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書評】《伊斯蘭化的歐洲》

2019-02-08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作者三井美奈的《伊斯蘭化的歐洲》,是一本由日本人視野,探討歐洲伊斯蘭移民問題的書籍;作者身為日本《讀賣新聞》的記者,曾採訪過早前巴黎《查理周刊》12死11傷的恐怖襲擊,其後一年在法國國慶日,尼斯又再發生86人死200多人受傷的恐襲案,作者嘗試從採訪這些在法國的伊斯蘭教徒,找出問題背後的原因。

本書從歷史角度,先就二戰後歐洲各國讓殖民地、託管地獨立,然後引來大量的移民潮,然後這些移民卻只是經濟移民,而非擁抱西方的價值;當然歧視無處不在,而價值觀的衝突,造成了更多種族相處的問題;然而比起幾十年前,西方國家「自由與寬容」的價值,早已滲入社會文化之中,不比上一兩代人的國族、種族主義,歐洲年輕世代早已慣了地球村,慣了和不同文化的人生活在一起,理論上不會有太大的融合問題,那為甚麼近十幾年,卻不斷出現新的恐怖主義呢?為何一些移民的後代,卻反而受到恐怖主義的引誘呢?

作者一如很多左翼般,把問題歸咎於西方各國本身;例如姓氏與種族的歧視,例如歐洲各國禁伊斯蘭婦女戴面紗上學,以至全蒙面的「布卡禁令」,甚至說到歐洲歷史以往的「反猶運動」,把問題說成「從反猶太人變成反穆斯林」;然而問題的真相,卻是由一個極端去到了另一個極端,例如認為伊斯蘭婦女的面紗,本質就是歧視女性,如果讓婦女守伊斯蘭的習俗,即讓「男女平等」的歐洲國家,變成容許歧視女性,那麼應該讓女權凌駕宗教,還是讓宗教凌駕女權呢?

以法國為例,法國「政教分離」的傳統,始自大革命時期;而立法早在1905年,即當年為了限制天主教會「干政」而設的做法;當法國人自己的傳統信仰——天主教,也不能進入校園,成為了共和國的基礎,那麼為何伊斯蘭信仰者去到法國,卻不願入鄉隨俗?為何既要成為法國人,又要有不守法律的特權?為何伊斯蘭教徒認為自身應比天主教徒,在法國擁有更多的權利?是非黑白如此明顯,但在這些「左翼」的討論中,卻抽空歷史與男女平等,說成是歐洲各國「歧視」伊斯蘭教徒,禁止她們穿「布卡」,又反過來問,歐洲女性又能否去中東隨便穿比堅尼泳衣?又是否「歧視」歐洲人的「權利」?

「歐洲伊斯蘭化」所顯示的問題,就是歐洲推廣平等的權利之時,卻被以往「殖民地」、「帝國主義原罪」等所蒙蔽,未能認清在「平權」、「自由」的同時,必須正面捍衛本身的文化,以及指出其他宗教——如伊斯蘭宗教的問題與局限。歐洲各國「反伊斯蘭」政黨成為潮流,不是因為「歧視」,而是因為傳統政黨與政治人物,對這些盲點長期不敢作為,不能果斷分清楚甚麼是應該寬容,甚麼是不能包容,而錯讓獨裁、專制的國家,或極端教派,利用歐洲的自由與文明,來打倒歐洲價值的本身。

作者在書末所預示的「穆斯林參政」、「歐洲式的伊斯蘭」章節,或許是部份問題的答案,但首先必須放棄的,就是無論是非對錯都說要「包容」,然後姑息不作處理,就當問題會自動消失,這做法不但無助解決問題,反而令問題更無法得到解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