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书评:苦难的中国传媒有明天?----介绍陈婉莹、钱钢主编《中国传媒风云录》

改革三十年,中国传媒如何突破旧格局,又取得什么成就?三十年来的努力,新闻工作者有何可资借鉴的经验?展望未来,新闻改革可以怎样走下去?建制内的改革可以走得多远?
2008-10-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传媒风雨录
中国传媒风雨录
Photo: RFA

《中国传媒风云录》是要通过十三位中国传媒的代表人物,以亲身体会或者具体研究,为上述问题提供解答的线索。


十三人之中,既有在建制内开创格局的人物,如前《南方周末》主编的左方、《财经》杂志创办人胡舒立、前《南方都巿报》主编程益中,也有默默耕耘、坚守新闻原则的编辑和记者,如李大同、卢跃刚、杨继绳、钱江等人。同时,本书除加入学者的见解,也不忘把民间改革者的声音包括在内,包括维权律师浦志强和因六四事件而判刑十三年的陈子明。

几位开创者的经验分享,尽是肺腑之言。首先,部分新闻媒体可以开创空间,用程益中的说话,是由于媒体工作者「不断地流血牺牲、去奋斗、去争取得到的」,而不是上方给予的。

其次,体制内的改革必须讲究生存策略。除了办报者必须表明维护共产党领导、维护现行政府及政策、维护社会的安定等,也同时要讲究策略,以确保办报安全。前《南方周末》主编左方便列出多种方法,以降低报道的敏感度,从而拓阔言论的空间。例如异地监督,报章以外省政府为监督对象,不受其直接领导,避免遭到报复。又例如敏感的题材用平庸的标题、不敏感的可用敏感的标题、敏感的人谈不敏感的事、敏感的事由不敏感的人来谈等等,可谓层出不穷。除了这些编采招数,左方更认为,改革派报章的生命力更系于它的群众基础和赚钱能力,在这两方面越成功,讨价还价的能力也就越高。

其实,这些策略不外是为办报服务,以实现新闻媒体创办的目标。以程益中的说话,就是实现媒体的「核心价值」,就是「新闻要客观报导,一切对新闻遮蔽与封锁都是卑鄙的,我们要不遗馀力地、想尽一切办法最快最好地报导出去」,而且要「议论政治、干预社会、启迪民众」,发挥思想启蒙、改造社会的功能。又如《财经》杂志,它不仅仅把目光放到证券和金融巿场的公平、公正问题,也着力揭露官场腐败,关注公共卫生及环境保护,目的就是「实现更美的人生」、「创造更好的社会」。

这批改革者除了目光远大,也毫不讳言现实的限制。例如胡舒立指出,《财经》杂志对上巿公司的批评虽然证据确凿,却得不到法律的保护,官司往往败诉。该刊另一次报道了基金管理公司的黑幕,引起基金界群起攻之,若非得到当年的总理朱熔基支持,批示证监会调查基金公司的运作,证明报导属实,杂志最后才渡过难关。类似情况亦发生于《南方周末》,当时幸好得到省委书记谢非硬挺,否则,该刊已遭中宣部下令停办。


贯串全书,除了有关新闻改革前因后果、成败得失的大论述外,也有不少趣闻轶事,闲话家常。我们除了见到建制内弄潮儿的磊落光明,因时制宜,力图闯开新局面,也可从陈子明的个人论述,从六四下狱到创办《改造与建设》网站(http://www.bjsjs.org/),认识这位民间知识分子对改造国运的不离不弃,孜孜以求,也尽管言论空间有限,他坚持不断探索,以网站形式,与各方人士切磋国事,论述当今中国所面对的重要议题。

看毕全书,这批传媒改革派都予人不卑不亢之感。一方面体会到中国传媒已逐步脱离《真理报》模式,或者说,脱离民众、背弃人民利益的党政喉舌已是死路一条,但另一方面,不少人都认清政治改革寸步难行下,传媒改革只能是渐进的,甚至极其有限的。程益中就慨叹,如果《南都》、《新京报》、《南方周末》不计,内地传媒对四川地震的报道,实在非常欠缺而且不客观。

胡舒立说得好:「只要珍惜已有的进步,不放弃努力,可以做的事太多了...当然,如果站在观察者的视角,也不宜对中国已经出现的有限进步给予过高评价,我也不敢说今天的进步就多么了不起,多么令人满意,但我觉得,为理想而努力,而奋斗的过程本身,也是很幸福的。」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