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看書】吳亦桐評《西藏現代史1951-1955 暴風雨之前的平靜》

2019-03-29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對中國當局來說,2019年是政治敏感的一年,多宗重大「歷史事件」,適逢都在今年踏入重要的周年紀念,其中「西藏起義60周年」更掀起各界關注,也令當局步步為營,顯得更粗暴、更多疑。

藏族作家唯色上周日(17日)在其推特上透露,她委託友人從香港帶來的《西藏現代史1951-1955 暴風雨之前的平靜》一書,在朋友進入首都國際機場時,便被海關沒收。

或許是書名中有「西藏」二字、封面是年輕時期的達賴喇嘛,觸動當局敏感神經。這更讓筆者覺得有必要和聽眾分享這本禁書。

該書是美國知名藏學家戈爾斯坦(Melvyn C.Goldstein)《西藏現代史》三部曲中的第二卷,2014年中譯本在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發行。相比較該系列第一卷、由大陸中國藏學出版社發行的《喇嘛王國的覆滅》,第二卷更尊重原著,少了大陸部門的審查和「中共式歷史重塑」。

本書記錄了1951年5月西藏政府簽訂《十七條協議》到1955年6月達賴喇嘛結束中國內地之旅回到拉薩的歷史,在此期間西藏有著表面平靜的社會形態,宗教世俗習慣和制度保存完整。但中共已在緊鑼密鼓布置和實施入藏計劃。毛澤東及其軍隊的野心和狡詐在史料中盡顯,在這五年間中藏信任完全崩潰。

1951年5月27日,年僅16歲的達賴喇嘛在靠近錫金的小城亞東,聽到北京藏語電台和西藏政府已經簽訂了《關於和平解決西藏的協議》(即《十七條協議》),其中包括他此前明確指示談判代表不能接受的條款,比如積極協助解放軍入藏,建立軍政委員會等。

北京電台也啟動宣傳戰術,將西藏描繪為被100多年來帝國主義控制的地方。煽動民族情緒成為毛澤東戰略中必不可少的招數;毛澤東看到了西藏地緣政治上對中國國家安全的重要性,暗下必奪西藏之心。他對西藏政府施加了強大的軍事外交壓力。書中選登了毛澤東數封部署軍隊入藏的電報內容,他在1950時還獲得了斯大林的支持。斯大林說︰西藏人需要被征服。

軍事準備之外,統戰工作是中共延襲至今的話術,當時的西南局向藏人散發了十條內容的一份文件,灌輸民族情緒,並許諾實施民族區域自治,以及維持政治制度、軍事制度原狀、達賴喇嘛地位和職權不予變更、宗教自由、保護喇嘛寺廟、尊重西藏人民的宗教信仰和風俗習慣、發展西藏民族語言、文學和教育等。但在第10條中露出真面,中共軍隊必須入藏。今日西藏現狀證明,以上承諾,中共當局無一兌現。

面對中國強敵,西藏除了自身與中共談判周旋外,還在1951年11月7日向聯合國提交了一份非常精彩的申訴書,申訴書明確表明︰中國人宣稱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但是西藏人認為,無論是種族上、文化上還是地理上,西藏人都同中國人截然不同。如果中國人不接受這西藏人這一態度,大可以採用文明手段來確認或通過司法手段來解決……。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薩爾瓦多是當時堅定支持西藏的國家,而印度、英國等西方國家在並不堅定的表態中,給中國有機可乘。筆者常常想,西藏現今被高壓統治、數十萬藏人失去故鄉,到底是宿命,還是文明國家在獨裁中國面前的集體失守?

知名藏族作家唯色向本台表示,戈爾斯坦成為國際藏學家中,少有被中國允許進入西藏的學者,他的作品的審查版也能夠在中國一版再版,這次海關查禁他的書令人頗感意外。

與藏學家茨仁夏加的《龍在雪域》相比,唯色對戈爾斯坦書中的一些表達和價值取向也曾提出質疑和批評,但唯色認為,戈爾斯坦還是稟持了學者的操守而非中共操控下的文宣,因此香港版的《西藏現代史》第二卷、第三卷依然值得一讀。

唯色說︰這本書有很多資料是很寶貴的,但是有幾處我也有批評。我覺得他在書裡面有一些選擇性的書寫很明顯,他們對共產黨或者共產主義始終是有好感的。戈爾斯坦後兩本書是在香港出版,沒有按照中共藏學家的那種文風來寫、來翻譯,所以還是值得讀的。戈爾斯坦首先還是有起碼的專業精神,不會在研究當中夾帶私貨,不像中國藏學界全是負有使命的。

藏人行政中央駐台灣辦事處代表達瓦才仁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戈爾斯書中的細節是有穿透力的,可以擊穿中共當局沒有細節支撐的虛假西藏歷史和謊言。

達瓦才仁說︰中國政府敘述西藏的歷史是宜粗不宜細,弄細了它就沒有辦法圓它的謊言,那我們就反共道而行之,越細越好。國際社會對西藏的研究和出版變得很重要。

戈爾斯坦的《西藏現代史》第三卷,將於今年5月在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正式發行。

戈爾斯坦為美國凱斯西儲大學人類學教授,同時也是該校藏學研究中心負責人之一,代表作有《西藏現代史》(三卷)、《雪獅與龍》等。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