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看书】毕子默评沈勇平的《容共与分共:还原国民革命》

2014-01-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沈勇平:《容共与分共:还原国民革命》
沈勇平:《容共与分共:还原国民革命》

 

台湾陆委会主委王郁琦计划在象征团圆的元宵佳节前后访问中国,不过消息指中方对她此行提出了“三个不能”,其中一点是不能提中华民国。民国被大陆当局视为禁忌话题,与之相对的则是大陆民间近年兴起的“民国热”。可惜明里暗里的政治压力迫使这股热潮的聚焦点,仍只限于民国的名人逸事上,却始终难见客观、全面的民国史探讨。

这集书评向大家介绍的新书《容共与分共:还原国民革命》对填补这片空白作了一次大胆尝试。它以第一次国共合作为主轴,分上下两册,以“容共”和“分共”为著眼点,再扩展至国民革命,介绍了这段历史对近代中国的重要影响力。

上部“容共”中讲述了国共合作的历史背景。其时,刚刚推翻了千年帝制的中国正处于群龙无首的混乱状态中,北洋军四分五裂、相互倾轧,同时,日本也在谋求入侵中国。眼见国家积弱不振,陈独秀和李大钊认为社会主义是救国的出路,故在苏联牵线下成立了中共。在南方,主张北伐的孙中山和主张联省自治的陈炯明,正在展开一番较量。最后,为了击败政敌以圆其统一中华的梦想,孙中山以国共合作为交换,换得了苏联的支持。

不过,这场政治联婚背后,从一开始,合作的双方就各自心怀叵测。书里面说,从国民党的角度看来,国共合作是“容共”而不是“联共”﹔换句话说,是“我容纳你、你属从我”,而不是“我联合你,你我都平等。”不过,共产党并不以为如此,共产党人不断开展工作,试图吞并消化国民党。书中形容,“有的昆虫会把自己的卵产在其他昆虫的身体里,苏俄也把中共这颗卵产在了国民党身体里。寄生在国民党内的共产党,结局只有两种,要不取代国民党,要不被国民党消灭”。本书下半部就讲述了站稳阵脚后的蒋介石“分共”的经过。这个过程,除了关系到各路英雄枭雄的野心和利益,也发生了一连串的意外和巧合,中国历史最终就是这样被改变。

《容共与分共》在讲述这段历史的时候,主要采用了第一手史料,大量引用相关人士的回忆录、书信、日记、谈话、报告和档案等等,在客观交代当时复杂的社会、政治形势之馀,以旁白的形式,穿针引线,力图客观地分析国共两党所发挥的历史作用。

《容共与分共》以近百万字描绘出一幅宏大的历史构图。令人倍感意外的是,本书竟出自一位名不见经传的80后非专业人士之手。

本书作者沈勇平生于1980年。从北大获得法学学士学位后,沈勇平用了几年时间在新浪旗下公司从事出版相关工作。2010年,他决定离开体制,全心成为一个自由撰稿人。也就是在那一年,他提笔开始写《容共与分共》。

沈勇平说,作为80后,国民革命这段历史原本并没有引起他的兴趣,但随著阅读面增广,他越来越意识到这段历史对当今中国之重要性。他花了七、八年时间蒐集资料,再用了三年多时间写就这本书,但要出版这本书时,却遇到了不少障碍。

沈勇平:“我这个应该也算是第一本,体制外的学者写国民革命这一段历史。体制外的这些学者要出中共这方面历史的书,一般都很难出。即使你不说它坏话,只要你一把历史整个真相公布出来,它也不允许。

几经周折,《容共与分共》终于通过总部设在香港的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面世,但购买途径因此只限网上,传播大受影响。然而,书中的内容还是引起了争议。其后,沈勇平更被因书禁言。

沈勇平:“在网上就是经常来攻击我,五毛这个就不用说了,还有就是所谓叫‘国粉’吧,也在说。对毛泽东也好、孙中山也好、蒋介石也好,不能对他们进行批评的。前几天我本人的微博也被封杀了。”

《容共与分共》的观点令沈勇平备受左右夹击,还为他带来无形的政治压力,但他没有因此妥协。最近,他更在制作名为《百年宪政》的纪录片,以及筹办一份宪政主题的杂志。他期望透过这些努力,让国人认清历史以及它对未来的意义。

沈勇平:“这个历史刚好是国共两党起家的一段历史,这段历史很重要,中国到现在近一百年的历史,基本上都是国共两党来决定的。在现代史上,国共两党都没有起到一个很好的作用。我也是希望国民也好,把他作为读者也好,能够看到一个真正的历史。政治方面的打压,说实话,你还真是需要一点点勇气去面对这个东西。”

中国自古注重历史,公元前93年就出现了第一步通史巨著《史记》。时至今天,在大陆的政治压力和台湾的各自表述双重阴影下,中国近代史始终像一块蒙满了灰尘的玻璃,既让今人看不清当时的历史,也阻碍了反思的进行。《容共与分共》打开了一小道缺口,希望今后,特别是踏入甲午年后,有更多反映和分析中国近代史的新作出现,还历史本来面目。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