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韜書評】《末代王朝與近代中國︰晚清與中華民國》

2019-01-25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本書作者專門從事太平天國硏究,從太平天國起談論近代中國的歷程。相當多的內容中都沒有特別獨到的看法。本來值得期待的是,作者用了一些篇幅談到香港及台灣。不過,可惜的是,他幾乎完全接受了中國主義中國史觀,因此作者的用辭都不經意地運用了中國習慣的說法。例如,他會用香港回歸中國的說法。作者認為此書的特色在於從「南方邊境吹來新時代之風」的視角去看所謂的中國近代史,因為太平天國、辛亥革命及共產黨革命都從南方吹起,其實亦沒有甚麼新意。

當然,作者對所謂中國歷史的詮釋有別於中共歷史學家,換句話說,他不接受中共的近代中國史觀。他正確的指出,中共將中國近代史的終點及現代史的起點同時放在1919年的五四運動。事實上,這是配合馬列主義關於帝國主義的論述,中國人在1919年始得到啟蒙,而這也是共產主義在中國發芽的開端。作者則認為近代史結束於中日戰爭爆發前後的1936年。這跟日本一些歷史學家雷同,因為中國是在日本的侵略下才發奮圖強,擺脫舊社會。另外也有一些在論述不同的方式,例如,作者在談到滿州國的時候,不會用中國史家會用的所謂「偽滿州國」。

或許讀者最有興趣的應該是他談及的香港及台灣,對作者而言,香港及台灣都屬於所謂的中華世界。兩地跟上海一樣都是「地處中國世界的邊緣地帶」,「接受外國的統治」並在「與異國文化交流下累積而成的社會」。因此,作者似乎認為香港及台灣最終回到中國懷裡似乎屬於正常的事情。但這樣的思維忽略了香港及台灣的獨特性。

作者完全忽略蔣介石政權統治台灣的正當性問題,故此,他不經意地接受中國歷史家的用語,並套用蔣介石所謂「接管台灣」之說法,但其實蔣介石只是接受盟軍委託暫時託管台灣而已。作者亦沒有談到有關「舊金山和約」等文件或條約的具體歷史意涵,對當前台灣面對的歷史問題亦沒有深刻的研究。另外,作者雖有談論到「霧社事件」等跟原住民有關之事件,但卻完全忽略原住民以往作為福爾摩沙主人的事實。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作者似乎十分重視魯迅在不同事件中的角色,似乎是用魯迅來貫穿1919年以後的歷史陳述。作者更是用了「魯迅的遺言與日本人」為結尾,這顯得非常的突兀。書中沒有獨立一章作結論而只有一頁的「二十一世紀的日本與中國」一節作為結語,甚是可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