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樂偉書評】《三樓書記室的暗號:最貼近平壤權力中心,前北韓駐英公使太永浩的證詞》

2019-05-0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繼2018年為朝鮮半島帶來意外和平機遇的第一次「特金會」以後,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北韓(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早前在二月底,再一次相約在越南河內,就北韓棄核問題,舉行了美朝第二次的元首峰會。在全球各國都對此次峰會懷有極大信心,認為能為美朝兩國帶來正面改變之際,可是因為雙方政府只對「棄核與解除經濟制裁」,存在接受全面及絕對,而不是可容許擁有部份階段性考慮的立場,最終導致談判破裂,不歡而散地收場。

與特朗普談不攏後,金正恩近周轉向俄羅斯拓展外交連繫,並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在海參威舉行二人首度的朝俄峰會,席間也有把「朝鮮半島無核化」議題,放進普金二人協商的議程之中。但無論如何,經過一年多北韓放下敵視態度,主動跟中、美、韓與俄四國發展積極的外交互動,並就如何解決北韓放棄核武器的問題上,舉行了多回合的坦誠磋商,結果仍是未如外界期望般理想,北韓現存的核威脅依舊存在。

當中,不少評論指稱北韓的金正恩政權,從來也沒有拋低核武的意慾。當下我們目睹平壤轉變強硬的態度,改向國際社會釋出善意,主動表示願意就核問題進行對話而解決危機,一切只是出於金正恩的權宜之計,最終北韓無非只是希望在國際社會放下戒心之時,繼續在地下渠道發展核武,並藉以一方面敲詐鄰國提供經濟支援,另外也以核武來威脅著全球安全。在芸芸眾多擁有這類見解的評論家中,曾經與其家人在2016年7月脫北流亡到韓國的前北韓駐英國大使館公使太永浩,便是最吸引媒體注意與高調的一位。

關於太永浩,最引起外界關注的,莫過於他於2018年在韓國以韓語出版的個人自傳。當中,談及了不少他曾經在90年代至2000年代中後期間,於平壤最高權力圈風眼中,就有關金氏一家的私人關係,及其對外實踐的核外交政策的所見所聞,不少篇幅更是首次在外界披露,都是鮮為人知的箇中內幕。最近此書被翻譯成中文,名為《三樓書記室的暗號:最貼近平壤權力中心,前北韓駐英公使太永浩的證詞》,亦已在華文圈中引來不少熱議。

太永浩的著作《三樓書記室的暗號:最貼近平壤權力中心,前北韓駐英公使太永浩的證詞》,全書分為九大獨立章節,而當中便是按兩大部份,包括「平壤權力核心」與「為了解放奴隸」而編排入文。首部份主要是以太永浩自90年代起,曾經在平壤外交圈中從事的工作作切人點,道出不少曾經發生在大眾眼前的北韓重大事件,例如「90年的兩韓申請加入聯合國事件」、「93年的北韓核危機」、「90年代中期的北韓大饑荒」、「2000年代的南北韓友好交往」與「金正恩的冒起」,當中事態發展不為外人道的北韓政府秘密運作原則。

另外,第二部份則是以他個人的歷史作回顧,從在中國留學,學習英語和漢語開始,談到後來委派到外務省工作,並曾經適逢其會地獲得難得外派到丹麥的工作機會,最後到他爬升至權力高位,成為北韓駐英公使時決定破釜沉舟地拋棄北韓的權位,選擇投奔自由世界的經過。

全書最耐人尋味之處,就是太永浩貫徹其個人對外經常批評北韓領袖金正恩,根本不是真心地走向棄核之路的言論,在內容中大談為何他認為北韓絕不會放下核武的因由。當中,正如他在書中所說,北韓作為一個國土小且國力勢弱的國家,對核武尤其戀棧,箇中原因可追溯至金正恩的祖父金日成年代,當時因為他目睹了在韓戰期間,因為美國時任政府曾謠傳因對解決戰事失去耐性,會考慮在朝鮮半島投擲原子彈,速戰速決地解決問題。

此消息一出竟然在北韓社會引來極大恐慌,導致大量平民爭相逃亡,湧至韓國尋求協助。這次經驗,使金日成從此明白要北韓不再受大國擺布,動搖人心,至關重要的便是要擁有能與強國平起平坐的強大武器。而這種心態,在太永浩書中亦表明,成為了北韓至高權力的定國金科玉律,從金日成至金正日,再至今天的金正恩,無人敢違反這套思維。因而,迄今為止,他仍堅信金正恩不會叛離道統,貿然放棄核武。

另外,此書披露另一引人入勝之處,就是關於金正恩與其姑丈張成澤的關係。我們知道,作為其父親金正日妹妹的丈夫,張成澤跟金正恩的相處一直埋伏了不少矛盾。正如書中太永浩所說,金正恩對張成澤的不滿,可以分為兩大來源:一是源自於其生母高英姬跟金正日的關係,因為二人不屬傳統正室關係,作為金正日姊姊的金英姬,一直大力阻止弟弟金正日把高英姬納入正式的家庭體系之內,使她的兩名兒子,金正恩與金正哲失去跟父親與祖父的關愛。太永浩明言此是從根源開始,埋下了金正恩對張成澤的敵視。

而最後招致二人矛盾的爆發,據太永浩所說,其實是與金正恩獲得證據,判斷張成澤有意違反其命令有直接關係。事源金正恩有意把一個國內的水產事業所收歸軍人控制,以養活軍人生活。但原來控制此水產事業部份的負責人張秀吉,背後受張成澤領導,而在收歸的過程中因軍方跟管理部門發生爭辯,使軍方刻意向金正恩舉報,指稱張成澤有意違抗他的命令。而正因為這次資源爭奪風浪,亦成為了最終金正恩整肅張成澤的主要理據,把所有積存下的怨憤一次爆發出來。

過去一年多,因為金正恩向外界展示出有如和平大使般的友好形象,像太永浩這類主力以抨擊北韓體制的負面言論,一直都不受主流媒體重視,不少時候更甚視他為「製造麻煩者」,阻止南北韓走向和解的正面關係。如今北韓金正恩跟特朗普再一次陷入矛盾之中,而且北韓棄核之路仍是遙遙無期,未知他的見解,會否能夠為站在對岸觀火的我們,提供另一種分析當下局勢發展的可能方向?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