衡造成的貪污腐敗和不民主而引發了1989年的天安門民主運動,鄧小平掌控的中共政府竟然悍然出動坦克、機槍對學生民眾進行鎮壓,造成震驚世界的“六四”屠殺大慘案。

柏林牆崩塌,中國的“六四”事件直接、間接地波及、引發了1990年代初年蘇聯、東歐社會主義陣營的大崩潰、大解體,冷戰從此結束,世界進入後冷戰、後極權時期;面對巨大的歷史蛻變,鄧小平發表南巡講話,提出了“韜光養晦,決不當頭”的新國策,重新啟動改革開放、的巨輪,爭取加入WTO,加速中國大陸社會發展與世界接軌的步伐,終於造成了世紀之交中國大陸經濟高速發展、國力大增,躋身世界經濟強國的繁榮局面……。

從1957到2005,五十年間的歷史滄桑,中國人的多少血淚流過了,多少人的性命、多少家庭的幸福搭進去了,多少時光、多少犧牲、多少汗水全都奠進了中國社會發展的基石裡──可是,“劉賓雁”們、《冰點》們的命運居然還沒有變!《中國青年報》還在由同一樣的人、上演著同一樣的“本報內部消息”!──難道,五十年間的血白流了,命白搭了,汗水白奉獻了,歷史的“學費”,全都白交了嗎?!我輩中國人──包括那些中共領導層的頭頭腦腦們,是不是該從《冰點》事件引出的這個巨大的歷史笑話裡,領悟到一點什麼,學到一點什麼呢?!

今年﹐2006年,是文革四十周年。幾乎是例行公事地,北京已經傳出了最高當局關於限制在新聞、媒體上討論、紀念文革四十周年的各種消息。正是這樣的消息,透露出了從劉賓雁、《冰點》到《中國青年報》所發生的荒誕劇的歷史成因:一個執政數十年的政黨,竟然不願、不敢、也不能真實面對自己執政的歷史,既不敢反思其中的歷史教訓,更不敢還清對社會、對人民的歷史欠賬(比如對“六四”大冤案、大慘案的評價、又比如對“反右”的“留尾巴”),這正說明:即便經歷三十年的改革開放,這個政黨並沒有完成從“革命黨”到“執政黨”的職能轉變,從本質上還是一個極權、專制、獨裁的體質,並且已經日漸失去了體制內自新的能力,確實已經到了需要體制內、體制外的改革力量發動更廣泛的社會參與,對這個政黨“五十年一貫制”的政治體制、宣傳機制、輿論控制機制等等進行根本性的改造的時候了!時代畢竟不一樣了。

目前,《冰點》事件雖然好像已經以半喜半悲的方式落幕(《冰點》復刊,但原主編被撤銷),但《冰點》事件實際上牽一發而動全身,充分暴露出中共現存新聞管制體制在整個社會發展中嚴重滯後,拖改革開放的後腿,已經到了需要中共領導人從根本上反省自身陳舊、僵化的新聞檢查和輿論控制機制的時候了!可以說,反省的第一步,就應該從公開紀念文革四十周年,開放對文革劫難的真相調查和歷史研究開始。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