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書評】走向專制的道路 --介紹劉兆佳著《香港的獨特民主路》

2014-07-04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劉兆佳著 : 《香港的獨特民主路》
劉兆佳著 : 《香港的獨特民主路》

 

香港政制改革檢討未完,北京早已處處設防,明言特首選舉必須篩選候選人,以確保當選者符合其心意。這種所謂普選特首的辦法,剝奪了公民的被選權,有違國際規範,有識之士都嗤之以鼻,但竟又有學者如劉兆佳著書為其細說端詳,視之為由“一國兩制”引申而來的國策,是歷史的必然,彷彿大家要深思不可。

劉兆佳是前政府首席顧問、現任“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他支持北京的政改想法毫不出奇,但把北京歪理呈現為中央渾然天成的信念和政策,確實需要不少功夫。在他來看,香港無法照搬西方民主化的模式,更不能移植西方政治體制,因為本港殖民地的發展路徑,加上中央對香港民主發展的信念和政策,已決定了香港政治和社會的特質,從而限制了其民主發展空間和進程,無法依循他認為只屬於西方的民主和民主化模式。

從香港內部發展看,劉兆佳認為香港這片殖民地,過去在英國懷柔管治下,沒有民主卻有自由法治人權廉政,令人感到民主改革並不重要,以至巿民大都滿意現狀,抗拒民主改革。在華人精英階層的領導和民眾支持下,保守勢力頑強,反政府的民間力量和民主運動難以壯大成長。

同時,香港的非殖化不是走向獨立國家,而是成為中國“一國兩制”政策下的特別行政區。因此,香港如何民主化,必須得到北京首肯,而北京同意與否,全取決於能否符合“一國兩制”的國策目的。換言之,儘管民主化可讓港人在回歸後初嚐當家作主的滋味,但必須同時符合其他目標,如保持香港穩定和繁榮及其對中國的貢獻、不容變成顛覆大陸社會主義體制的基地。為免選舉結果與這些目標背道而馳,北京須預先確定選舉結果是“計劃好的”。這就正如前港督衛奕信所說,中國不反對選舉,只是要預知選舉的結果。

劉兆佳解釋,要取得中央信任,關鍵在於能否選出中央認為“愛國愛港”的治港人才,以確保特首會認同北京對“一國兩制”的理解和目標,不會對抗中央,也不會改變中共執政的現狀。書中沒有明言有何選舉方法可令中央放心,但不言而喻的是,篩選候選人顯然是選項。

綜觀全書,劉兆佳論述中的香港人彷彿是任人擺弄、身不由己、欠缺主體性的一群人。九七前,英國懷柔管治,如麥理浩厲行社會改革、彭定康推動政治改革,受惠者儘管是香港人,但從作者角度看,英方改善港人生活、改革政制以提高港英政府認受性,不外是加強英方跟北京的談判籌碼,港人只是棋子。同樣,九七後,在劉兆佳看來,港人該是中國“一國兩制”佈局下的一著,大家該從實際着想,在中央主導“一國兩制”的格局下安身立命,謀求互利雙贏,港人引以為榮的核心價值如公平公正、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等,若不放下,也該服膺於中央所理解的“一國兩制”國策。

作者也沒從發展的角度去理解港人由英國殖民地走向中國特區的進程。劉兆佳只看到保守勢力強大、港人對民主半信半疑、民主力量薄弱等現象,並視此猶如恆久不變,卻毫不在意,過去三十年,港人在跌蕩不斷之中確立核心價值,民間和民主運動的力量在政治社會開放之中逐步壯大,殖民地的順民正逐漸變身現代公民,甚至以具體行動為自己所愛的地方、所珍重的種種價值努力奮鬥。

很可惜,劉兆佳只懂解說北京政策如何千真萬確,把權力等同理性,對一國破壞兩制熟視無睹,卻不好好了解港人爭取高度自治和民主制度的訴求及其歷史意義。一本書名為《香港的獨特民主路》,卻以否定港人的主體性為立論基點,其論點縱使獨特有餘,卻是毫不了解香港,也非香港民主化可行之路。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