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心书评】盛可以著《死亡赋格》

2014-07-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盛可以著 : 《死亡赋格》
盛可以著 : 《死亡赋格》

 

今年是“六四”天安门事件二十五周年,人民对于这个用鲜血和生命争取民主自由、改革开放的历史运动,并没有因为中共当权者的打压而淡忘。在香港的维多利亚公园,成千上万的人举行烛光晚会,纪念活动的规模非常浩大,令海内外的民众印象深刻。

在这样的时候,阅读中国女作家盛可以的长篇小说《死亡赋格》,会有特别的感受。

这部长篇小说写的是一个关于追求自由而走向禁锢的寓言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源梦六,原来是一位诗人。他在一次巨大的游行抗议中,认识了同样无心参与这场政治的姑娘杞子。后来,杞子在动乱中失踪,源梦六遭受严重打击,从此不再写诗,改行当了医生。他以旅行为由,寻找于动乱中失踪的未婚妻杞子,不料被一股莫名的飓风吹至一个叫做天鹅谷的地方,这个看似自由且文明的美丽城邦并非他想像的那样美好:禁欲、人种优化、神童制造……非人性的制度与极端的手段让他感到恐惧。

读者不难发现,书中情节,充满寓意,虽然写的是未来的故事,但却是影射当了今的中国:

“……从地图上看,大泱国是草履虫的形状,或者右脚的鞋板底。首都北屏是一座滖园的城市,像草履虫身上的伸缩泡,发挥排泄、维和的功能。北屏的气候很差,土地沙漠化了,每年秋天的风沙季节,城市被轰炸那样沙尘翻滖,到处灰头土脸。冬天极冷,夏天酷热,空气里总是飘着一股怪异的面包味。”

“北屏大街如一条饱腹的巨蠎横卧,突起的腹部是五十万平方米的圆形广场,这里是大泱国著名的旅游景点。2019年,圆形广场上多了一尊手举火炬的裸体女神,雕像通体透明,眼睛镶钻,红色的镭射在黑夜朝天幕喷出宣传标语、天气预报和时事新闻,偶尔插播一首诗,谁的诗歌被有幸喷上天幕,便能一举成名。”

“遗憾的是,大泱国的语言并不优美,文字很难看,比如‘民主万岁’—‘WIOrj IdINOr!’,形状像蝌蚪,发音别扭,彷佛嘴里含着一口热汤,烫得舌头打转,嘴巴抽筋,全面调动面部肌肉,连鼻孔也要灵活张翕,朝外喷气,鼻音浑厚沉重,好比母驴发了哮喘…”

由此可见,小说的字里行间,透露出浓烈的政治讽刺意味,特别是其中塑造的几个主要人物形象,很容易令人联想起民主运动中的学生领袖和民运学者,他们向往自由,力争民主,结果或是中枪受伤,牺牲性命;或是逃亡外国,东山再起,进行新的革命。就如主人公源梦六写的一首诗,既代表了小说的主旨,也道出了人民的心声:

“在这片国土之上
暴风骤雨与你们一样平等
阳光的碎金在监狱里
墓地里的钟声敲响
反抗将篡改你们面孔
雷电将刺破被封锁的地平线
沉默是卑鄙的行为
孩子啊,请高举你们的灵魂
一位母亲已穿好漆黑的丧衣
高贵地迎接
如死亡般灿烂的黎明
……”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