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评书】邓伟棕律师及廖成利律师合著《3分钟识法》

2014-07-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邓伟棕律师及廖成利律师合著 : 《3分钟识法》
邓伟棕律师及廖成利律师合著 : 《3分钟识法》

 

正当中央政府以至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特首都高喊“依法治国”时,要使这口号变成有意义,端赖市民是否对自己本土的法律有所认识,同样拥有公权力的政府跟一般平民老百姓一样,遵守法律治理国家,而不是“持法治国”拥有特权,凌驾法律的制约。

拥有公权力的人按道理会对自己职权所涉的法律范畴有所认识,但是,对一般为口奔驰的平民老百姓而言,要他们抽时间认识法律就可能有点困难。但在现实中,其实每人每天都面对著不同的法律问题。要避免自己误堕法网,今天介绍的一本书名为“3分钟识法”,十分实用,读者只须耗费3分钟时间,就可以掌握一些在香港生活经常遇到的法律问题,避免自己误入陷阱。

“3分钟识法”分为4个篇章,分别是民事、刑事、家事及事事关心。作者之一的廖成利谓,他与另一名作者邓伟棕同样是律师,因而从日常的生活以至法院颁下的判词,他们都发现当中有很多法律的常识值得推广,达致市民有“一技傍身”之用。两人的文章既浅白又短,更有吸引眼球的标题,如家事篇章里有“离婚蛋糕”、民事篇章有“常备保济丸,有病唔驶怕?”等。

家事篇中有一篇题为“刘德华有否触犯重婚罪?”,刘德华是华人社会的巨星,但是,2008年他跟朱丽倩结婚后,便传出他早在1985年曾跟喻可欣也签了一纸婚书。但是,根据香港的“婚姻条例”,要成为合法的婚姻便有3种情况要符合,分别是在婚姻注册处由登记官主持婚姻,在特定教堂合资格的神职人员,或由婚姻监视人主持婚礼。所以,刘德华在1985年所签的婚书并不符合法条中的规定,因为地点并不在婚姻注册处或特定教堂举行,婚书上无注册官或神职人员签署等。

书中更实用的则有提醒经常给别人冠上“花名”的人士的“办公室性骚扰”的文章。文中阐述一名酒楼收银员遭点心师傅冠上“大波莲”的花名兼手触胸部的事情。根据“性别歧视条例”,任何人对他人提出不受欢迎的性要求,或作出涉及性的行径,令一名合理的人感到受冒犯、侮辱或威吓,便是性骚扰。法庭最终裁定,该名点心师傅的行为是“性骚扰”,但是,根据条例,雇员所作的行为等同雇主所作的,除非雇主能证明他已采取合理切实可行的步骤,防止雇员性骚扰另一名雇员,所以作为点心师傅的雇主,需就雇员的性骚扰行为承担责任。

法律毕竟讲求权责,有人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同样,人也有权捍卫自己的权利。香港较早时便出现青年人滥用药物的恶习,因而政府推出校园验毒计划,打击滥药。骤耳听来,这是一桩好事,对学生、家长、学校以至社会都是好事,可是,细心一想,这计划会否有超越私隐的问题?根据“个人资料(私隐)条例”,顾名思义这是保障个人私隐的条例,有关条例并未予学生家长权力,代表学生同意学校的社工或警察等有权搜集学生验毒的资料。政府最终为求解决问题,最终亦认同要先得到学生的同意才可验毒。

一个政府是否可拥有最高权力,漠视法治?在“弹劾特首”篇章便阐述即使一个政府的第一把手,一旦违法“也与庶民同罪”。2012年,香港特首曾荫权被传媒揭发接受各种各样的款待,立法会议员因而要求他作出解释。曾荫权虽有解释,但仍未能平息民愤,因而有立法会议员以特首严重渎职,引用“基本法”第73条展开弹劾议案。不过,最终未能取得足够的立法会议员的票数而未有通过有关程序。

这本实用的书纵使谈的都是香港法律,但是,法律的原则尤以保障人权的精神,却不应因地域的别异而有扭曲,更不应因提及香港的法律而吓退居于中国大陆或其他地方市民理解法律的真意。

廖成利指,撰写文章时,把人权的概念简浅化是希望令读者较易明白,人权毕竟是平衡的问题,既要确认天赋人权及人权公约或香港人权法中赋予人的人权外,也要保障别人的权益,不能侵犯别人的权益。

面对香港未来可能出现的“和平占中”,人权又该如何平衡?廖成利先以南非已故民权领袖孟德拉为例,指孟德拉当年为了改变不公平的法律做了连串不合作运动,同样被人抨击指违法,但是,历史引证了孟德拉当年所做的是对的。所以,廖成利指现时“和平占中”的人士采取的手法,跟当年孟德拉所做的差不多。

廖成利: 因为有一个更高的法律原则,他认为这恶法要用不合作运动来争取更正,过程中,他付上了他应该付的代价。今次和平占中同样道理,他们有一个更高的原则,希望香港人争取到一个自由、平等的选举权,一个可以选择的选举权。

他更指,由于他们愿意犯下“技术性”的违法,甘愿面对惩罚,愿意付上代价。

廖成利: 大家心底里都知道他们是为了一个更高的法律原则,更高的理想而做出的行动,大家应欣赏,而不是践踏。在欣赏过程中该保持缄默。

对于香港警方在七.一时,仍旧向500多名静坐的示威者动粗扭他们的手,然后抬离现场予以逮捕,这做法又是否恰当?

廖成利: 过程中应该要依足国际期望的标准,用适当的武力或不会用过度的武力的情况来执行法律。

他指,香港警方在这方面其实受到良好的训练,但他认为仍有改善的空间,因为香港人希望香港警方执法时遵守法律的程序。他指,由于已有示威者向警监会投诉故拒予评论。不过,他强调,目睹七.一的示威者的和平表现,他觉得香港仍有希望。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