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心书评:燃情的记忆与想像--孔捷生的最新小说集《龙舟与剑》

每一代人都有属于自己那个年代的记忆和故事,令人刻骨铭心,又与历史结下千丝万缕的关系。留美作家孔捷生的小说集《龙舟与剑》最近面世,这部新书收录了中篇小説《紫云砚》、《龙舟与剑》;长篇小説《黑白之道》;短篇小説《睡狮》、《北京马拉松》。故事内容,时代背景跨度很大,有写一寸山河一寸血的八年抗战;也有描述知青岁月和改革开放,以及一九八九年的“六四”天安门事件发生的前前后后的等等。而场景地域,也非常广阔,既有写南粤西江流域的,也有写海南岛五指山的,更有写广州和北京的。
2008-07-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dragon boat & sword
dragon boat & sword
Photo: RFA

早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就闻名于中国文坛的孔捷生,最擅长写小说。曾以小说《姻缘》、《在小河那边》成为伤痕文学的新锐。他认为:“一个人的记忆绳结,未必非要和大苦难或者大欢乐缠绕不清,而在于他生命中最神圣最美丽的部分是怎样点燃的。”
在《龙舟与剑》的多篇小説中,他以文学之笔,再现了不同年代,不同生命中“最神圣最美丽的”岁月和部分。在中篇小説《紫云砚》里,写的是抗日战争时期,分别隶属于国民党和共产党两方抗日青年的传奇故事。小说的风格非常独特,不仅细写了岭南的传统文化习俗,更写出在历史转折时期,国共两党的微妙关系。人物形象鲜明立体,有血有肉,言词对话,擦出火花。比如以下一段,就写得相当精彩传神:
‘“别看日本鬼这阵恶霸霸的,哼,过得了初一,过不了十五!要拿走我们这江山,除非中国人死绝了!”
…沉吟半晌,妍君忽开了腔:“蔗生你说,抗战胜利了,中国人还会不会又自己开仗呢?我是说…你们和我们。”
“怎会呢!”蔗生说著便笑笑,“不是我有心得罪,你们原来就打不过。这下联合抗日了,以后还打?凭什么打?”
妍君微蹙眉头,倒也没说话。
“我倒要问问你,抗战胜利,你们还要搞革命和共产?”
妍君吁口气,答道:“蔗生,共产党也是要救国,这国家不是糟成这样,日本人也打不进来…”
“共产了,禾就熟了,鱼就肥了,天下就富足了?”蔗生的耿性子又上来了,“那么,像太公这样的人家,还要革他的命吗?”
“…这怎么会呢!”妍君摇著头,纵是有一张快嘴,也不欲争辩了。主义信仰这类事情,言到深处,总是越说越僵的。…’
以舒心来看,这是作者写得最出色的小说之一,打破了中国国内同类题材小说的写作格局。
另外,在短篇小説《睡狮》、《北京马拉松》中,也各有境界和寓意,在在显示了作者作为优秀的小说家,驾驭不同的文学题材,塑造出不同文学形象的卓越才华。


您的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