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书评】走向专制的道路 --介绍刘兆佳著《香港的独特民主路》

2014-07-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刘兆佳著 : 《香港的独特民主路》
刘兆佳著 : 《香港的独特民主路》

 

香港政制改革检讨未完,北京早已处处设防,明言特首选举必须筛选候选人,以确保当选者符合其心意。这种所谓普选特首的办法,剥夺了公民的被选权,有违国际规范,有识之士都嗤之以鼻,但竟又有学者如刘兆佳著书为其细说端详,视之为由“一国两制”引申而来的国策,是历史的必然,彷佛大家要深思不可。

刘兆佳是前政府首席顾问、现任“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他支持北京的政改想法毫不出奇,但把北京歪理呈现为中央浑然天成的信念和政策,确实需要不少功夫。在他来看,香港无法照搬西方民主化的模式,更不能移植西方政治体制,因为本港殖民地的发展路径,加上中央对香港民主发展的信念和政策,已决定了香港政治和社会的特质,从而限制了其民主发展空间和进程,无法依循他认为只属于西方的民主和民主化模式。

从香港内部发展看,刘兆佳认为香港这片殖民地,过去在英国怀柔管治下,没有民主却有自由法治人权廉政,令人感到民主改革并不重要,以至巿民大都满意现状,抗拒民主改革。在华人精英阶层的领导和民众支持下,保守势力顽强,反政府的民间力量和民主运动难以壮大成长。

同时,香港的非殖化不是走向独立国家,而是成为中国“一国两制”政策下的特别行政区。因此,香港如何民主化,必须得到北京首肯,而北京同意与否,全取决于能否符合“一国两制”的国策目的。换言之,尽管民主化可让港人在回归后初尝当家作主的滋味,但必须同时符合其他目标,如保持香港稳定和繁荣及其对中国的贡献、不容变成颠覆大陆社会主义体制的基地。为免选举结果与这些目标背道而驰,北京须预先确定选举结果是“计划好的”。这就正如前港督卫奕信所说,中国不反对选举,只是要预知选举的结果。

刘兆佳解释,要取得中央信任,关键在于能否选出中央认为“爱国爱港”的治港人才,以确保特首会认同北京对“一国两制”的理解和目标,不会对抗中央,也不会改变中共执政的现状。书中没有明言有何选举方法可令中央放心,但不言而喻的是,筛选候选人显然是选项。

综观全书,刘兆佳论述中的香港人彷佛是任人摆弄、身不由己、欠缺主体性的一群人。九七前,英国怀柔管治,如麦理浩厉行社会改革、彭定康推动政治改革,受惠者尽管是香港人,但从作者角度看,英方改善港人生活、改革政制以提高港英政府认受性,不外是加强英方跟北京的谈判筹码,港人只是棋子。同样,九七后,在刘兆佳看来,港人该是中国“一国两制”布局下的一著,大家该从实际着想,在中央主导“一国两制”的格局下安身立命,谋求互利双赢,港人引以为荣的核心价值如公平公正、自由民主、法治人权等,若不放下,也该服膺于中央所理解的“一国两制”国策。

作者也没从发展的角度去理解港人由英国殖民地走向中国特区的进程。刘兆佳只看到保守势力强大、港人对民主半信半疑、民主力量薄弱等现象,并视此犹如恒久不变,却毫不在意,过去三十年,港人在跌荡不断之中确立核心价值,民间和民主运动的力量在政治社会开放之中逐步壮大,殖民地的顺民正逐渐变身现代公民,甚至以具体行动为自己所爱的地方、所珍重的种种价值努力奋斗。

很可惜,刘兆佳只懂解说北京政策如何千真万确,把权力等同理性,对一国破坏两制熟视无睹,却不好好了解港人争取高度自治和民主制度的诉求及其历史意义。一本书名为《香港的独特民主路》,却以否定港人的主体性为立论基点,其论点纵使独特有馀,却是毫不了解香港,也非香港民主化可行之路。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