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樂偉書評】憤怒的數字:韓國隱藏的不平等報告書


2017-08-04
Share
book-review-korean-number.jpg 憤怒的數字:韓國隱藏的不平等報告書 (網上製圖)

走在街頭上,你會發現今天無論任何商品,只要在產品來源地上寫上「韓國」兩字時,如在那包裝紙上鍍上一層閃爍的純金一樣,珍貴程度忽然上升數百倍;回到家中,開了電視機,不同的電視頻道都是標榜自己正同步播放韓國當下最受觀眾歡迎的人氣劇集;就算是電台與互聯網上的廣告連結和放在頭條宣傳的主打流行音樂,全都是一個又一個打扮得至型、至潮韓星的新派台作品。總而言之,我們當下生活裡,根本沒有一絲擺脫韓國的空間。

隨著今天韓流的大盛之勢,無遠弗屆地吹遍世界每一個角落,歌舞昇平是主流社會對今天韓國外觀表象的簡單描述。但是,跳出電視,走到首爾的大街上,我們不難發現笑容總是韓國人既陌生又奢侈的面部表情。小朋友每天總是掛著一份提心吊膽的心情上學,應對數之不盡的背誦與考試;高中生每分每秒也是在為大學入學試這個人生關口不斷拼搏,連朋友也視為競爭對手;大學畢業生為求獲得大企業的一份卑微工作,不惜以整容來爭取面試機會;成年男女為了工作,犧牲了談戀愛與成家立室的人生階段;退休後的老年人,更因為缺乏社會保障而過著沒有尊嚴的生活。

由韓國新社會研究院編寫,宋佩芬翻譯的著作《憤怒的數字:韓國隱藏的不平等報告書》,正就是要告訴我們一堆與我們每天透過韓劇與 K-Pop 等媒介接觸的韓國,相違背的社會研究數字。那一堆包括了韓國人如何在困頓下生活的數字,就是那支反映今天韓國社會種種危機的溫度計。每一個數字背後,都像是在向在包裝得美輪美奐的花紙外的現實環境大聲疾呼地作出控訴,希望那一聲怒吼,能夠喚起韓國政府正視問題,否則,到那個來臨的時刻,不單只是韓國人會失去了主導流行文化的地位,更有可能的是,他們會目睹著大韓民族將會步入自我摧毀的年代。

2015 年韓國社會萌生了一個新詞彙,稱為「地獄朝鮮」。當下的韓國年輕人認為現在的韓國社會尤如昔日的朝鮮歷史時代一樣,充滿着門閥、世襲、不公義、封建與絕望。向上流動的階級被富裕家庭背景的「富二代」世襲化。面對着社會資源與機遇被上層社會壟斷,無錢無權與欠缺希望的韓國青年人,除了感到無力,亦有一些面對絕望下選擇了結生命。早陣子,一名首爾國立大學學生跳樓自殺身亡,身旁卻留下了一句:「今天影響你生命的,不是你的聰明智慧,而是你父母擁有多少財富」字句,正就是韓國社會今天的縮影。

地獄的特徵是除了無助,更是無情。近月韓國發生了多宗家庭暴力欺凌事件,其中一宗發生在仁川市的 11 歲少女被父親禁錮與毒打整整兩年的案件,便暴露了今天韓國社會的鄰里間的漠不關心問題日益嚴重。另外,韓國早月前也發生了一單一名 20 歲,擁有不穩定收入的青年語言治療師,因經濟壓力與欠缺鄰伴支持而自殺死亡的事件。然而,事件卻在該名死者於家中自殺 15 天後才被發現,更也是反映了今天韓國各家自掃門前雪的殘酷事實。

無力感與不知為誰或為什麼而活,成為了今天每一位韓國人內心深處共有的感覺。當然,提升經濟實力,建立更公平的社會資源分配制度,還有讓下一代拋棄無止境的競爭氛圍,是有助韓國人超脫「憤怒的數字」的死亡循環。但實際上,正如過去數年間首爾市市長朴元淳於市內推廣實踐的「社會共享經濟」與「社區網絡重建」發展藍圖,當中重新建立人與人的靈魂連繫,便是他的政策精髓。因而,當城市人之間有了基本的情感寄託,再困難的難關,透過家人、親友、鄰居與朋友的傾訴與支援,都總會找到出路。到那時,韓國便能說得上是表裡繁榮的成功國家。

書中結尾,以 2020 的韓國已實踐出一套更公平的社會政治制度為句號,既是期盼也是對當下韓國政府發出的最後通牒。當眾人在嘲笑著北韓人自稱他們是世上最幸福的人時,38 線對岸的韓國人,同樣有一種對理想國的憧憬。但那究竟是否只是一個自我感覺良好的泡沫,關鍵就在那份已接近臨界點的憤怒,能否迫使政府由衷地一改昔日只照顧大財閥的思維,真正站在人民那邊,以公平作原則,建立一個新的大韓民國。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