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看書】李建軍評《香港民族論與中國的體制未來》

2014-09-26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香港大學學生報編輯﹕《香港民族論與中國的體制未來》
香港大學學生報編輯﹕《香港民族論與中國的體制未來》

 

在今年二月,香港大學學生報以「香港民族,命運自決」為封面標題,提出香港人是一個民族的論述,一石激起千重浪,引起香港社會對香港人是否一個民族的討論。

往後,香港大學學生報縱使編輯委員會換了內閣成員,都仍然繼續有涉及香港人自主身份的專題,引起香港知識界的注意,甚至引來親北京報章如《文匯報》發表評論員文章,重點抨擊香港大學學生報這一連串的報道和文章,不單引起香港內部的注意,甚至亦引起了北京的關注。

由於香港大學學生報這一連串討論,已經不單引起港大的震動,而是成為香港公眾關心的議題,香港大學學生報亦將「香港民族,命運自決」專題內其中四篇文章,再加上五位特邀學者所寫的文章,編成一本《香港民族論》的書。這五位被邀撰文的作者,包括台灣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的吳叡人博士、前香港政府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以及《信報》主筆練乙錚教授、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孔誥烽教授、本身正於中文大學社會學系從事本土歷史相關研究工作的徐承恩醫生,以及已經移居加國的資深時事評論員蘇賡哲。

在港中之間關係進入低點的時刻出版這本書,固然再度引發震撼。而五位學者所寫的文章,當中吳叡人和練乙錚兩位,不約而同提出公民民族論來界定香港民族身份,這顛覆了一般香港人,甚至中國人對香港人身份的論述。中國在大部分情況下,除了回族因宗教不同,縱使有漢族血統仍自成一族外,大部分情況下,都以血統來界定民族成員。亦因此,中共不斷推出「血濃於水」等血統主義濃厚色彩的政治論述作政治統戰。而公民民族論的出現,不單會影響中共對香港的統戰策略以及成效,就算對台灣的統戰工作,亦會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因為獨派一直以來,都無法於中國和台灣之間長久的文化淵源作出切割,所謂的「去中國化」一直未能成功。而「公民民族論」若廣泛受到接受,就大大解決了兩地獨派理論一直以來未能解決的盲點。

但「公民民族論」能否令上海等城市都有類似的「民族主義」思維,《香港民族論》其中一位作者徐承恩醫生在接受本台記者訪問時表示有保留,因為香港和台灣與中國之間都有一條清晰邊界,台灣和中國更長期處於敵對狀態,當這種狀態維持了兩三代,雙方相互了解越來越差時,就會出現另一種民族意識,而上海由於已經取消了租界,就很難維持這種條件。

徐承恩說:上海由於開放,上海與中國其他城市的人民是有相互往來,因此,就不存在一種隔閡。但台灣和香港有一條邊界存在,其中台灣與中國之間更是一海之隔,雙方亦維持敵對狀態,雙方人民難以自由往來,當這種狀態維持兩三代,就會出現自己的民族意識。

當然,上海、廣東等地會否受香港、台灣的啟發,由「公民民族論」做出發點,提出自己的民族論述,這有待時間驗發。毛澤東年青時都曾經提出湖南獨立論,這種論述對個別中國省市並非沒有吸引力。但如果中國的民族界定,並非以血統界定,而是文化、公民社會等來界定,中國當局現時一味靠高壓的做法,不單會在新疆、西藏等地踢到鐵板,在香港、台灣等地,甚至中國個別省市都會踢到鐵板。中國如果想維持統一,一個新民族界定方式,以及尊重不同民族文化的政制和管治方式,似乎肯定是刻不容緩的議題,否則,連漢人為主的地方,亦都只會與中國越走越遠。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