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书评:《王若望传》

下周一,就是为中国民主运动付出不少血汗,自由甚至客死异乡的资深反共产党民主运动家王若望逝世十周年。但是,他的名字对同一代或后代的中国民主运动家而言,永不忘记。

2011.12.1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王若望让众人敬仰,毕竟跟其一生有关。1918年在江苏出生的王若望,原名王寿华,笔名除了若望外,还有若涵及若木等。小学毕业后因事故退学,随后便加入中国共产党青年团,时年只得14岁,但是,15岁便被国民党捉且判监十年。1937年,他获释,之后便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未料,这名为共产党而受过牢狱之灾的青年,馀下的一生却连番遭共产党迫逼,更要饱受囹圄之苦。

1941年,他随中国共产党到延安与李锐等创办民主壁报,未料,不久便被整肃,往后,又被划为右派,党籍更被开除,虽然,「右派帽子」后获摘除兼恢复党籍,但是,这名一直笔不离手的老干部,再因毛泽东及邓小平二人,与「四人帮」、「文化大革命」及「八九民运」等重大事件,撰文批评及呼吁人民为争取公平、民主及自由的呼喊,终令他再遇上污蔑、压迫、批斗、监视、坐牢及开除党籍,可是,他一直没有后悔自己所做的每件事。

bk_wang_bio200.jpg
刘云书评:《王若望传》

今集,我要介绍的一本有意思的书就是一本有关王若望为人的人物传记,由溯源书社出版的《王若望传》副题为「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的书。老实说,要陈述一名复杂多变经历的人,殊不容易。但是,作者喻智官很聪明,除了以当事人的撰文方式撰写外,书更主要集中在王若望被中国共产党压迫的经历,此外,又撰写了一些较易吸引女性读者的文字,这部份就是他与其多名知己的片段。

伤痕累累的王若望为人如何,也许就籍中国科技大学前副校长方励之及已故著名异议人士刘宾雁对他的评语,让听众先有点概念。方励之谓:「王若望从执政党高官到阶下囚到流亡者,最终客死异乡的不平凡的一生,实现了中华民族「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祟高人格理想。」至于刘宾雁则认为「王若望雄辩地,以凯旋的方式证明了生存的意义并不是「活著」而已。既坐国民党的牢、又坐共产党的牢,都没挫伤他反对两党反动派的决心,出来就接著干,还干得更加红火了。从1957到1979年,被剥夺22年生命的中国人不下百万,但有几个人像若望,在生命的最后一个22年里把自己提升到絶顶的辉煌呢?」

王若望成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后,职级最高时属行政级第11级的高干,但是,他没因个人享有的福乐而停下来,不断的为被受不公对待的人喊冤,即使文化大革命时,他本无须进「牛棚」,但他却主动为自己贴了一张大字报写上「我要自己解放自己!」他的结果是怎样,当然成为「牛棚」里的一名客人。这名敢言的运动家更未因自己已受困,当目睹文豪巴金被批时,他说:「他是60多岁的老人,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他?」之后,他当然又被打!

王若望在经历那么多苦难,但从未见有半点恐惧。他的妻子冯素英又名羊子说:

「他要是恐惧,他就不是望望,他一直坚持下来,一直坚持到去逝。最艰难又发病的时候,他都挺过来,还有什么不可以坚持呢?我觉得他是这样的心态。」

与王若望下半生共渡时光的羊子说,王若望有的恐惧也只不过跟生死有关,对于普通人认为自由的失去最是恐怖的,羊子觉得王若望已习惯了。她对年青人说:

「我们的年青人不要怕,大家团结起来,共产党就怕。共产党就是怕你们团结。」

王若望的确经历过两次的恐惧,一次是在山东被贬时,有人意图杀他,第二次就是生病。不过,他都捱过了。然而,王若望也是人,也有伤心的时候,就是他对中国共产党的言而无信,感到失望。

「他对中国共产党最了解。三十年代,他在延安就已经追求中国共产党,那时他很天真,以为中共讲话算数。他一次一次追求他们,一次一次的失望。他一次又一次被整肃,所以,他一次又一次的痛苦,到八十年代,他絶对失望,觉得中国共产党絶对无可救药。」

同样经历过文化大革命压迫的羊子认为,能够救到中国的是台湾发展的模式,因为台湾与中国同是中国人,台湾已经发展了民主政治。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