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川評論﹕什麼是真正的“國恥”?--從“櫻花之禍”到“章子儀蒙難”


2006-04-25
Share

春暖花開,正值美國首都華盛頓的櫻花如同日本京都、東京一樣絢爛開放的大好時光,武漢大學珞珈山下同樣正在爛漫綻放的一千多株櫻花,卻因為校園裡、網絡上一場持續升溫的“是恥不是花”與“是花不是恥”的爭論,使得一年一度的武大櫻花節,黯然失色。

在武大校園競相綻放的這些大山櫻、九重櫻們、究竟是一片亮麗的風景,還是一片蘸血的國恥?今日中國,我們面對的真正“國恥”,究竟是什麼?這裡面提出的問題,已經嚴峻到需要我們整個中華民族調動起自己的全部智慧和理性去面對的時候了!

櫻花是日本的國花。據報道,武大校園的這些櫻花,最早的一批,確實是1939年前後侵華日軍為聊解傷兵的思鄉之情種下的。櫻花的生命周期一般只有二、三十年,在第一批日本櫻花已經在上一世紀五、六十年代基本死亡以後,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時,當時的周恩來總理把日本首相田中角榮贈送的一千株櫻花的其中五十株,轉贈給武漢大學。隨後,眾多日中友好組織又逐年贈送給武大各種櫻花樹苗,最後形成了珞珈山下這樣一片櫻花之海。

這裡碰到的是兩個問題:歷史與審美。從審美的角度,櫻花之美,大概沒什麼疑義;從歷史的角度呢,武大櫻花的淵源也是很清楚的:先是日本侵華的遺留物,後是中日建交的見証物,再是中日友好的紀念物。武大櫻花的歷史,無論怎麼看,都應該是中日關系(包括任何有過敵對關系的國家)從戰爭走向和平的正面縮影。對太平洋戰爭中的日方受害者--美國華盛頓的櫻花,也應該這麼看。

怎麼只要一沾“日本”,就不分青紅皂白地成為“國恥”,要“刻骨仇恨”呢?並且,為什麼不管什麼人,只要“仇日”,好像就是“愛國”,就是“正確”;誰敢表示一點理性的意見,就聽到一片“漢奸”、“賣國”的罵聲呢?顯然,狹隘的民族主義情緒,已經完全遮掩了這些國人的眼睛:既看不清歷史,更看不見審美。或者說,“唯種族至上”的非理性情緒,已經混淆了歷史和審美的基本是非;判斷社會行為的價值尺度,完全被顛倒迷失了。

近期的武大櫻花事件,讓人想起了前一陣子鬧得沸沸揚揚的“章子儀蒙難”。著名中國電影明星章子儀,在美國好萊塢的大制作電影《藝伎回憶錄》裡獨挑大樑,出演主角--日本藝妓小百合,並獲得“金球獎”最佳女主角提名,並被選為今年奧斯卡的頒獎人。本來,這應該是中國演員在國際上獲得的最高榮譽之一,用那些“愛國憤青”們喜歡用的語言,是“為中國人長臉”的事情。不料,世人卻在中文網絡上和媒體輿論界,聽到一片對章子儀的臭罵聲!

章子儀何罪?只是因為扮演了日本人,並且演的是藝妓,還跟日本男人在電影上大談戀愛!同樣,一沾日本,就要擔罵名,就要把藝術和政治、角色和現實胡亂混淆,就要把好端端的一件為中國人贏取國際聲譽的大好事,攪成一團污糟,讓章子儀小姑娘在奧斯卡舞台上對著美國觀眾強顏歡笑,對著“自己人”的媒體和輿論,則要暗暗抹眼淚!可見,當今華夏大地,狹隘民族主義的大泛濫,已經讓許多國人陷入到是非顛倒、黑白不分、指鹿為馬、焚琴煮鶴的現代蒙昧上去了!

“不能傷害中國人民的感情。”這是人們熟悉的一句官方辭令,也是今天那些“愛國憤青”們仇外、罵人的一個振振有詞的說辭。看到日本兩個字(有時候也包括美國、西方)就要跳腳,連美麗的櫻花、出類拔萃的明星都要為此遭殃,“中國人民的感情”,果真是這麼脆弱,這麼容易被傷害的嗎?“中國人民的感情”,果真是這樣狹小低能,容不得櫻花之美,共同人性之美和藝術創造之美嗎?把歷史和戰爭的恥辱無限放大,卻對現實的不義和奴役失憶失語;對日本人修改教科書可以義憤填膺,卻對本國的權勢者歪曲歷史真實遮掩歷史真相壓制歷史反思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什麼是“國恥”?這才是國之大恥!把“中國人民的感情”矮化成這麼小肚雞腸、神經過敏、罵罵咧咧,才是真正的國恥!國際媒體報道的“美麗的櫻花被卷進中日兩國的民族主義紛爭之中”,才是真正的“國恥”!

試想想,假若今天,不是在武漢珞珈山,而是在櫻花盛開的華盛頓首都,出現一大批金發碧眼的美國“憤青”們,喊著“美國國恥”口號散發反日傳單(因為美國同樣是太平洋戰爭受害國)、驅趕從各地趕來欣賞櫻花的遊客,那不是美國的恥辱,那不是一個明擺著的國際大笑話嗎?!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