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故事:访“国共活字典”陈香梅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ChenXiangmei.jpg
陈香梅。(RFA/何山)

本台记者何山今日走访世界杰出华人、美国前总统里根的中国特使、中国第一个女战地记者、美国飞虎队陈纳德将军的妻子陈香梅。刚过82岁生日的陈香梅﹐仍经常来往中美两地,一年去中国大陆有三四次,她对大陆的新闻自由及教育都是相当关心。

请听何山采访陈香梅。

讲起陈香梅女士,她的头衔多到令人目瞪口呆:美籍华人、国际合作委员会主席、 、台湾中央社的第一位女性记者、美国飞虎队陈纳德将军的夫人、中国史上第一位女性战地记者、1981年美国前根总统的访华特使、美国百人会的成员、世界杰出华人、进入白宫工作的华裔第一人等等……不过,私底下在华府大家都叫他做“陈大姐”。下个月陈大姐又应邀出访台湾、大陆,先后出席台湾“八一四”空军节、拜会郝柏村、连战;然后到上海、北京,出席交流活动,前后近两个月。

记者:各位听众,今天我们很高兴请到了中美交流的先驱陈香梅女士接受自由亚电台的访问,陈女士可否说一下这次再到大陆台湾,主要的行程是怎样?

陈香梅:我这次到台湾大陆,一方面接触官方的,尤其是领导等,都要跟他们见见面、谈谈;其它方面教育、文化、商务、经济方面,也希望多多交流。以我个人来讲,我不是代表任何的官方,我还尽力使双方多一些了解,尤其是最近十年来,看到大家交流很多,尤其是台湾方面的领导到大陆去,并且受到了欢迎,也是非常可喜的,因此我决得两岸的情况还是有很大的进步。

记者:过去几年你去了很多次大陆,跟大陆沦陷之前,我们作一个比较?

陈香梅:沦陷……这个大陆改变已有几十年的,当然是最近二十几年来,进步得很快,尤其是大城市,进步得非常非常快,现在,美国也有点恐惧感,好像大陆进行太快了,对自由世界经济有点威胁。

提到1949年前的大陆,陈香梅在正式访问的时候,不太愿意再用沦陷来形容40年来的变迁,用她的话是“变化”,语调比私下讨论的“沦陷”两个字要中性,记者题问时用“沦陷”,反而让陈大姐有点不自然。看来她已经接受大陆的现状,她说,近年是一年往返美国中国三四次,去台湾一年只有一次。

陈香梅:对自由世界好象有点威胁,我说不用担心,中国人口这样多,他要是经济进步就是为老百姓好,绝不会有能力去侵犯人家,对于海峡两岸的事情,我们在海外都是希望大家能够同心合力,为中国的老百姓进步、前途来努力。

记者于是追问,大陆有哪些地方是要追上来的呢?陈香梅坦言,大陆经济问题听得进去,新闻自由及对台湾的军事威胁就听不入耳了。

陈香梅:经济方面他们还是比较听得进去,教育文化,其它军事及新闻自由方面,大概还要再努力,我觉得在新闻自由方面,有进步还是有好处的。你看现在网路这么通了,你新闻控制也控制不了,是不是,现在大陆老百姓他来源很多,消息也很宁通,能够在多方面争取自由,还是对中国好的。

记者:军事呢?你所指的军事是?

陈香梅:军事方面怎样讲了,现在已经比较好一点,以前台湾要搞台独了,他们就要侵略,现在这种情况不多讲了,还是希望大家好。

记者:那环境怎样,大陆老百姓的生活环境怎样?

陈香梅:吃的,住的都有很大的进步,当然在落后地区还要加强怒力,尤其是落后地区,还要加强努力,我们这么多年一直在鼓励他们在教育方面要争取每一个人都受教育。

记者:你可以说是国共两党的活字典,现在大陆对台湾方面很多的资料都解禁,但仍有一些部份他是锁住,不给大家知道。今天见到活字典,哪些是大陆还不愿意跟大家说的?

陈香梅:我觉得台湾各方面的进步,像蒋经国先生对台湾的怒力,这些也要让大陆都多多了解一些,就是领导能为老百姓多做一点事情,进步就很快,大陆可以向台湾取经,就所谓经国先生的经验,是很值得争取的。

陈香梅说,台湾如何由一个威权社会,如何走向民主社会;领导人如何带领大陆由威权的社会走到民主社会,都值得大陆借镜。“比如老百姓生活的改善,三七五减租,经济成长的,对外开放的,我觉得都可以。我们个人相信台湾一般人对经国先生在台湾经验还是值得敬佩。这个路当然很长,很坚固,人口太多,衣吃住行一时改进不行,但一定要努力改进。”

陈香梅目前在大陆受到不少的赞颂:1981年元旦,作为里根总统的特使,她在钓鱼台受到了邓小平的宴请,她并带来里根总统给邓小平的亲笔信;官方人民日报有其专访、《大公报》7年连载《陈香梅回忆录》;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她在人民大会堂举行过“陈香梅教科文奖表彰活动”;其亡夫飞虎队创办人陈纳德将军,第二次世界大战去中国训练空军,大陆官方为其在芦沟桥树立抗日英雄铜像;现时中国十多个城市设有陈香梅教育基金;上海地产介还有以陈香梅名称命名的上海香梅花园。在推动中美建交、台胞回大陆探亲上,都有陈香梅的贡献,陈香梅所讲的新闻自由,大陆听不听到入耳,就不得而知了?

记者:接下来我们聊一聊你跟香港的渊源?

陈香梅:我因为在香港读书,所以会讲广东话,我生长在北京,但是香港读书时学广东话,所以小时候学的就会讲。

记者:你感觉的香港,谈普选好久了,你在华盛顿有没有关心这些事?

陈香梅:有,香港的经济代表最近才调回香港,她来八年了,我跟她接触很多。邓小平说一国两制,香港是行得通。

记者:香港还有一年就是回归中国十年了,这十年里面,有哪些是你见到香港变了,哪些没有变?

陈香梅:很快呀!香港现在很多大陆去的,香港现在是人满之患,香港地方这么小,这么多人,这要解决。另外香港前两年经济不好,大陆有很多帮助,有很多人去旅游,很重要。我觉得香港可以是一个模范城市,大陆可以像香港一样,就是一个好的现象。

陈香梅原籍是福建,1925年出生于北京,她说卢沟桥事变之后,就随家人逃亡到了香港。她曾在真光书院就读,毕业于岭南书院中文系。

记者:有好多关心你的朋友,在华府的生活怎样?

陈香梅:我每天还到办公室上班,下班之后有很多应酬,晚上做些运动,跳绳、唱歌、跳舞,做很多,还有看书。我自己就是看报纸就是有美国的报纸、香港、台湾、大陆,看很多书,我劝年青人,要多读书,要多看书,对生活的经验会丰富些。我觉得读书很重要。

记者:所以你觉得教育问题最重要?

陈香梅:十年树木,百人树人,教育程度高,国家的情况会更好。

陈香梅说,她在在华盛顿家中,每晚仍坚持跳绳200下,2006年夏刚过82岁生日,在大陆还有曾任职佛山邮电局的堂弟陈洛基。(何山报导)

您的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